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音緣

 是夜。

喧嘩的鬧街,各樣各是的店都努力的招攬生意,除了在這條鬧街最前面的第一家僅僅的把招牌給點亮沒有其他人出來吆喝。

特別的是,裝潢成一般的咖啡店可上頭招牌確是寫著『黑.pub』字樣。

推門而入,左側是調酒區、前方是表演的舞台、前右側則是有到門,門上寫著非工作人請勿進入字樣﹔右側則是分成兩門﹔一門是廁所、一門是倉庫,倉庫門裡面的小門很神奇的是通往前右小門裡面﹔如果在這裡發生了鬥毆、調戲、違法交易等如此不合法事情,很抱歉一律被標示為黑單上的一員。

不怕店的名聲好不好,如此的做法到現在尚未傳出有人找碴,可其這店來頭肯定不小。

事實上,老闆是誰是個秘密。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未滿十八者,要在九點前出去,超過一律入黑單。

營業時間卻很奇妙,下午五點到凌晨一點。

今夜,似乎好像要發生好玩了。

『黑.pub』招牌才剛亮起,門一直嘎嘎的響不停,客人都陸陸續續進門。

座在左側那邊的高腳座上,兩名青年點了酒連一口都未喝,靜靜看著前方的舞台,其中一人開了口「冰炎,你想阿斯利安會不會扁他老哥阿?畢竟…」語未完,前方的舞台突然暗了下來,過了約略兩分,在幕廉後面的人用著愉悅的聲音說著「您們好!我們是Alice樂團,今天帶來的第一首歌『 Tonight』希望大家喜歡。」,接著樂聲緩緩響起時連幕廉一並拉起,台上的人唱著﹔台下人聽著,坐在高腳座上的人不時耳語著。

再一旁的酒保則是努力調著客人所點的酒,順便聽一下八卦,看了下時間又順手做三杯飲料,擱置在圓盤上並且放了三盤不同的甜點跟飯糰,之後再開始調起其他。

坐在其他的高腳座的客人看到酒保作出奇怪的舉動,其中一位女客便忍不住開口「請問,這種酒好特別,可以調一杯嗎?」

只見酒保笑笑的說「不好意思!這是冷飲,不是酒﹔而且這是專屬的,無法為您調出請見諒。還有什麼其他服務嗎?」

女客眼中開始聚集了不滿的眼意,突然的高跟鞋聲音扣扣的從遠而近,停在酒吧前也順便停在剛剛那女客旁邊,「柳~三杯『紫蝶』一盤日式和菓糕跟一盤草莓蛋糕加上一盤飯糰。」,女客順著那聲音往上看,看到面容姣好的女性,讓那女客心生忌妒著。

見狀,名為柳的酒保笑笑著把擱置一旁的圓托盤拿出放在桌上「呵~怎是妳來拿,漾呢?」

素手輕巧的將圓托盤拿起,轉身離開前丟下「在準備中,等等要換『他們』上場了。」

「真期待呢!」

一直坐在最偏僻的高腳座上的兩名青年聽到酒保與那名女性對話,黑髮青年彎起那漂亮的紫眼「冰炎,你還要聽嗎?學妹跟阿斯利安他們早就唱完了說。還要待下去嗎?」

「要走也無妨,反正只是來聽地下樂團不是嗎?不過沒想到阿斯利安跟學妹他們組了這麼女性化名字呢。」名叫冰炎的青年,將舞台視線轉回他身旁友人身上「不過…我也很好奇能讓酒保先生看好的下一個呢。」

知道好友想什麼,黑髮青年笑笑「那就晚點在離開吧,其實我也很好奇呢。」兩人再次將視線轉回前方舞台上。

×

舞台後方

「唔……可以不要穿這件嗎?」很、很丟臉欸。

「不行!漾漾,剛剛玥姐交代要你穿這件,不穿的話……會找你。」穿著一身純黑燕尾服在左胸前鑲著紫水晶的十字架、手套著黑色手套,千冬歲正努力哄著好友兼搭擋褚冥漾。

嘟著嘴,褚冥漾用著可憐口吻「歲~我跟你換好嗎?」誰想穿女裝上台表演拉,不停盯著那件女裝,彷彿下一秒就不見。可惜天不從人怨,更何況是衰了幾十年頭的褚冥漾,在雙方還再僵持的時候,後門打開褚家大魔女看了情況,微笑的開口「褚冥漾限你三分內換完千冬歲手上那件衣服,逾時就等著……被辦吧。還有,上台前把這些吃完。」說完,順便把圓托放置在桌上,離開。

