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生

 「吶……說好了喔……」微笑般拉起身邊的人,手,有點冷卻很溫暖。

「……」不語。行動說出來意,將那人手用自己的手包著。

用行動,約下了一生。

××

×朝曦

「今天真的非常適合來野餐呢!」看著外面的風景,少年將窗戶向上一拉,微熱的陽光照許少年臉上,只見他像個孩子般純真「你說對不對呢?優。」

躺在床上的青年,懶懶的睜開那雙漂亮的雙眼,因陽光照射讓他稍微皺了眉,稍微適應了光線,便起身將賴在窗戶邊的少年抱回床上,「在陪我睡一下,晚點在去。」

不需要任何甜言,也不用蜜語。

───心意相通就好了。

「吃慢點,沒人會跟你搶。」青年一邊拍著少年的背一邊斥喝著。

「習慣了阿。」習慣性吐了吐小舌。

×

風帶著燻熱,將少年的白皙臉蛋吹的有些微紅,讓青年一時看呆了。

那天,他們互相許了彼此。

××

×淒楓

連續的幾天,青年做了似真非真的夢,蓮花在自己的周圍,一朵一朵盛開著,妖艷紅的像是吸了血般深色艷紅,當自己要往前跨一步,蓮花隨即凋謝,生長。

墨色瞳孔看到少年在蓮花的外圍,只見少年穿著櫻花色和服,但是身體泡在水裏,身上流出血與水相融,蓮花吸收少年的血,開出一朵朵血色的蓮花,青年想要過去卻驚覺腳下好似被纏繞,無法跨出。

驀然驚醒,往旁邊一看,空空如也,心中隨即揚起了不安,才剛打開房門,看見少年正往回房間的路上;連外衣來不及披上,衝上去將少年抱著。

「優,小心。」少年提醒青年同時也將手中的水杯舉高。

「幸好你沒事……」

少年一聽,生氣般用水杯敲了青年的頭「什麼叫我幸好沒事,這句話也由我來才對吧。」一想到他用禁招,少年沒由來的恐慌,「下、下次不準你用危險的招示了,你是想讓我在多生幾跟白髮嗎!」

青年一聽,失笑「你本來就是白髮了阿,在多生幾跟也沒差阿。」

「你!」

看著出來,少年真的再生氣,青年向少年低語「別生氣了好嗎?我答應你不隨便使用,可以了吧!」

「嗯。」

「說好了喔,要一起走到盡頭唷。」少年才將怒顏轉為笑顏。

那晚,心更加深了刻苦。

───不需要轟烈的愛,平淡其實也很好。

××

×粉雪

皓皓的白雪,似雨飄零,人來人往,腳下一刻從不停歇,唯獨一雙皮靴停在珠寶櫥窗前,看著櫥窗裡面擺著各樣各式的商品,其中一對的對戒,讓他一直停留許久,爾後,皮靴的主人進去珠寶店。

叮鈴───

清脆的鈴聲,說明了客人上門。

老闆娘笑臉上前詢問著「請問需要些什麼嗎?」

「我要櫥窗前的那對戒。」

老闆娘愣了愣,「那不是對戒呢!先生,你要對戒這邊有比較多的款式……」

不等老闆娘說完,在一次重複著「我要櫥窗前那雙戒指就行了。」

叮鈴───

再次響起的鈴聲,是恭送也是迎接下一位客人的光顧。

×

「吶,優,你來這裡幹麻阿?」少年看著身旁的青年,臉上淨是不解,那模樣真的很像小型犬般的看著主人,等待著。

將少年帶到附近的一座小教堂,雖然平時沒什麼人,但是他就是想帶少年來這。

帶著少年來到教堂前,恰好今天有人在這小教堂舉行婚禮,在教堂外面,青年掏出對戒,一只先給少年;另一只則是握在自己手裡。

「雖然還不到你生日,但是……」青年話說到一半,窮辭的遲遲無法接下語,索性的把戒指套在少年右手的無名指上。

少年先是一愣,立即的將青年剛剛給他的戒指戴在青年的左手無名指,「我知道,所以我願意。」

不需要任何語言,心明瞭。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

×落櫻

「我想看優的家鄉。那邊春季不是會開好看的櫻花嗎?我想看櫻花的模樣。」少年的莫名的一句話,讓青年謹記在心。

「好。」

「優吶,等跟伯爵打完,我們去你家鄉定居,平平淡淡過活,你說好不好呢?」

「你怎說都好。」寵溺的摸了摸少年的臉。

少年一邊享受青年的寵愛,一邊勾勒著未來藍圖,漸漸著沉睡,嘴角上揚著。

───幸福,也是可以這樣的。

××

FIN

××

後記:寫的好詭異……

迷:快拿東西遮羞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