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酒心巧克力

 
 
 
『IS』酒吧坐在最昂貴的地區跟地段,營業時間跟一般的酒吧有點不太一樣作息,一般都是晚上十點到凌晨兩、三點,然而IS則是晚上九點到凌晨一、兩點、有特殊節日最晚才到兩點半,加上每個月的租金跟酒吧開銷的費用,基於以上理由來說酒吧根本稱不到三個月會倒,神奇的是,這家店開了快將近半年絲毫沒有倒閉現象反到生意越來越好的趨勢。
 
 
 
在IS的旁邊開了一間糕點,雖然沒有很佈置的很華麗卻有一番的溫馨風格,外面是仿歐式的木屋,門上掛著,沒有招牌、一小櫥窗擺上今日的甜點、完全不像一般的糕點屋的佈置反而偏向精品店那種擺法。
 
 
 
 
酒吧與糕點屋作息時間是不相同的,偏偏就是有人故意將作息時間弄得跟對方差不多,導致對方每次都是唸了幾句然後拖進去休息,至於是哪一家,不方便說。
 
 
 
×
 
 
「嗯~快好了呐~等等就能包裝了。」烘焙房裡有人正在哼著歌,臉上的微笑一直掛著,眼睛則是看著剛剛放置冷凍庫的半成品。
 
等阿等,好不容易可以將放在冷凍的巧克力拿出,聽到自己手機的鈴聲,放下手邊的最後成品,走去休息室將沒將拉鍊拉起來的綠色橫格紋包包,伸手把手機拿起按下通話鍵。
 
「喂,哪位?」軟軟嗓音,聽的很令人舒服,電話那頭的人差點滑掉手中的手機,「是我,褚。」
 
聽到那低沉有磁性的嗓音,褚冥漾差點把手機丟出去,心中欲哭無淚著,他是走了什麼運,為什麼可以讓隔壁的老闆念念不忘阿…
 
褚冥漾怎想都想不到,早在開糕點屋時候就已經跟這個人順便結下這段緣了。
 
「有事嗎?」希望沒事阿~~~!褚冥漾這時候非常希望自己的衰運發作,可是衰運好像遲遲沒有顯現出來,「你過來,我這邊有巧克力,是人家送的。」
 
阿你是不會去吃喔,褚冥漾暗中吐嘈著,畢竟他還沒膽子跟那人作對。「呃…可是我在準備等等營業要賣的甜點阿。」
 
「嗤。你去掛營業休息的牌子,今天的損失的費用我出,總之你十分鐘出現在我眼前,我在『IS』裡面等你。」專制的語氣,讓褚冥漾再次嘆了氣,怎會遇上這種專制、霸道的人。
 
「喔…」無奈的語氣。
 
 
掛掉手機後,褚冥漾認命的將休息那面的牌子掛上外頭,然後收捨著器皿、整理烘焙房;拿起斜背的綠色橫格紋包包,踏出自己的糕點屋,往旁邊移動了幾步,看著滾燙金的招牌寫著IS,雙手緊拉著背包帶,深呼吸後踏進酒吧裡。
 
×
 
 
褚冥漾第一次踏進那人開的酒吧,竟然與想像中的差很多,左邊擺放兩、三個圓形桌很適合談公事或是聊天,再做左後方則是簡單的方桌與長桌,適合小團體,右方則是一排的調酒區和高腳吧台加上舞台右前方有架白色三角鋼琴,感覺就是很奢侈、糜爛。
 
「難怪…」褚冥漾扁扁嘴看著,這種格局應該是屬於高消費者世界,自己屬於低階小百姓,為什麼這家店的店主老是三不五十的愛找他,關於這點褚冥漾怎樣想都想不透。
 
自己長的不是多好看、多清秀,自己還在想著原因同時,冷不妨的突然被拉進溫暖的懷抱裡,抬頭一看,墨色對上赤色。
 
「在想什麼?」白皙修長的手指在褚冥漾那黑色髮絲裡纏繞、撫摸,眼中帶著寵溺,「對了,我朋友有寄一盒巧克力,給你吃。」
 
才想要開口拒絕,修長的食指很有技巧的放在褚冥漾唇間,眼帶笑意「我不喜歡吃甜的,所以才會你來幫我吃。」
 
原來是這樣阿,褚冥漾暗暗放下大石,然後偷偷反省著,人家的好意自己怎會誤解呢。
 
 
「那冰炎,我在這邊等你嗎?」偏頭、眨著疑惑的眼神,稍微輕咳,冰炎把纏繞髮絲的手轉移對方的手掌上、牽著「我放在專用的休息是那邊,跟我來吧。」
 
「嗯。」不疑有他,褚冥漾微笑表情寫在臉上,讓冰炎牽著進去專屬的休息室。
 
 
 
 
 
