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政幸】我戀愛了*1

 外頭白雲散漫飄逸著,陽光照射一幢典雅日式房中的某房門內,和室房門兩邊門都打開讓外頭陽光大方探近;光透過屋簷跟走廊下勉強照射在跪坐一位青年背上,微暗的陰影透露出房內還有一位,青年神情專注弄著手邊的例行每日學習;左手持柄杓、右手打開釜蓋,杓熱水注於碗內,將茶筅放入攪動、象徵式清洗茶筅及將茶碗弄暖,隨後將廢水倒去,用茶巾拭乾茶碗;在將茶碗內倒入些許的粉末的抹茶然後在竹筅把茶末攪成糊狀後注入水加至於瓷碗內四分之三左右。
 
將成品輕輕推往裡面,「謙信大人,請用。」
 
陰暗下的人影用著右手將前面的茶碗拿起後放置左手掌上;再把茶碗從對面向前轉身,輕輕啜飲一口後,放下;對著前面情年說「嗯…,幸村你學習茶道學的很快,我很感動。不過…廚藝還是不太行吶…」
 
庭園中的池塘內的竹管替這戶人家開啟序幕,清脆般的扣的一聲,連同青年突然臉紅地低吼「在下…在下、在下會努力的!」
 
「呵…幸村阿,這事可以慢慢來的,不急不急。」
 
「可…」青年還想說些什麼時候,走廊傳來步伐聲,很急的那種;離門不到三步遠,外頭的人說「不好意思,打擾您們的例事,毛利家的旦那拿著一盒點心交給我說要給旦那吃。請問,能進去嗎?」
 
一聽到點心,幸村整個心都飛撲到那邊去了,在一旁謙信看到幸村那眼中的訊息『點心~我來了。』便開口「幸村阿…」
 
一聽到謙信在教他名諱時候馬上、立刻乖乖坐好,只是心都飛到外頭那個點心去了,「在。」
 
「早上的課程結束了。我不在你也要每天努力做阿。我會請毛利家的那位閣下來替我看你的學習。時候不早了,你也差不多該準備準備上學去了。」
 
「多謝謙信大人指導。」雙手將手掌向下,左手跟右手指尖朝內,幸村對著謙信輕輕磕頭後,起身後退走出房門將房間的左右門關起。
 
「呼~」
 
「旦那,每日課程辛苦拉。快點將身上衣服換掉,毛利旦那在客廳等著你呢。」佐助一邊搖頭一邊將手中的那盒點心打開,一手拿起一片酥餅餵著自家旦那一邊說「吃慢些,這盒都是你的,沒吃完等放學後回來在吃也不急拉。」一邊跟在幸村旁邊小跑步。
 
幸村胡亂點點頭,小跑步的回到自己房間快速換裝,換好裝後,開心的跑到客廳那,不意外看到毛利坐在自家沙發上看著書本,茶几上還放著一杯熱騰騰的茶杯,茶杯上隱約看得到白色煙霧飄阿飄的。
 
「毛利殿,讓你久等了!真不好意思。」
 
坐在沙發上看著書本的青年聽到聲音後抬起頭來順便將書本放進去書包裡,起身「沒關係!我知道的。走吧。」
 
「嗯。」
 
 
×
 
在地段高昂的別墅,一大早上演怒吼,那音響震飛不少在樹頭上的鳥兒們,拍擊翅膀飛尋靜謐的地方去。
 
「再說一次!」雙手拍在大理石作成的餐桌上,桌上的碟子、筷子跟碗都震動著,說明了這力道很大、很用力。
 
坐在餐桌的右邊青年,一臉怒意看著對面的人,發狠。
 
「我說,車子發生一些問題,可能要少爺你搭公車上學了。」絲毫不理會般的說,還很順手夾起一盤碟內的醃蘿蔔很順便將它吃完。
 
拿起旁邊的餐巾紙擦擦嘴巴,「怒我直言,少爺你只剩下5分鐘時間可以吃早餐。」
 
「Shit!」留下這句很瀟灑離開餐桌,關門前時候還狠狠大力的關上,發出一聲巨響;住附近的住戶都被嚇到而出來探頭想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唉…這下要消怒可難了。」搖搖頭,起身將餐桌上的食物一一收拾。
 
