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懺悔 下

 你後悔了。再此時、此刻、這時間分分秒秒裡;同樣的你也失去他從他離開起的時間後,你失眠了。
 
沒了他那稍微偏高的體溫,沒他身上那淡淡沐浴乳香,你睡不覺,就算跟他用一樣的牌子,散發出來的味道就是不一様,你也說不上來。
 
但是你也沒資格去說什麼,主導這一切既定發生事實者就是你造成,如今要用什麼顏面挽回?
 
謝謝你,讓我長大了。
 
 
那天你留下的短信讓我完全、徹底明白著自己是多麼的愚蠢、白癡。
 
你是抱著什麼心情下寫著,當時的我又是在做什麼。
 
 
 這種方式長大,承受的究竟是哪種? 
 
 
 
 
時間如果可以倒流,可不可讓我對你說『對不起,讓你等久了。』
 
  只是,時間是沒倒流,依然的不停作息;這種無稽只能在夢中上演著孤獨的獨角戲。
 
 
 
演員只有自己。
 
 
 
 狼狽的孤寂。
 
 
×
 
再次見面,你千算萬算就是沒想到提爾做的藥這麼的、這麼的讓人痛到窒息。
 
 
 
 
『冰炎殿下,您好。』
 
不要說、不想聽,那不是你、不是你…
 
看著曾經是最愛的人變了現今,痛延從左胸心口蔓延到腦、手、腳。
 
 
熟悉的陌生人。
 
 
用在自己身上非常適合不過了。
 
 
 
他用著你沒法彌補的傷、狠狠刺痛。
 
 
連『抱歉』都捨去,一點不給你機會挽留。
 
 
 
「?」他不解看著你,眼中沒有任何對你的愛意、眷戀;只有困惑、不解看著。
 
 
「褚…你還記得…我是誰嗎?」壓抑著揪心痛感,你只想知道他是否真的將你遺忘了。
 
「知道阿!」他笑笑的對你這樣回答,在你放下心時候,下一秒直接推翻你那最後妄想。「冰與炎殿下、年輕的黑袍。」
不是叫他真名、是叫對外通用的名字,你牽起嘴角,苦澀、痛苦、壓抑…太多負面融在一起。
 
「你忘了…我的名字了……嗎…。」複雜的緋眼對著那溫柔的墨黑,他依然沒變,只是他生命再也沒有你的痕跡停留著。
 
「殿下的名字很重要?」還是不知道眼神看著你,你忍不住上前將他拉近你懷裡緊緊抱著他,「褚,是我啊!只有你才有資格喊我的真名啊!」拜託,不要在對我喊著那名字了,現在的你只想聽到從他口中對你用那軟軟音聲喊出『颯彌亞』。
 
 
被你抱住的他,悶悶的說:「殿下真名我是真的不知道,抱歉。」一句話堵著你,連他從你懷抱掙脫離開你都不知道。
 
 
 
 
 
怎麼回到房間,你無心去想了。
 
從衣櫃的小櫃子拿出影像球,你做在地上看著影球中那人,你看著卻哭出來,最後你停格畫面是他那溫柔帶著愛意笑容、吶吶的說:
 
 
『我、最愛的就是亞。』
 
 
 
 
爾後,你、用力一捏,停格那畫面的他和你、頓時四分五裂,你絲毫不在意手掌流出的那刺眼與你相同顏色的,紅。
 
 
聽不到、聽不見,他叫你名字了;看不到、看不見,他的神情了。
 
 
「原諒我…褚……」
 
 
 
撕裂的回憶比存封留下的更加痛苦、難受。
 
 
之間的愛、斷線了。
 
扯斷是誰?
 
 
 
×
 
 
『學長的真名很重要的,不可以隨便輕意說出來拉』
 
『只有你才能叫我真名的。』
 
 
 
 
是了,只有他、才能。
 
 
可惜,過往的回憶、逝去的愛情。
 
在也沒法複合了…
 
 
就讓遺憾隨著風,散去。
 
 
×
 
FIN
 
×
 
硍~看不到完結…
 
 
後面怪怪的!告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