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白一】緋蝶

 
 
 
 
 
 
吶、蝴蝶其實是很怕痛的生物,從蛹破繭而出的瞬間,是撕掉一層皮的痛苦 徹心徹肺 很多蝴蝶都是在破繭而出的那一刻 被痛得死掉了。
 
 
我,亦同。
 
 
 
 
星空をひらりふわり 雲に隠れた月の夜
なんとなく迷い込んだ 埃まみれの小さな部屋
被輕飄飄的雲遮蔽了星空的晚上
不知不覺走進了 佈滿塵埃的小房間
 
 
 
 
chapter-I
 
 
 
無月、天暗無風,一如當年離去模樣,無變化。
不知不覺走到曾經共同的居所外圍,恍惚地推開了庭院前木柵小門,走過曾經的道路上,兩旁的草地因為你的離去我的逃避變得枯萎葉黃,連同你親自栽種的梧桐樹亦同。
 
走向早已乾枯的梧桐樹,枝椏無葉,樹皮也粗糙斑駁,隨手將其中一隻折下小心婆娑著,表皮那空空洞洞,一猶你的心一樣。
 
 
低低淺吟「一護。」
 
手中那樹椏握緊,臉上的表情不再是冰冷冷沒有人氣那樣,轉身往曾經的住所走去,單手推開半門,門內景象還是當年,到底盼望著什麼啊....
 
 
靜靜站在房門前,手中的樹椏不曾放開,深深吸了口氣之後把門打開,墨眼入映是掛在畫架上一幅未完全的畫。
畫中的人,側臉上帶著嗿笑將原本俊朗揉合了不經意的嬌媚,那眼神帶著一絲絲暸人的魅意與青澀,裸著背部上那大大的緋豔蝴蝶被橘髮蓋了大半去,幾縷髮絲落在臉上,背部以下空白,畫架下散落一地紅蠟燭,還有一層灰白的塵埃,踏一步,腳下塵埃飛舞飄滿天地,有潔癖的你此刻也不理著,連手緊握的樹椏掉落也不知,巍巍顫顫往畫架走去。
 
 
 
 
 
 
蝋燭の灯り……アカリ 近く遠くまた近く
灼熱の心……ココロ そんな不器用さに似て
蠟燭的光芒……火光 靠近我遠離我又再靠近了
灼熱的心靈……你的心 和那份笨拙如此相似
 
ゆるやかに舞い降りて
あなたの側で羽広げた
緩緩地落在你的身邊展開翅膀
 
 
 
啊啊...無論多想出聲,出不了、發不了聲啊....
 
月光透過窗戶灑了一地銀,地上的灰白彷彿成了那條星何,跟你分隔。
 
 
顫著身驅走到畫架前,微顫伸出婆娑畫板旁的布「一護...一護...一護...」無人才敢宣洩早已傾斜下的情緒,止不住情緒任由盡情發洩,朽木白哉這時才完全放下所以防備,像個孩子般哭泣。
 
 
嗖了一聲,亮起淡橘色溫暖微光,那種若隱若現光芒給人溫暖中袋的冀繫又將那份打破,燭火火光將畫布微亮一些,卻又剛好遮暗一些地方。
橘紅燭光將那緋蝶照映一閃一閃猶如振翅飛翔,一如那時候的你一樣。
用著那笨拙樸實行動暖化我那冷冰的心,無論做些什麼都無條件支持著甚至無須言語默默準備好,眼簾垂下,悸動只為他跳動著。
 
 
 
 
『白哉,畫畫用具都準備好了。』帶著靦腆的笑,黑崎一護像孩子般對朽木白獻寶似的,把東西一一獻出。
『白哉,我要當第一個被你畫的人。不許說不行。』帶著興奮期望語氣,笑著對朽木白哉說。
『白哉,這樣姿勢有點...』在小房間裡,黑崎一護全身赤裸,只剩被單被牢牢抓緊,豔橘長髮批散下,背上那豔紅緋蝶與橘髮相襯再蜜色肌膚,形成的柔媚,紅著側臉眼角餘光望像執筆之人。
『白哉...』模糊了臉,看不清是對著自己是什麼表情。
 
 
 
太多太多回憶在這小小天地間,關於黑崎一護。
突然出現讓自己措手不及愛上了溫暖的人,突然消失帶走了自己那悸動心、化了冷情情感。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快,那麼的錯愕。
 
 
 
 
『白哉... ....』 隨風消呢。
 
最後留給自己只有未完成的,畫。
 
 
那時候一護是怎麼看待自己,又抱著什麼心情呢。
 
 
 