聽到自家姐姐下達了恐怖命令,褚冥漾快速將千冬歲手中衣服拿進更衣室穿。

千冬歲看著搖頭下,順手將一塊和菓子丟進口中「玥姐真是感謝妳了。漾漾不好說服呢。」順便看著飯糰神奇一各一各消失空氣中,吃完和菓子,千冬歲朝著消失飯糰喊著「萊恩,不準給我隱形!」

「……我沒有隱形阿。」緩緩從空氣中顯現出來,萊恩只好把頭髮給綁起,讓自己有存在感。身上的衣服與千冬歲差不多,只是左胸鑲嵌的寶石是祖母綠。

「等漾漾出來,差不多要上場了。」喝著冷飲,千冬歲眼神不時飄著桌上時間,把最後一口冷飲喝完,褚冥漾也著衣出來了。

「嗚……還是很奇怪啦。」紅著臉,褚冥漾快速的把自己份給吃完。

扣扣兩聲,千冬歲說「漾漾,吃完了嗎?要上場摟。」

「吃完了。」抽起桌上的紙巾優雅嚓了嘴,完美的拋物線丟進角落邊的垃圾桶裡。

×

當他們站在舞台上,褚冥漾、千冬歲跟萊恩在做最後一次確認,好了就朝左邊比了手勢。

千冬歲跟萊恩用著口語對褚冥漾說著加油!,褚冥漾則是笑笑著點頭,吸了口氣

隔著幕廉「大家晚安,Snow.Violet的第一首歌real me,希望大家會喜歡。」

鋼琴聲揭開前奏,幕廉隨著聲音緩緩往上捲起。

×

台下的人看著褚冥漾他們不時紛紛交頭接耳著,就連舞台小小後方都有人偷窺著。

躲在後方最不起眼的角落,阿斯利安眼盯著舞台前方表演的樂團一邊詢問其他人「你們覺得這樂團唱的怎樣?」

「唱的很棒,而且主唱還邊彈邊唱欸!」米可蕥用著忌妒語氣說著,同樣是彈手可是她就沒辦法一心二用。

「那個鼓手很搶眼欸,彈貝斯的也不錯。」蘭德爾如此的說「不過,彈琴手真的不可小看,身為男生打扮成女性還不錯看一點也不突兀。」

「「什麼!!!!」」米可蕥跟阿斯利安異口同聲的小小喊了下。

×

此時台上的褚冥漾唱著歌,不過他一直感到有道視線赤裸裸的注目著自己,該不會這套女裝哪裡出了什麼錯吧…?!心中欲哭無淚著。

冰炎的赤色雙眸緊盯著台上的人,連一旁友人都露出計算的眼神也沒察覺「我說,冰炎同學時間不早摟,該回家了。」

隨性的敷衍,雙眸還是緊盯著「你先回去吧,我等等在回去。」

「阿拉~你們還在阿。」突然插入的女聲,讓冰炎不得不回頭看是誰出聲打擾,倒是身旁的人快一步替冰炎解惑「庚,妳不是回去了嗎?」

 

 「今天有些事情,要晚點,你們在看Snow .Viole的表演。那給他們的評價如何?」庚柔柔笑的看冰炎,如果忽略了微笑的計算的話。

「如果被相中一定很有名。」

庚聽了只是微笑著「其實Snow .Viole被相中無數次了,早在Alice進駐這家時候,Snow .Viole這個樂團已經存在了。不過幸虧有Snow .Viole的主唱請求才有今日的Alice的名氣。」

「很好奇嗎?」庚依然柔柔笑著「好奇的話,可以等開學。時間差不多了,我該回去了,掰摟。」

庚的話在冰炎心湖投下了石頭漣漪一圈一圈的波紋,看了台上的人,對著那方向說「決定就是你了!」讓我如此掛心的人。

×

一嗯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