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淚,彼岸.貳完

 傳說中,彼岸花是開在冥界忘川彼岸的血一樣絢爛鮮紅的花,有花無葉,當靈魂度過忘川,便忘卻生前的種種,曾經的一切留在了彼岸,開成妖豔的花。

所以別名也叫做死人花。

呐……就算我不在你身邊了,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唷。

×××

「嘖。」低到不行的低氣壓,神田的面無表情宛如俢羅般的恐怖,讓其他驅魔師紛紛退避三舍,唯讀面對亞連表情比較沒那麼恐怖,此時他卻找不到一直在他旁邊打轉的那人。

「去了哪裡……阿……」依舊的煩躁,神田想要靜下心卻一直靜不下「嘖。去俢練一下劍術吧。」

「咦!那不是阿優嗎?」剛好經過大廳的拉比看見神田獨自坐在那邊發呆,蹦蹦跳跳的過去找神田,從背後突襲抱住神田卻換來被痛毆一噸。

「下次在這樣,我很樂意替豆芽加菜。」敢偷襲他。

「說到豆芽,死兔子你有沒有看到那株豆芽菜阿。」用腳踢了踢快閹閹一息的拉比,神田露出"你別說不知道"的表情給拉比看。

「亞連他好像被高層帶走了。」難得拉比正經的口吻說,卻在一次躺在孤單的角落裡,內心大喊著"我好可憐,都沒人疼愛我!"

「被帶走……是嗎……」轉身,瀟灑離去。

「阿優……科穆伊找你,要記的去找他嘿。」

×××

獨自一人在屋頂上,亞連回想起剛剛的話,臉上露出不情願的臉。

為什麼才一回來非得受審,自己又沒錯什麼。

唯一錯的,大概就是自己是諾亞的宿主吧……

當宿主又不是自己想當,大家為何擺出一副討厭的臉看著他。

沒關係的,只要他看著我,就好……

一直拿在手中的彼岸花,亞連不停喃喃低語著,眼淚不停滴落著。

可是他忘了,他忘了來找自己了。

×××

也許有些事情是早已註定的,註定了結局。

就像彼岸花般,花葉兩不相見,生生相錯。

──── 註定了,只是彼此的過客而不是永遠。 ────.....

只有一秒也好,叫我的名字吧!……..

優。

×××

亞連在一次的被高層人員帶走,從此在也沒有回來過。

神田得知消息卻早已是前一個禮拜的事情了,而這消息從科穆伊口中說出。

心好繁亂的只想回去看看,那株豆芽在不再而已。

打開房門,什麼都沒有,桌上依然擺著蓮花,旁邊多了一朵不样之花,一朵妖異濃艷的近於紅黑色的花。

「這、這朵是……」怎會出現在這房間,一種異樣的氣氛瀰漫著。

難道……

×××

深暗的漆黑路上,出現了老婦和少年兩道身影。

「少年,過了這橋,您就能開心的離開這邊了。」老婦指著橋另一邊,臉上一副和藹的笑臉。

「我能在這裡多待一會嗎?」少年問的老婦,看著兩岸的黑紅色的花,少年明白了過了這橋,自己曾經的一切留在這,連他也是癖棄在這裡,可他不想。

老婦看了少年,笑道「等你能夠忘了曾經,在過這橋也不遲阿。」

「謝謝您。」少年感激的抱住老婦,老婦輕輕拍著背「傻孩子。」

「好啦。老婦要繼續幹活去了,自己就在這欣賞風景吧。」一轉身人就不見了。

「看來我們真的沒有緣分呢……」就像彼岸花一樣,花葉永不相見,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

×××

佛家語,荼蘼是花季最後盛開的花,開到荼蘼花事了,只剩下開在遺忘前生的彼岸的花。

佛經記載有“彼岸花,開一千年,落一千年,花葉永不相見。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也是生命,卻那麼悲哀。

傳說中,彼岸花是開在冥界忘川彼岸的血一樣絢爛鮮紅的花,有花無葉,當靈魂度過忘川,便忘卻生前的種種,曾經的一切留在了彼岸,開成妖豔的花。

神田看著拉比借他的紀錄,失神了。

突然討厭自己的高傲脾氣,從來沒有呼喚過豆芽的名字,連他的一眼就沒看到。

「亞……連……」不知他有無聽到?

 

少年回頭了一下,輕語著。

「誰……在呼喚我?」

×××

也許有些事情是早已註定的,註定了,只能在空虛的兩端彼此抗衡,註定了,只是彼此的過客而不是永遠。

×××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