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19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影近】蟬葉、夢櫻 初遇、交會

 落櫻架空

御影真雲×西園寺近

BE、半HE(挑戰雙結局)也許不會有?)

近是亡魂,真雲是生靈(轉世後)

真雲是轉世後的,近是停在歷史理的一抹魂魄

自創有,不喜者勿入

 02 初遇、交會

 

 身為御影家的既不是長曾孫也不是最受人寵愛的御影真雲,不知為何就是很對御影老爺子的眼,連名都是他取的。

在還沒懂事時候,常常因為右眼看到不該看的導致被家中大人關閉在家,那時念頭真的想把右眼給弄瞎;漸漸長大後對於那種早已學會視而不見或是絕口不提。

每當御影老爺子看著御影真雲總是用一種愧疚注視著。令御影真雲心理不是很舒服,總覺得自己的曾祖父看自己眼神怪怪,說不上來是什麼。

每當黃昏時分,御影老爺子總是坐在柱腳下拿著照片盯著,茶杯擱在一旁連動都沒動,手中那張早已泛黃相片裡面的人事物已非,徒留懊悔只能添加更深、更深的歉意。

被母親點名叫曾祖父去吃飯的御影真雲看到這畫面,有種溫馨。

放輕腳步走向曾祖父,聽到御影老爺子近乎告白的話語讓御影真雲不得不停下豎耳聽著,好奇曾祖父手中的照片,御影真雲將自己往曾祖父身後拉長了身體一看,震驚。

這下終於了解為什麼曾祖父看自己時候為何多了『愧疚』,再聽到內容整個人徹底呆愣住。

  沉浸在過往中的御影老爺子沒發現身後多了人,對著照片低語告白著:「真雲,當年是我的錯,是我不該為了我們家族著想逼你做了不願意的事也逼了那個人,最近傳的沸沸揚揚那幢無名氏日式建築期時是你之後在命令下屬重建的吧。外觀跟還沒被焚燒時一模一樣,內部構造就不知道了,外頭門牌不寫姓氏是因為那個人嗎?我承認當年我作了讓你不可饒恕事情,同時內心也不斷煎熬,我只能不停說服自己這樣才是最好的。沒想到目送你去戰場傳回來是你命喪的惡耗,到現在我還無法理解你是抱著何種心思離開。’真雲,當年你走了之後,我好幾次想說媳婦有了孩子,如果早點跟你說是不是就不會命喪黃泉,那孩子我取名叫源再後來源生了孩子,很可愛的曾孫子,第一眼我就取名跟你一樣。」

 

×

 

 何時離開曾祖父身後,御影真雲不曉得,帶著聽到尚未消化的內容,御影真雲奪門而出在身後母親的呼喚都不曾停下腳步。像個無頭蒼蠅似的亂跑,橘紅夕陽跌落藍黑色夜幕懷抱,星幕低垂。

御影真雲不知不覺來到了那幢無名氏建築,仰頭一看夜色轉變成闇色加上這附近他也不熟悉地方,有種不妙的感覺。

沙沙聲響讓御影真雲習慣性的朝聲音方向看去,不看還好一看立刻回頭裝做什麼都不知道,繼續在這附近打轉打轉,突然日式房子大門打開,穿著一襲水藍漸層紋付羽織袴的西園寺近呆愣愣看著御影真雲。

御影真雲也同樣看著西園寺近,心想:不是說無名氏房子嗎!?怎麼會有人?

西園寺近揚起慣性笑容說「您好。請問您在我家附近徘徊是不是迷路了?」

很想說不是,轉各念頭一想,參觀理麵也無妨。御影真雲搔搔頭說「是阿...請問可否讓我在這住宿一晚?」

聽到對方這樣要求,西園寺近沉思許久後,漾起笑「可以。」將身體側了邊,點頭應允。

當御影真雲踏進房子後,映入眼是綠草地上頭鋪著小碎石組成的道路、離主屋前方有潭池水在池水不遠處有棵枯樹;上頭的櫻辦剩無所幾,在這庭院不大的地方,不由讚嘆著眼前這位主人,「弄得真好看。」

聽言,西園寺近頓了頓身子露出側臉像御影真雲頷首「多謝誇獎。」

走進主屋內,御影真雲方覺自己實在是見識渺小,如果說庭院依附典雅氣息那麼主屋則是簡單不失大方,唯一奇怪就是沒有一般家裡都有的電器產品。

「那個不嫌棄的話,可以在這裡稍等一下嗎?我把客房整理整理。」西園寺近打開紙門煞那想起什麼回頭對著御影真雲說「請問晚餐了嗎?如果還沒我先去準備飯菜。」

御影真雲還沒開口,肚子不爭氣直接大叫惹得西園寺近直接在御影真雲面前噗哧笑出聲音來,完全忘記來者是客。

西園寺近的那笑容泛起一陣一陣漣漪在御影真雲心上,著魔般的上前抱住,有一種好似在久遠以前也曾經般這樣抱著。

肌膚接觸,冷。很冷,一種冷沁到骨子裡的透冷。但是御影真雲不在意,圈住對方的力道再用力些,一種滿足漾開。

 

被圈住的西園寺近則是用雙手抗拒,「那個….這位先生請放開我好嗎?」被真雲以外的人環抱著令西園寺近不舒服,出自本能抗拒演前抱住自己的男人。就算長的跟真雲一模一樣也不能這樣抱住自己的吧。

「不放!」下意識的再度圈緊,御影真雲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附和著。

啪啪兩聲在這靜謐屋內響起,熾眸對泛起淚光的藍眸,御影真雲不假思索低下用舌尖舔去西園寺近眼角那微小淚滴「別哭了

用力一推,西園寺近微濕的眼眶怒瞪著御影真雲「我現在就去準備你的寢具,一早就立刻離開。我不想再見到你!」

沒了防備被這一推,御影真雲一個重心不穩跌坐在地,抬頭對放那西園寺近離去那表情,那是感覺被侵犯了憤怒神情。

拿出手機想打個電話回家跟親人通報一聲,上頭黑漆漆猛然想起忘記充電,悻悻然將手機塞回去開始將思緒一條一條整理分析。

不管怎麼想要整理頭緒,只要一想就是那西園寺近那人。



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