 
×
 
 
一邊走一邊碎碎念著自家的人不是,青年一臉不爽的邊走邊踢路邊東西來洩怒;他也知道搭公車比讓人載還要快,可,他就不想跟人擠人。
 
那種難聞的體味、還有耳邊吵個半死的鶯鶯細語,重、點、是、還沒有位子可以座!一想到這裡,心頭的氣又稍稍囂張起來些。
 
離公車站牌兩公尺左右,就看見死黨暗戀的對象以及沒看過的人,等等!那旁邊的人,他自己很相信他沒看過,因為那人長得還真是可愛阿。重點不是可不可愛。
 
對於可以入自己的眼的人並不多,所以自己很確定的是,他沒見過。突然想要瞭解對方的念頭一逝而過,對於這種想法,屬於想到就做的人來說;馬上就開始行動,首先慢慢地接近、悄悄的不留痕跡的站在他們旁邊,聽他們之間的對話順便打量下對方。
 
裝起用功模樣,把白紙跟筆拿出來再隨意抽出課本,將課本隨意翻開某一頁,白紙貼在那一頁上面,在上面開始紀錄那人的一切。
 
一頭蓬鬆的棕色長髮、用著紅色緞帶隨意紮起馬尾;蜜色的肌膚在陽光照耀下顯得閃閃發亮,令人想咬上一口;視線慢慢往下看,在脖頸與鎖骨間用紅色細繩所串起的古代銅幣,不多不少剛好六個;穿著白色制服、領口處並沒有扣起,若隱若現的鎖骨讓青年暗暗吞了口氣,加上脖頸那銅幣不時輕微搖晃,彷彿在勾引他似的,不趕在往下看了。他有預感,再看下去不能保證自己的自制力會崩潰,當場化做怪叔叔上演劫人戲碼;所以就此打住,以後有的還是機會。
 
所以,還是先紀錄一下對方的嗜好跟個性好了。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行為已經步向變態之路途的第一小步。
 
 
「毛利殿,很謝謝你的點心,在下覺著十分可口。」禮貌的語氣,只是措辭太過於古老了;不過聲音真好聽,如果是呻吟的話…意識自己腦中的薔薇畫面,搖搖頭並快速默默記下第一個。
 
「有合你口味就好,反正本家那邊三不五時就寄來一堆,擺放也不是、丟掉也不是,幸好還符合你的口味;所以就只好統統給你吃,不用這麼客氣。」
 
「如果不嫌棄,有需要幫忙的話,在下會一定全力支持幫你的。」熱心助人,真不愧是我看中的Honey;記下第二個。
 
「那麼,放學後去你家喝一杯你泡的茶吧!聽你家褓姆說你的茶藝進步許多。」
 
「咦…呃…」被突如其來的邀約,令幸村楞了一下之後馬上笑笑的說「如果毛利殿不嫌棄,在下是很樂意做一杯。」原來會茶道,聽到這句話的青年將茶道框起來後還附註星號。
 
「那麼,我在幾盒串丸子過去。當作是謝禮。」幸村一聽到串丸子,眼中立刻、馬上迸出愛心,莫不聲響的青年看到,把串丸子也框了起來只是附註的星號後面打了乘N。代表這是一定的份量。
 
「毛利殿,你真的是好人,先是帶我熟悉這附近的的地理;然後又不嫌棄的跟我做好朋友,在下真的是太幸運了。」
 
「呵。只是剛好住在隔壁,順手罷了。」揮揮手,要幸村不在意。眼尖地看到公車「幸村,公車來了。有帶零錢出來嗎?」毛利一手將書包固定好一手伸進包內摸索著公車月票,詢問著旁邊的人。
 
原來他叫幸村阿,真是好名字。青年將對方名字記下,飛快地將課本合起後塞入書包內,一手伸進口袋掏出零錢等候公車。
 
「呃……毛利殿,在下…忘記帶錢包出門了。」幸村一臉慘白看著對方,只見毛利嘆了氣,自己則是左手抓抓頭、臉頰疑似紅了些說「不然我走路去好了,毛利殿你就先搭車過去吧。」
 
毛利正想阻止幸村時候,身後冷不防備抱住,左耳邊聽到他這輩子最想扁的聲音「親、愛、的。」
 
舉起右手往左邊後面一個巴掌過去招呼,「誰是你親愛的,長曾我部元親。」
 
也不等回答,拉著幸村上公車。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