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仙劍/霄青】起點 下

 總該要見面的,亦在分離之後的重逢。
 
 
我,想見你…  我的……
 
 
 
天青。
 
 
 
胸口傳來陣陣的憉湃、暖意,體內沸騰的不停叫囂,想見面決心越來越清晰。
 
「………天青…………」那聞不可聲的名字,輕喃。
 
 
我,好想你……
 
 
×
 
「師兄…」低眼望著那河水,姣好的唇角低語千百遍的名字、心裡不曾劃去的名諱。
 
這副魂體以快消形,他知;可執著等待的,不悔。
 
 
 
若無的形體,輕笑。
 
殘驅已非當出那般分明,如今已成隨時一縷隨空而逝去幽魂,徒留的是陣陣的泣音。
 
 
已不想、已不聽那悲鳴的聲響,過往刻劃分明在記憶中……
 
 
驀然想起愛不釋手的黑蕭贈送於他人,唇角明顯的垂下,苦澀。
 
 
 
欠、歉。太多數不盡。
 
 
對於他、對於她。
 
 
×
 
 
 
玄霄一人前往鬼界,單獨去找閻王,而不是先去見日夜思想的伊人;他信,爾後日子有他相陪久久的。
 
不經意的一瞥就目睹懸念已久的人,按下上前衝上去擁抱衝動,想帶走就必須過了閻王那關,只是……事事並非隨心所欲。
 
走到閻生殿門外,腳尚未踏入門內一步就聽到門內傳來的的話語,「來者何人?」
 
响喨的聲響,讓玄霄不禁眉頭一皺想著,似乎不好解決,「玄霄。」
 
「離開這裡,怒不送客。」聽到來者是那人心懸念的人,在門內的閻王一臉不悅往門外方向看,手中的事情絲毫沒有停下。
 
不客氣的逐下令,惹得玄霄也怒了,「今日我來只是要帶一人離開,還望閻王准許。」
 
「誰都可以,只有雲天青那人不可離去鬼界。」閻王也怒了,口中毫不留情的說:「只有雲天青不可離開,否則休怪我無情。」
 
「偏偏我要帶走的就是雲天青,您又能耐我何!我來只是通知您一聲。」說完,轉身離開那殿堂往剛剛來的路上的某一處,準備帶他離去這地方。
 
 
 
 
尋著剛剛走來的路線,沒多久玄霄就看到佇立在三途川岸邊的那抹孤魂與深艷鮮紅玫瑰色的曼珠沙華,燦爛似火、豔色似血;白到透明與妖豔形成強烈的視覺,就像花中那抹隨時化去一般,腦海陡然憶起女子那日之語,再看現況,一目了然。
 
痛心,慟心。
 
 
想要上前緊緊抱住,可膽小的怕下秒就直接不見,僵持的是什麼……
 
還在猶豫之際,一道深暗色人影直奔前面的人去,玄霄來不及阻止就聽到那人開口「天青,走,咱們再去下棋去。」
 
很熟悉的聲音,玄霄下意識的擰眉大步向前走去,想看清那人容貌,還來不及說就聽到雲天青的怒意「閻王,你我之間你最清楚不過了,何苦如此呢?」沒有輸贏、沒有攻守,只有搶奪與防護。
 
「可……」閻王看著雲天青那雙笑盈的眼眸中讀出了『堅信』,嘆了氣「也許,是我太過急躁了吧…」一想到要放掉這人,不甘阿。
 
「彼岸開黃泉,一逝盡無語;閻王,不管你等候多久,我還是那一句。你了的,你就是我,所以我知道的。」說道後面越小聲,跟本就只是說給自己聽的。
 
可對於聽力非常好得閻王跟玄霄則是沒漏聽,只是兩人心思不一。
 
玄霄心中急切想帶雲天青走,表情卻是漠然的說:「天青…我來了,你想對我說什麼?」
 
看著那若有似無的形體,玄霄恨不得馬上帶他離去,可帶他離去卻無法讓他有實體,到頭來不是一樣,徒極生悲。
 
欲言又止,雲天青看著玄霄,那雙夢裡、憶裡的雙眸直到真實的展現,透明的手急確的想要看看是不是真的出現而不是一次一次的幻影。
 
「師………師兄…師兄、這不是幻影吧…」
 
「雲、天、青,如果你只是想確認是不是本人,現在你就可以離開這裡去投胎,不必在給我任何交待。」還在想著如何帶師弟走的玄霄聽到那殷殷切盼的話語,而不是當初聽到什麼交待,在加上閻王在一旁跟剛剛話語,玄霄直接把怒氣出在雲天青身上,「還有,你的蕭給柳夢璃是有什麼意義!?想討好我?不可能!」
 
「難道…師兄、還不瞭解?黑蕭的意思…」看著玄霄粗魯的從懷中丟向自己的黑蕭,眼中那滿滿的苦澀,玄霄看了那怒氣也消了一半「能有什麼意思嗎?」
 
「連師兄…也不明瞭天青的意思嗎……」揚起悶澀唇角,雲天青感到自己魂魄與意識分離,眼中的不捨看著玄霄說:「罷了,天青想對師兄說的那句擱在心中很久了,『對不起』。」還有,我喜歡你。
 
「如果只想說這句,你還是快給我離開這地方吧!看了就礙眼。」不是朝想心想的那句,只是一句歉語,玄霄火氣剛下卻馬上上升,怒說:「我根本不需要你的任何歉語。」便轉頭不在看著。
 
「師兄…」耳邊傳來的虛弱聲,玄霄氣的說:「已成魂魄,還能佯裝這般虛弱,雲天青你是不是討我罵阿!」回過頭,看到站在彼岸花那人,一點一點緩慢的消失。
 
無形的唇語,玄霄看清了也來不及了。
 
雲天青直接在他面前魂魄消散,連話都沒說直接化成縷。
 
「天…天青…?…」
 
魂已滅、魄已消;方之悔恨。
 
一直默默不語的閻王,直筆走向玄霄,眼中、臉上怒意明顯,語氣更加暴怒「都已滅了才知道悔恨!你可知,雲天青那把黑蕭給一名女子的意思嗎?」
 
茫然的眼神,「什麼…意思…?」
 
「黑稱為玄;那黑蕭簡稱為玄蕭,或許天青可能託付什麼給她,現在,你把我唯一的知心好友真的給弄散了,你還有什麼事要做的嗎?沒有的話,怒不送客!哼。」說完逕自離去。
 
 
閻王的話縈繞耳邊,玄霄震驚不已,原來雲天青與自己有相同的意思,可來不及了。
 
 
 
 
 
「天青…」
 
 
 
 
 
喚不回了,那人。
 
 
 
 
 
 
 
 
 
 
岸邊的彼岸,似火非紅的爭艷遍地開,與醉蔭花那鳳凰花相似,只是交錯了時間。
 
 
 
執著的那方其實是自己,不願放開的也是自己;來不及說的話,只能埋藏。
 
 
 
×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