 
看著冰炎從小冰箱拿出一盒國外進口的巧克力,放在桌上、褚冥漾眼前,褚冥漾看了那盒一眼直覺得「好貴噢。」
 
 
冰炎只是笑笑的沒有回答,「吃吧。」
 
「噢~那個、冰炎…」還沒把感謝的話說出來卻被冰炎打斷「叫我颯彌亞。褚。」
 
「颯彌亞?」正在拆巧克力包裝的褚冥漾抬頭看著冰炎,後者滿意的點點頭,如果去掉疑問句會更好。
 
第一顆拆好包裝的巧克力,褚冥漾一口丟進口中咬下一瞬間,立即想要吐出來,可惜冰炎快了一步,直接用嘴堵著。
 
「唔…恩……」交纏的唇舌、唾液中帶著淡淡酒香、在冰炎半強迫下,褚冥漾才把第一顆巧克力吃下,「冰、冰炎,你給我、我吃巧克力、力糖酒?」臉頰兩邊嫣紅的像是頻果紅,眼神無意露出嗔嬌看著冰炎,雖然本人沒有自覺,在冰炎眼中卻是無形的誘惑。
 
原本低沉的嗓音,看到這樣風情還要更加低了許多,修長的手指隨意拿起另一顆、兩三下的把包裝拆掉,自己吞進然後在拉著褚冥漾,重複剛剛的動作、直到吃完整盒。
 
原本酒精%很低,可是對於不擅長喝酒的褚冥漾而言,吃完整合的巧克力糖酒自己也快醉了,只是冰炎不知從哪裡拿出來的酒,小口喝著再次和褚冥様口舌交纏,然後褚冥漾完全醉倒在冰炎懷裡。
 
看著微醉的褚冥漾,在頸邊吹氣,魅惑的嗓音震動著耳膜「褚,你是我的。」
 
褚冥漾眼神迷濛看著,對於接下來的事他不是不知道、或許在他邀約的時候要拒絕,但是自己私心不想婉拒;也許更早之前跟這個人第一次見面後就要知道離這男人遠點,心底私心的渴望想要這男人是屬於自己的。
 
 
「嗯…是你的…」腦中混亂著順著本能回應著,讓冰炎按耐不住將褚冥漾推倒在沙發上,「給我,褚…把你給我…」嘶啞壓抑著什麼似,血色般的顏色眼睛在褚冥漾眼中宛如最深沉的緋紅寶石、帶著情慾的眼神,褚冥漾看到醉了,吻紅的嘴唇輕吐著「好…」
 
×
 
 
「呼…呼……哈、哈…亞…別~咿…停、停下阿…」漾著水霧的夜墨眼色、嘴裡吐出破碎呻吟、雙手很努力的將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只是男人卻霸道的繼續他的種草莓,從後頸、鎖骨、左胸一路啃咬來到最私密之處,在男人注目之下,褚冥漾下意識的想抓旁邊的棉被蓋住卻被男人大手緊壓著,「褚,你想拿棉被做什麼?嗯.」低沉磁性的愉悅聲音,赤色的眼睛赤裸裸看著被他壓在身下的人。
 
「颯、颯彌…亞、亞,拜託~停下來…好不好…」被注目之下,褚冥漾真的想把自己全身給覆蓋。
 
「你認為呢?」邪魅的笑笑,「難得的七夕節日,不做點什麼會對自己過意不去的。你說是不是阿,褚。」
 
搖搖頭,染上情慾的夜色在男人注目下顯得妖治艷麗,黑髮披散在沙發上產生暫時的風種萬情感覺,男人看了之後下身很暴躁的想要。
 
低頭親吻著,空中劃下的銀白色中帶點艷紅的髮絲與黑髮交纏著,迷眩誘惑、不和諧顏色卻不突兀的好看,醉意蔓延。
 
 
努力壓著想要進入的慾望,冰炎不想一時的衝動傷害的心愛的人,一隻手探入後方的秘穴先是在外圍輕壓著、不時用著食指小小探入洞口,另一隻則是用著食指讓褚冥漾逗弄的嘴口裡、一進一出,些許的唾液從嘴巴裡流出一些,增添了休息室充滿的綺妮情色。
 
「嗯…」褚冥漾感到有點難受,可是說不上來哪裡的難受,身下有種酥麻的感覺,體內喊著想要被填滿,迷濛徬徨的無焦距看著冰炎「好、好難受…亞…」
 
「在忍著點,乖…」說給身下的人聽又向是給自己聽,慢慢的食指探入股間、緩慢的進入、淺淺抽出,一直持續到第二根、第三根。
 
「亞、亞…我變的…好奇怪…」異樣的快感從體內萌生發芽似的從最底爆發出來,讓褚冥漾一時找不到出口,稚嫩的鈴口前端溢出透明的液體,帶著酒味和本身的味道混合一起,安靜的剩下對方的喘息聲跟呻吟聲。
 
「很痛,就咬著我肩膀。」將褚冥漾雙腿架在自己的腰兩旁,冰炎把自己的慾望一點慢慢挺進,惹著褚冥漾大叫「痛…」
 
「放鬆…褚…」冰炎也不好受的哄著褚冥漾。
 
碰到體內某一點,讓褚冥漾整個人戰慄「咿啊~」痛苦夾帶的愉悅聲音,冰炎一邊啃咬著褚冥漾身上,身下則是淺淺抽出、深深撞入。
 
 
七夕麻~時間還很長,所以,噓。
 
 
 
 
IS與旁邊的糕點屋同樣掛上『本日休息』牌子。
 
 
 
 
夜。
 
 
 
 
正長著。
 
 
×
 
 
FIN
 
×
 
無恥+不好看的H文…
 
(根本沒寫完吧!)後面打不來了拉)掩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