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懺悔 上

 「學長…」苦澀的語氣讓你下意識的推開親吻中的女人,然後看到自家學弟在那女人背後,表情卻是微笑著,一種莫名其妙感盤繞在胸口上。你不喜歡他那種笑

,下意識的閃避他的視線,忽略了他那一閃而逝傷痛視線。

 

不意外腦中聽到學弟傳來的心聲,結果越聽越讓你很火大;當然你臉上表情隨著心聲產生變化,讓你的學弟趕緊跑到房門口逃離離開這快窒息的空氣,你卻拋下一句足以讓你懊悔、痛心的話:「變的是你,不是我。」說出口同時心口感到有種東西支離破碎了。微疼。

 

 

你,選擇了刻意忽略。

 

只是他留下的那句,加上你一時的口逞,很直接、無疑的點燃了你們之間那岌岌可危感情,正確來說是可有可無的那破碎愛情。

 

當他關上門、同時也關上的你們之間最後的愛。

 

當然你還是沒看到他流下最後的一滴淚。

 

 

×

你將帶回來的女人趕出房間之後,獨自坐在床沿邊思考著你與他的感情。

 

你依然想不透,自己為什麼會喜歡上代導學弟,連讓你的搭擋奚落也不在意。

好像是從冰牙、燄谷回來之後、你醒來之後,為了你;他甚至努力的想要長大,保護著你﹔或許他心底身處還停在那一次的場景吧!你不知覺露出的淺笑輕嗤著。

 

也許你那時候會錯意把學長弟之間的情,錯當愛情了吧!你想。可心底小小處排斥你的想法、意念。為什麼?

 

你當然記得那時的你左手很霸道牽起他的右手,很貪看他那像是被酒所微薰的紅臉,傾身靠在他耳旁說:「褚,你臉很紅。」惡作劇的順勢在耳尖上輕咬,惹的他身體稍微一震。你想,你找到他的敏感處。

 

從什麼時候開始變的?

 

依稀記的最初的他跑來哭訴的原因,只是你爽約沒陪他渡過原世界人稱的情人節﹔也是你們第一次屬於情人的日子。

那時候你好像是接到任務拋下他獨自過的不像樣的情人節,很理所當然直接將他位子優先拋諸於後面。

 ×

在校園內你不是不知道他的種族常被人譏笑、嘲諷。

而他總是笑笑的說:『沒關係。』那表情你覺著很心疼摟抱著他,像是輕哄又像給予承諾:『以後我保護你決不讓你被人欺負嗯?』那時他臉紅的在你懷裡乖順點了點頭。

當然!事後的你很無視的將你給予他的承諾當作風一般消逝。

 

只是享受單方而不付出換來的爭吵、冷戰演變到後來你逃避著他。

無形的隔閡、彼此的愛漸漸被你那吝嗇不想付出的愛﹔你,選擇遠離…

 

逃離、閃躲、不願疼他你開始著藉著任務為理由;實際上你茫然的只想找個溫暖避風港,而她剛好出現在你眼前,一切的一切很讓你合理化的更加猖狂。

 

她帶來了他無法讓你擁有的一切、你甚至留戀的不想離開,漸漸的你不在關心他、疼溺他;你把你的溫柔、疼溺全給了她;直到剛剛你的學弟情人目睹了一切,曝了光。

 

而你只是淡然斥喝著、完全漠視你那最後心底和他的痛。


 也許放開對彼此都好吧!但是心頭卻感到陣陣的哀痛哭泣。

 

甩甩頭,現在的你,只想著要好好安慰你的學弟情人告訴他;你錯了、請他原諒你犯下男人都會的錯。

 

 

你卻忘了一顆總是無法癒合的心、若似可無的感情、被你隨意揮霍的愛情的他早已為你流乾淚、孤寂滿傷帶著傷痕累累的傷口離開黑館、離開了你…

 

後知後覺的你,只能眼睜看著曾經住在這裡、曾經屬於你的學弟情人房間;而那間叫做孤寂。

「褚……」此刻你的完全懊悔著、很想把自己種在這裡。

你想著就算褚要打、要罵或是要說狠話都讓他通通一次發洩個夠、而不是現在的空無一人甚至連氣味直接消除掉…就像打算抹殺自己的曾經般。

 

等等、『抹殺!』。

 

突然意識到什麼似的冰炎,感到一種奇妙的直覺,它告訴著你在不快點找到他,一切就會回歸到最初。

 

學長與學弟關係、純粹的不含任何感情成分。

 

誰說,精靈總是善忘的。

忘了有人還在等候著。

忘了曾經的承諾。

 

 

冰炎只看到桌上被壓著短信

 

拿起信,漂亮的字體工整寫著,

 

謝謝你讓我長大了。

     學弟 漾

 

 

終究,他還是離開了你。

 

×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