 
 
 
再見了。
 
 
為誰。
 
流下了,癡念。
 
 
 
 
 
 
chapter-II
 
 
 
 
同じ世界を見てみたいと
そんな視線を投げかけてる
我想和你看著同一個世界
我用視線去這樣告訴你
 
その指先に触れてみたら
何故かとても温かかった
我試著觸摸你的指尖
不知為何覺得很暖
 
 
 
不願待在房間,朽木白哉看著畫中人,清冷低吟「一護,你知道你很殘忍嗎,你離去可帶走我那情愛。可我還是期盼你會回來,會吧...一護,會回來的吧...
指尖卻輕撫自己眼角,眼瞳倘佯出只有自己知道的思緒。
一定不是自己猜想那樣的,那樣太無情了。
 
 
 
 
『白哉的眼睛很漂亮,雖然黑漆漆就像夜空,我很喜歡。』
『我也很歡你的眼睛,一護。』
 
『白哉的手指總是涼涼的,我很喜歡。』
其實,我更喜歡你的暖暖的手啊....
 
多想觸碰著指尖,這份只能成期望了。
 
 
 
 
「一護,再見了。」
不敢待再曾經作畫房間,朽木白哉轉身離去,畫布上的人被燭火的那上下跳動,臉上那表情開始有了變化,點點螢光從畫布流出,畫布上的顏料一點一滴消失,直到完全白布。
然而站在畫布旁的人卻是畫中人,琥珀般的眼瞳黯然,映入不了事物。
豔橘長髮長到及地,伸出手輕念著,手掌便出現一隻小小的橘紅色蝶,「去吧..
 
 
 
 
 
どのくらい過ぎたでしょう 冷えた部屋にふたりきり
泣きそうな顔をしてさ、飛べない私を見てる
過了多久時間呢? 在這冰冷的房間只有我們兩人
你用泫然欲泣的表情看著已經不能再飛舞的我
 
「願わくば、忘れて」と……
其れが最初で最後の嘘
「我只希望你能忘記我」
這是最初也是最後的謊言
 
 
 
 
 
時間究竟過了多久,黑崎一護也不知道,從破繭而出那,生命、時間開始流轉,而成了妖,時間也更加漫長。
 
本是無憂無慮的蝶妖,直到認識何謂七情六慾,也遇見了此生傾心。
本是妖,如不遇傾心人便可無慮一生,偏偏情線早已纏繞困網,在最初。
 
 
 
最初因為受了傷而無法飛翔,是你救了我,那墨眼猶如星辰注視著,眼眸中帶著心疼,瞬間我知道我陷入紅塵俗世,最後不聽其他同類勸告一心只想與你廝守。
 
 
相遇、只是想要跟你一起。
相愛、突如其來告白才明瞭。
 
 
何謂的愛。
 
 
 
一身潔白單衣滑落,蜜色肌膚背上那豔紅緋蝶如今暗淡無光,手指尖輕撫著背,失去視界的雙眼不知落在何處「時間..快要不夠了呢...
 
 
 
 
吶、白哉,聽說流星滑落夜空下許願能成真呢。
 
當時的他們看著星光從夜空劃過,自己天真的問著能不能永遠再一起,如今卻諷刺著。
 
 
 
如過那個『聽說』可以成真,我希望——
 
 
 
『你能忘記我。』
 
 
 
 
 
 
妖終究愛上人類結局總是很哀働呢。
至少不曾後悔過。
 
 
 
 
 
 
 
啪搭、啪搭....一滴、兩滴....
 
 
無人房間內,暗啞低語「白哉,抱歉呢..最後的願望,讓我獨自接受這份吧...
別忘了還有個曾經愛你的。
 
不敢盼望對方還會記得,只求偶而想起就好,那怕是模糊過的....
 
 
愛你的人。
 
 
 
 
 
chapter-III
 
 
 
 
 
今手の中に包まれたら 温かくて瞳を閉じる
空を覆った雪の華は  寂しそうに流れた雫
如果現在被你的手包著的話,我就能覺得溫暖而暝目
覆蓋天空的雪花 是上天因寂寞而流的眼淚
 
ヤサシイキモチオオシエテクレタ
セツナイキモチオオシエテクレタ
你讓我體會了何謂溫柔
你讓我體會了何謂悲傷
 
ソレハナニヨリモダイジナコトデ
忘れはしないよ
這比任何事情也來得重要
我絕不會忘掉啊
 
 
 
 
 
