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默默

 ﹢﹢﹢

踢著腳邊下的小石子,利娜莉故作漫不經心的問一旁的友人「亞連,你有喜歡的人嗎?」

再等火車的時候,無聊看著風景的亞連聽到利娜莉突然的問題而愣了一會,笑著說「有啊,不過他不知道我喜歡他;也並不打算告訴他。」

利娜莉聽到這種回答有點訝異看著亞連不經思索的問「為什麼?」發覺自己有點越界了,利娜莉笑的有些勉強看著亞連「我好像問的太深入了,抱歉!亞連。」

聽道歉語,亞連再次愣了一下隨即搖搖頭「沒關係,既然利娜莉想知道跟妳說也沒關係,只要..不要跟拉比他們說就好了。」

太想知道原因的利娜莉點頭答應亞連,臉上更是渴求迫切想知道答案。

看著風景亞連的眼中卻沒有映入任何的景點,顯現的只有微細小的苦痛,一閃而過,緩緩的說「因為我害怕被拒絕,所以我寧願默默愛著他也沒關係,就算他是屬於別人的;我想我還是會默默的愛著他、關心他,利娜莉妳知道嗎,默默愛著其實是一種自我心裡自我安慰的想法。」也是一種自欺欺人的手法,不過亞連並不打算將最後一句說出來,他知道利娜莉跟他其實是同一種人。

聽到亞連的答案,利娜莉不明白為何心不知為何突然絞痛、不明白為何流淚,難道自己也愛上亞連了嗎?

亞連笑著轉過身看到利娜莉整個人在哭,嚇的他手腳都慌亂,從口袋拿出手帕遞給利娜莉「拿去擦擦臉,不然科穆伊室長看到妳這樣子肯定會拿我出氣,笑一個。」

利娜莉淚眼看著亞連,瞬間她明瞭,拿著亞連遞給她的手帕將它蓋在自己的臉上,用手大力一擦,隨便的擦拭臉,再將手帕拿起,然後像亞連露出微笑「謝謝你,亞連。」

「不會。」

只是"默默"能有一天變成不再是默默的嗎?

看著側身的亞連,利娜莉不禁猜臆亞連口中的他是誰?

看到火車進站了,亞連對發呆中的利娜莉輕搖著她肩膀「利娜莉、利娜莉,在想什麼?火車進站了。」

回過神的利娜莉對亞連喔的一聲隨即匆忙跑進火車內,亞連看了看搖搖頭笑著也跟進去。

﹢﹢﹢

回到教團的兩人,亞連對利娜莉說「利娜莉妳先去休息吧。我去找科穆伊室長報告就好。」

面對亞連的溫柔,利娜莉想再說什麼卻看見亞連那溫柔笑容之後,也只好先回房間去,或許回到房間自己該思考自己的問題。

﹢﹢﹢

「結果就是沒有INNOCENCE。」科穆伊聽完亞連的報告之後作了這樣的結論。

亞連笑的說「是的。」

科穆伊突然眼睛一閃,嘿嘿兩聲朝向亞連逼近,兩手搭在亞連肩膀「沒有對利娜莉做什麼事情吧?!」

「沒、沒有。」亞連看著科穆伊那種目光,心中感嘆著妹控的人真是恐怖!

﹢﹢﹢

剛從科穆伊辦公走出,卻意外般遇到神田,漾著笑容跟神田打招呼,在悄悄將神田的神影偷偷映在心中。

跟神田打過招呼,亞連笑的似乎更加開心,但是心中的另一面卻是截然不同。

往自己房間的路上看到拉比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在做什麼,亞連好奇的走向拉比「拉比你在做什麼?」

被突然的聲音嚇到,拉比急忙將手中東西藏在衣服裡,轉過身只看到亞連並無其他人,放心的嘆氣,亞連好奇的問著拉比「拉比你剛剛在做什麼?」

拉比看著一臉微笑的亞連,緊張的左看右看確定沒什麼人,將亞連拉到隱密角落裡將衣服掀起,亞連看見拉比將衣服掀起,害羞的轉過身不敢看拉比。

拉比將衣服裡藏的東西拿出來,拍拍亞連肩膀,亞連回頭看見拉比手上的水晶球,輕輕拿起放在手心上,亞連直呼好漂亮,心同時慢慢痛著。

拉比得意的對亞連說「這是我出任務時候經過市集看到,就給它買下來了。這可是要給優的禮物。」

「拉比對神田真的太用心了,連我這朋友不禁要吃醋。」亞連看著掌中的水晶故意對拉比說著,就算心一直痛也無謂。

「嘿嘿!那我要先去找優了。」接過亞連遞過來的水晶,拉比小心翼翼收好,乾笑幾聲就離開亞連的視線。

亞連回到自己房間將門反鎖上,背對的門,眼淚潰堤、無聲的淚把亞連的笑容消去,嘴邊不再是溫柔的笑,取代而之的笑換上苦澀。

「這樣就好...」

讓我默默的愛著你,我會一直一直看著你。

你哭── 我會替你拭淚

你笑── 我會替你更加開心

只要讓我默默的愛著你就好。

﹢﹢﹢

回到房內的利娜莉躺在床上,怎樣也無法入睡,思考路線完全被亞連那一番話佔據心頭上。

"因為我害怕被拒絕,所以我寧願默默愛著他也沒關係"

映像中亞連沒有害怕過什麼,有的話也只僅於收養他的養父吧。

推翻種種可能性,利娜莉突然想到一種可能性,可是這種事是不可能,機率太低了。

有個聲音卻一直說那種機率若是真的,那麼這種可能性自己可能無法做到吧。

想起亞連眼中那一微絲的苦痛,利娜莉害怕的不敢去問亞連自己猜想的可能性,更不敢看著亞連那種為小的苦痛,自己明白自己早就愛上亞連,卻不敢說。

「亞連...我終於知道你的心情了。」

"默默"的愛太痛了,痛到不該如何面對。

只是───

抉擇了默默愛著,能有一日真的不在默默了嗎?

選擇了自欺欺人,讓心假裝了其實還有希望的。

事實上──

用著害怕拒絕那瞬間,心 痛著。

用微笑來面對愛著人,心 哭泣。

用謊言來說著這種事,心 苦澀。

用一道一道的藤蔓將心纏繞覆蓋;再用一道一道堅硬的鎖將心鎖住──...

默默的愛著,如同於無法回報的愛是一樣的。

﹢﹢﹢

END

﹢﹢﹢

在一次衍生不像有結尾的文

囧)無言快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