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仙劍/霄青】起點 上

 
 
「天青……」手掌在背後輕輕交疊著,似嘆氣似苦澀的低語心中掛戀的名字。
 
『父親他…他還在鬼界等著大哥你呢。』抓抓頭,雲天河一臉笑笑道出父親交代給他一些瑣事,當下被冰封的你恨不得立即到鬼界,只為了見上一面。
 
如今,你破冰而出,卻成了魔、當上你痛恨的妖主卻膽小不敢去鬼界一趟,深怕心中的魔會越來越清晰著。
 
 
雲天青。
 
 
你唯一的心中的魔、此生的情劫。
 
 
望著今夜的月,孤獨的無眠。
 
「是否…你也曾經」曾經這樣孤獨的看著夜…。不敢想下去,怕自己想的與他不同,每個人、妖懼怕自己的力量,自己卻懼怕……那人。
 
 
十九年了,分離了十九年,換來是什麼?
 
 
眼中的苦澀、情愛、受傷等等,交織在那雙瞳裡。
 
少了最愛的人陪伴身旁,良辰美景都是不入一眼之中的景色。
 
 
 
 
 
錚~錚~
 
才剛閉上眼,遠處傳來琴聲,另玄霄不得不睜開眼,緩緩往那琴聲方向走去,燄色般的頭髮隨著風飄揚,為夜色添了些許的亮,明顯著。
 
隨著琴聲越來越大,玄霄心中那漣漪越來越大,那音調、那曲音…,顧不得現在時間,走到那琴聲的房門,用力將門推開,看到一名身穿紫羅色的女子,專注的彈著琴、直到剛剛的那門被推開得聲音稍微抬起頭,兩人目光交接、同時訝異著。
 
「你!」
「妳!」
 
 
 
片刻的沉默,玄霄打破了這短暫的安靜,「妳怎會在這裡?」看著坐在面前的女子,玄霄然是想起些什麼「妳沒去看……去看…」去看…那人的孩子嗎?到嘴邊的文字還是沒能說出去,暗暗苦笑自己有什麼資格,在他決定成魔時候不就是失去資格了嗎!
 
臻眉面容稍稍低下,手指似玩弄琴弦的說:「去了。紫英在陪著他,生活大概沒什麼大礙,只是失去了那雙眼他還能笑著出來,我看了就心疼阿…他失去雙親加上當年那一役,他最重要的人都不在了,為什麼、為什麼是他來承受…」說著說著眼淚就直接往下掉,心為那人疼著。
 
指控的言語,堵的讓玄宵不之該如何該開口,無形的僵持。
 
「算了,今日我去趟鬼界探望天青伯父,他還是老樣子的在三途河岸邊看著橋上的來回的魂體還是一樣的在等你,只是今日與過去不同…」說到這,玩弄琴弦的手指離開琴身;從懷裡掏出黑色的蕭放在琴的右邊,繼續的說:「他說『鳳凰花與曼珠沙華哪裡不一樣?』、『自己執著的等待是不是很傻?』請問您可否去看看天青伯父一眼,一眼就好,讓他對自己有個交待阿!!」哽咽的泣音,近乎乞求。
 
後來的話,玄霄一個字也沒聽進去,眼中只有躺在琴身右邊的那黑蕭,恍惚回到當年還沒有人介入時期,女子看到情形也沒生氣,起身經過玄霄身旁時候只是輕輕的搖了頭,離開這房門。
 
×
 
 
琴與蕭。
 
自己所彈的琴身本體則是一座高山上的一塊好木所製成的,底下刻著青字。
 
每當有興致便把這琴取出在醉花蔭下找個樹席地而坐,隨意的彈奏,配上隨風搖曳的花樹,整體就是賞心悅目。
 
每當撫琴時候總是會想最在意的那人會不會與他一同醉音?
 
卻每每失望,來的只是那師妹那笑臉跟風談,用不著痕跡看著那人有無出現。
 
殊不知,在自己與師妹離開那地方之後,在某棵樹上躍下一名青年,望著兩人剛離去那方向再從懷裡掏出黑蕭輕輕吹奏。
 
 
隨著方才記憶的琴聲,青年閉眼一邊吹奏著,在無人的樹下奏起。
 
與記憶中的琴聲共音。
 
 
 
如果當時自己有再次抱琴與他合音,後來之事會不會走向另一各方向。
 
 
琴,為他而奏。
 
而他的蕭,為誰而吹?
 
 
天琴與黑蕭。
 
 
無奈。悲嘆,蕭琴音。
 
 
×
 
 
 
即墨、寂寞、寂默。
 
對自己而言,是寂寞;對他來說,是寂默。
 
那是與他下山除妖日子裡最悠閒也是最美好的日子。
 
那日的夜,拉著他一同欣賞這村莊裡的夜色,看著他不知從哪處帶來的酒,注視的他的一舉一動,從帶酒、倒酒、飲酒。
 
在看著自己手中那杯淡黃色的液體,散發出微微地酒香味,不嗆不烈宛如一杯茶水般的溫和味道,就像他身上味道一樣的散發出淡淡酒香。
 
未飲就先薰,未喝已先醉;只為伊人,獨醉。
 
「天青,你看上頭那夜色星河,很美、很好看…」修長的手指比著上空夜色,側頭看著雲天青那側身,眼中的迷戀一瞬,用著唇語的說…
 

     就像你一般。
 
 
「師兄,我對夜空的星星沒什麼感覺欸…不過聽你一說真的好像很好看…」抓抓頭,一臉微微地傻笑看著玄宵,那模樣令玄霄心口緊窒著,很想好好疼愛。
 
良久,玄霄看著雲天青說:「天懸星河,天青你可知道意思嗎?」
 
雲天青抬頭看了看之後面對著玄霄說:「嗯…大概就是天河的意思吧…」
 
此話讓玄霄不禁搖搖頭笑道:「你喔…」
 
雲天青不明白自己的師兄為什麼聽到自己的解釋之後微笑,「我只知道,師兄喜歡夜看美景,天青我會陪著師兄你一起…一起看,直到你膩了為止。」
 
聽到算是告白的對話,玄霄怔了怔,隨後勾勒出笑容慣性的拉住雲天青的手「跟你,不會膩的。」也不會放開你。只是最後那句終究還是沒實現…
 
之後…到此打住。
 
不想憶起、不願過往那之後的日子,捨不得、放不開那執著;跳入那情是誰?
 
 
依稀模糊那偏涼的雙手溫度……
 
 
×
 
 
從記憶中回神過來,玄霄看著那琴身旁的黑蕭,修長的手指將那蕭拿起在手掌中把玩著,一邊心忖著雲天青為何會把他隨身物給柳夢璃、一邊想著黑蕭的意思。
 
突然地想到,黑可以稱作玄,所以黑蕭存在對你來說是很重要存在,畢竟是他的隨身物;但想了一會又想到女子離去之前跟他說的話…
 
 
 
 
可否去看天青伯父一眼,一眼就好…
 
 
 
 
天青…
 
心中不停吶喊、咆嘯那人名字一遍一遍,一手將黑蕭漸漸的握緊一手則是拉住衣擺力道足以讓指尖成泛白。
 
 
 
可是該拿什麼理由去見人,以成魔的自己。
 
 
 
寂寞、寂默。
 
 
 
 
×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