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19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近影】夏日戀情

 落櫻架空,短篇

錯字、語法不對請糾正

算是半甜(?

近為主

短篇

 原本早已遺忘的,卻又想起來。

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夏日。

短暫的戀情。

 

 

01 

 

 「姐姐,今日天氣很好呢。要不要一起出門走走?」西園寺近面帶微笑靠近西園寺綾乃,大拇指往窗外一比,如此地說。

瞇了瞇褐眸,綾乃盯著自己的弟弟似乎想看出對方有什麼謀計「怎麼突然想約我出去?」一定有詐。西園寺綾乃如此地想著。

「當、當然是很久沒跟姐、姐姐一起起出門啊。」企圖掩笑帶過。

「嗯~」西園寺綾乃將不滿聲音刻意加重些,西園寺近立刻擺出求饒表情,雙手舉高「好啦。其實是想帶姐姐去見一個人。」

西園寺近的話讓綾乃勾起了興趣,「人?我怎麼沒聽你提起過,是女朋友?」

西園寺近卻搖頭「男的。是男朋友。」

「!」突如其來的回答確實讓西園寺綾乃咋舌,「這幾日你出去都是跟那男的再一起?」

點點頭,西園寺近還想說些什麼被西園寺綾乃用雙手擋住在前,「近,姐姐我不想出去,更不會去見那人。」直接拒絕。

聽到西園寺綾乃的回答後,西園寺近露出了難過神情「這樣啊那就不打擾姐姐了。」

 

02

 

 夏天的薰風吹的煦煦,帶點熱氣又不悶,暖烘烘跟冬天暖陽相比結果是差不多的。

一臉惺忪,藍瞳帶點迷濛看了看周圍,良久才想起早已離開自己的家,從小生長的家庭。

當年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跟自己的姐姐吵了一架後,將行理打包好離開,獨自來到那人的國家自理生活著;算算時間也快將近十年了。

依舊找尋不到,該放棄抑是找尋著。這種極端的天秤搖晃不停,從沒了對方蹤影那天起,與親近之人吵了一架之後,離開了。

「唔又夢到以前的事情了。」咕噥著沒打算起身,再次往後仰躺著,輕閉眼。

 

×

 

英國倫敦

 

「找到了嗎?」冷靜的口語,細眉快要攏聚一起,眼神死盯著手中那份資料。

「很抱歉,還沒。」手底下的人個個不敢抬頭看。

將手上資料狠狠往桌上一甩,「繼續找,人一定要給我找到。」

究竟去了哪裡啊…….

我的近弟弟……

快回來吧。

已經、已經….不反對了。

 

03

 

 夏季夜中,星空總是特別明亮,飛舞在半空中星光閃爍不停。

一手提著手提帶、一手拿著霜淇淋,獨自慢慢走在河堤旁,隨意找個臺階坐著將手提袋放在一旁,涼風吹著目光隨意晃著,哼唱著最愛的歌。

偶爾也會有經過你身旁的行人向你問路、搭訕,等都打發掉後,西園寺近抬起頭仰望藍黑色星空,這時卻感傷想起在遠方的唯一親人,過的好嗎。

當年的不成熟出走,如今在這異鄉感傷,諷刺著。

該放了吧……對自己如此說著。

都過了這麼久,短暫的感情。

也許還沒開始早已結束。

想開了,其實也沒什麼罷了。

發了神經對河堤旁的空地大叫著,西園寺近有種『放下』的了然,不再去追尋不屬於自己。

「啊乎~」想通了,西園寺近彎著腰將手提袋拿起,邁步往自己的窩回家。

途中與人交錯著,卻又讓微風飄來熟悉的味道令西園寺近停下腳步;回頭看,只看到對方的背影;帶點不確定口吻「真雲?」

對方停下了腳步也往回看西園寺近,同樣地也是帶著不確定問著「近?」

「我是」西園寺近泛著淚光緩緩走向對方「終於終於找到你了

張開雙手將西園寺近抱緊著「對不起,我不該沒將我姓氏跟你說,讓你找尋這著久。」

「沒關係。」

快將近十年的時間,要放棄的那天,變成了再次相遇。

兩人併肩走著,手與手互扣,「等等我要打電話給姐姐,跟她說我找到了。」

「恩。」

 

突然想起了什麼,停下腳步,在路上單膝下跪,牽起了西園寺近的右手「我,御影真雲對天發誓會好好照顧、呵護你,那麼你願意跟我再一起嗎?」

半蹲下,西園寺近將唇輕吻在御影真雲唇上,以行動表明。

 

晚風吹徐之下,短暫的戀情似乎悄悄延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