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懺悔 中

 轉校!這消息來的太快、來的…措手不及,只是你想都沒想過他會如此的不留戀離去。

是這次的痛給他帶來太多太多的無語控訴、無聲宣洩;還是…

太多太多過錯你不敢回想、你怕、深深害怕他無法原諒你。

 

你想,你染上了一種情緒 ―――――  恐懼。

 

要不是他的朋友、你的學弟妹打電話來通知你,恐怕你還在想要如何乞求他的諒解、然後原諒你。

「褚……」手中捏著他離去最後留給你的短信,明白自己曾經做的荒唐事;在怎樣的溫柔似水、包容;時間久了這種的無私也會潰堤的,只是你忘了而已…

 

忘了他也是人,也是擁有情緒的;只是他為你忍住不願讓你看見他醜陋的一面。

 

 

一直沒有責怪、哭罵;一昧藏在心底、擠出笑顏的人,在怎樣的好脾氣也會有崩潰一天、那天只是提早了些;你剛好的來不及懊悔,看著由你親手建立曾經有過屬於你與他的愛情、在破壞的你和他的愛情、建築與摧毀。

 

×

 

手機突然震動了下,你趕緊的拿起深怕錯過任何屬於『他』的事情。

「喂…」才剛接電話,那頭傳來千冬歳聲音「冰炎學長,我想你應該要放開漾漾了,不要再禁錮他了。」

「……」你沉默著,那頭像是沒聽到你回應繼續往下說:「別以為漾漾什麼都不知道,要不是漾漾拜託我不要說,否則學長你早就被巡司狠狠的教訓你一頓了。」

這時候你才警覺到,他很早知道你所做的一切、然後如何裝做不知情的陪著你;其實他都知道、一切都了解,只是不想戳破這假象…不想看到你那懊悔的神情。

 

到頭來,他還是包容了你;你卻一次、再次的讓他一次、再次感到受傷。

你後悔了,可是人不在了;膽怯卻溫吞的他。

 

你的心一陣一陣揪痛著,你好想馬上用傳送陣傳到他面前,抱著他跟他說千遍愛語、萬語的歉語。

 

你是這樣想著,最後千冬歳再次將你的想法完全、徹底的粉碎。

 

漾漾拜託巡司去找提爾拿藥,而那種藥,我想學長自己去問會比較好……

 

 

掛上電話,那頭的千冬歳看著桌上的資料,內容讓他心疼、想要擁抱著好友。

 

那是漾漾的姐姐傳來的,一份可以讓人完全潰堤的資料……

 

而另一份則是轉校通知,這說明了什麼。

 

「哥…」為什麼連我都要欺瞞,慣性咬著下唇,無聲的眼淚從眼角滴落,一滴、一滴…心一次、一次跟著眼淚痛。

爾後,千冬歳將資料銷毀,拿起隨身攜帶的記事簿,隨便翻開一頁白紙撕了下來、寫著;拿起那份轉校,離開。

 

 

風,吹著悶熱的風。

大地精靈、風精靈個個露出了哀傷眼神。

到底,愛與被愛──哪個傷的比較多?

 

只是,傷痛能有一天癒合嗎?

 

 

 

×

 

從醫療室回來的你,整個人渾渾噩噩、眼神散渙,很難得你走路不穩跌倒在冰冷的地板上,一隻手臂遮著你那雙被他稱為上等寶石的赤眼,溫熱體液從手臂底下流出,並不想承認你哭了。此刻。

 

另一隻手則是捏著那份你無法原諒自己的資料。

 

他離開了你、很徹底、很完全的走出你的世界。

你曾經給他的那美好的世界……

 

 

如今,你跟他就像是平行線、當初只是不小心交叉了而已…

「褚……」一聲一聲的說那名字,自己則是一次一次罵自己。

到頭來,給予他的只有滿滿的傷害、冷漠、孤寂;他則是每次滿懷期待一次次落空、一次次接受你給他的不平衡待遇。

甜蜜的回憶比疏離回憶少的可憐;這時候你才發現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喚你給他的真名。

最後一次他呼喊的你的真名是在哪一次、哪個時候,你完全想不起來、你想的都是他那勉強的笑臉、眼中的寂寞跟那顆沒法癒合的心。

 

喔。漾漾要的是『遺失』的藥,至於為什麼我想你心裡有數才對冰炎…

如果可以請你…不要在傷害小朋友了;他的心一年前爲了你便堅強;同樣的一年後,你帶來給他傷害足夠以可以令他崩潰。

 

造成的傷害真的、真的沒法可補勞嗎?真的沒法回到當初嗎?

「褚……」第幾次呼喚那人名諱?,第幾次的後悔?第幾次的……

不去數、不必想,你大概知道失去的他如同失去了呼吸、寂冷的大床、還有味道。

 

×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