不曾後悔用盡自己生命來救你,更不會後悔結果,後悔的事只有那時候沒有留下任何訣別字句,徒留你原地,發了瘋似見人就問起我,最後還是得靠著朋友相助欺瞞。
那時候你我心是痛的跟剛破蛹一樣痛的徹底。
很害怕那時候出現你眼前,被你那溫暖的手輕撫包住,認為此刻離去也甘願。
無人的房間,清冷著。
窗外夜空開始下起漫漫點點白雪,肌膚接觸到空氣的冷涼,伸出手裝做接到雪,「吶...雪融再掌心很冰冷呢...」若有似無淚痕滑過臉頰到下頷,滴落。
在生命走到盡頭前,暫時再讓我做一次美夢吧....
神啊...如果祢真的存在,請祢聆聽我願望。
 
 
 
 
 
×
 
 
 
 
走出房間一段路後,朽木白哉一時記起了從庭院外折摘下的樹椏掉落在房內,便往回走去,再次開門,窗下的人跪坐著,白單衣滑落腰際橘髮遮蓋背上不再豔紅的蝴蝶,蜜色肌膚暴露在外、窗外月光折射下顯得對方披上銀薄紗,側臉線條柔和,閉著眼、雙手做出捧著動作。
不敢置信著,連走去腳步都放輕,眼睛不敢眨深怕一眨眼這是一場夢,雙手顫抖觸碰而後抱住,暗啞著「一護,終於...回來了,答應我,不要再次離開我了。」
忽然被抱在熟悉的懷裡,黑崎一護身體一震,耳廓下那暗啞低語著,將手往回抱對方的背「...好。」
 
 
 
謝謝你....讓我體會了愛
謝謝你....讓我體會了溫柔
謝謝你....讓我體會了悲傷
謝謝你....讓我體會了放手
 
 
 
吶、白哉,謝謝......
 
 
你依然還愛著我。
 
 
 
 
各種的體會,通通都是你教我的,我不會忘記的。
最重要的事,是愛著,惟有這事絕不會忘。
 
 
 
頭靠在朽木白哉胸膛上,空洞的眼眸眨眼依舊黑壓一片,開口輕啟著「白哉,我唱首歌給你聽,很久沒唱了,但願不要嫌棄。」
胸膛微震,喉間斂著笑意「好。」
 
 
 
 
 
いつかどこかでまた会えたら
きっと側で羽を広げて……
如果有緣再會的話
一定會再次在你身邊展翅飛舞
 
雪は次第に雨となって 雲が千切れて虹を架ける
私の羽と同じような とても綺麗な色に変わる
雪花化作了雨水 碎成片片的雲朵架起了彩虹
變成我的翅膀一樣美麗的顏色
 
 
 
神啊...如果祢真的存在,請祢聆聽我願望。
懇求著那份眷戀溫暖再一次降臨。
如果,祢真的存在......
 
 
 
 
 
靠著觸感,涼涼指尖撫過沉睡在單衣一角之人,無法凝望著,「...再見了,白哉。醒來時後,你終將會忘了我的存在。」
當指尖觸摸到那薄脣後,俯下身將自己的脣與朽木白哉脣交疊輕吻。
身體慢慢在月光下點點橘光飛舞下漸漸消散,窗外下的雪宛如悲泣著,窗內人的那份無望的愛。
橘色螢光消散小小房內天地,只剩下躺再單衣衣角的朽木白哉。
 
 
 
夜幕下星空漸漸散去,朦朧日曦薄暮與夜空交替,紫藍淡橘交匯化去,雪下了一夜,地上都積成厚厚一層。
日光努力散著暖暖光茫將地上白雪化掉,麻雀時不時飛過停下,嘰嘰喳喳著,透過窗簾隙縫,外頭陽光調皮將日光照射。
 
「唔...」躺在床上的人發出意義不明聲響,突然的一躍而起,拿起旁邊的鬧鐘看著,短針快指向六點,一手撩起額前黑色碎髮,大口大口喘著氣,背上整個都濕冷,臉頰感到有眼淚劃過,想也想不起是誰。
 
 
夢中那場痛徹,深如奇境,就像曾經有發生過,跟誰。
 
 
「我怎麼了?」
 
 
起身下床,走到窗前將窗簾拉開,地上白茫茫一片,陽光很暖,空氣是寒冷些,「今天來畫風景當作功課吧。」
 
轉身走向淋浴間,將一身冷汗給沖洗掉,轉身瞬間並沒有發現到離自己最近的樹枝椏那蛹破繭而出,小小的橘紅色蝴蝶朝著反方向飛去。
 
 
 
 
神啊,祢真的存在......
 
希望能夠在他身邊飛舞陪伴著,一直。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