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政幸】思念

 

×
 
噠噠聲響在走廊上迴響著,突然唰的一聲將紙門拉開,外頭陽光折射進來,讓沈浸睡夢中的人忍不住翻個身,挪挪身子將自己更縮進裡面些。
 
可開門的人卻不許讓裡頭人繼續睡著,大步走進去而後蹲著、雙手用力搖晃睡夢中的人「政宗殿…政宗殿、政宗殿,起床了。」
 
被搖晃的人只是咕噥著再次翻身,睡著。
 
看著還在睡夢中的人,沒有來的生氣,將自己的臉頰鼓起來澎澎的模樣煞是可愛,突然想到了可以叫醒的方法;慢慢將頭湊過去那人耳邊大聲的說「政宗殿,起床了……唔哇…」突然的翻身,將少年壓在自己身子底下,笑著在耳邊說「Good Momimg,幸村Honey。」將自己重量壓在幸村身上,左手緊扣對方的右手。
 
右手被人緊扣著,紅著臉模樣讓政宗忍不住想親一口。
 
半醒半睡之間突然躍入諾諾的聲音讓政宗一瞬間猛然睜開眼,入映瞳孔中的人是自己的結髮妻子,愛姬,而自己正壓著她;飛快地從自己的妻子身上爬起,一手抓抓頭一邊隨意問著「妳進來幹嘛?」
 
「只是,進來叫您起床了。」慢慢地起身、再次將自己的衣服整理好以標準的跪姿低頭道安「政宗大人,早安。」
 
「嗯。沒事就出去吧,我想靜靜。」刻意將自己藏身在最陰暗的房角裡,不讓任何人窺探。
 
「是。」說完後,起身離開;將早晨的安寧給丈夫。
 
關上紙門,在外頭的愛姬眼中流出哀傷的痛,她知道她愛的人不愛她;可是她卻不想放手,也不想放。
 
「對不起…」低頭喃喃,眼眶的淚早已奪出,光的照耀下顯著楚楚可憐,離開房門。
 
 
 
  你的溫柔終究還是不曾給我過……。
 
×
 
紅、鮮紅色的記憶,一抹朱紅的痛閃過你的記憶裡,摀著胸口、喘著氣,右眼疼痛的不得了你卻沒心思顧及,眼痛比不上自己親手沾染的猩紅洵斕;曼珠沙華的豔麗、妖豔紅蓮在那場、那時候情形,一幕幕鮮明的在你腦海中盤旋、而後停駐。
 
不去想偏偏就出現與他有關的事、物,曾經你一度懊悔著,你的領土每一吋、每一塊、每一個地方都有他的回憶。你與他曾經是認定的宿命對手,漸漸著你覺得勝負不重要了,你開始在意他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ㄤ;甚至他紅著臉看著你時候,你會覺著他很可愛。
 
上了戰場的他,揮舞著赤色雙槍,宛如紅連戰鬼降臨;卸下甲冑的他卻是個玩心重的人,雙眼很乾淨、純潔;與你相較之下,自己覺著配不上他,甚至想將他雙眼染上自己的氣息顏色。
 
幾曾何時,自己會邀約甚至主動找他來自己的領土裡,單單只想看著他、讓他陪著自己直到老死,這想法不是沒有過,只到嘴邊怎說也說不出口,緩緩吧。
 
誰知,一緩就是離別。
 
再次見面已是戰場相見,他揮舞著朱槍、自己揮舞六爪,東與西註定是無法在一起;就像自己與他一樣的,選擇的道路不同,最後只能讓一方勝利是一樣的道理。
 
耀眼的紅蓮焰火,即時是劣勢下依舊奪眼要目,將生命之火燃燒到最後那一刻殆盡;你狂妄笑著,用著左手指著他「來吧!幸村,屬於我們最後的Party。」
 
當雙方交手那一刻,你想的其實是怎麼打才不會傷害到重要的人。
 
一個華麗的轉身,一招華麗姿勢卻刺中了,自己小心翼翼呵護著寶貝,耳裡聽不到其他聲音、眼裡卻是看到妖豔綻放過後凋零下的紅蓮。
 
「幸村!!!!!!!!!!」沒有猶豫直接放掉手上著六爪直接跑過去,身體、手顫抖著將他抱起,想說些什麼時候,看到他吃力想起來「別動,我扶你。」
 
「政、政宗殿,在下能夠跟你打上一場,在下沒有遺憾了…只是…」
 
「只是…?」不詳預感浮上心頭,你不想聽、不願聽、不敢承認。
 
「在下來不及對你說…」
 
「說…說什麼。」頭一次你突然想逃避,不想面對。
 
「在下其實一直都   」說到後面,剩下的話語只能從唇型看出,紅蓮而後凋零散落。
 
我方勝利,自己卻以失去。
 
這場戰役中埋了自己的溫柔、收斂起了衝動。
 
 
    心中的痛,抹不平。    
 
         紅蓮歿於大阪夏之陣。
 
 
×
 
 
自己縮角落裡,對自己嘲笑著;他離開你卻沒有留下任何遺物給你,給你偶爾的思念。
 
有時候會想如果死的是自己,他會不會為我哭、會不會向我這樣日夜不停思念。
 
「幸村……」眼角的淚滑落,「我也一直…愛著你阿…」終究還是遺憾了。
 
 
沒人會觸碰著傷口,你,救贖了我。
 
讓我學會了溫柔。
 
 幸村,我的摯愛。
 
請原諒我晚來的告白,
 
 I love you 。
 
 and Sorry…
 
×
 
 
FIN
 
×
 
後記:真的被我寫到崩壞了…T︿T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