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親就】牽手*1

 

×

 

paint my life 以為就是我出生後沒有的規劃。

所以不敢妄想、奢想。

日常生活、交友學習、生涯規劃都被大人一一分好。

連自己喜歡嗜好都不被允許的家庭裡;我以為這就是我活著的目的。

家族的義務,討厭被貼上的標籤。

沒有自由的paint my life。

 

遇到他,才有了自己的想要的目標…

 

 

 

paint my life 認為就自己掌控一切的目標。

日常生活、交友學習、生涯規劃一切都要自己來。

連自己喜好都不被束縛住;這就是我所嚮往的paint my life

自由的paint my life

 

遇到他,才知道自己是多麼貪心…

 

 

×

 

戀愛托兒所,這家詭異的名字據說是園長的口頭禪『人生苦短,勸君一戀』,簡單來說就是園長他想突然想不到就取他的口頭禪命名、完全沒有想到取完後會不會關店倒閉或是沒有半個小孩願意來這邊學習;畢竟光是起名就很怪異了,更別談論裡面的老師了,因為連老師都沒見過園長怎知道園長是誰呢。

 

幸好這間托兒所是蓋在離社區大約三分鐘的路程左右,雖然學費不高甚至便宜到懷疑這所是不是買賣人口的地方,幸好,從開幕至今尚未發生過一件事情才平息其他人的攸攸之口。

 

然而今年的招收,卻比以往還要熱鬧很多,讓老師們東奔西跑,連招收日期時間還沒結束卻提早將招生的布條收下,就算有其他小孩想要就讀,老師們也只能雙手合掌對著家長說生抱歉。

 

比起其他托兒所,這家算是托兒所界的寵兒吧。

 

 

一台蘋果綠的小型轎車停在托兒所前面,一位貌美年輕的婦人從駕駛者那裡將車門打開,穿著一身改良的湖水綠的旗袍,將她窈窕身段完全勾勒出來;繞過車頭停在副駕駛車邊,將車門打開;穿著米色蘇格蘭衣服搭著卡其色的小短褲,一手牽著婦人的手、一手則是將一本繪畫書緊緊拿著,一大一小牽著手走到托兒所前面,婦人禮貌的問起老師「不好意思,我是毛利家的人;今天接到通知單說是要來註冊的。」

 

老師A一聽到是註冊連忙的說「對不起歐,目前人滿了,要稍等一下;抱歉請跟我來這裡邊休息稍座。」

 

 

婦人一聽到可能要等上許久,盤算下自己的時間確定不夠,蹲下身低聲說「元就,媽媽還有事情,剩下的你自己一個人可以嗎?」

 

「可以的。媽媽妳去吧,元就自己來就好了。」沒帶絲毫的暖意說著,也不看母親一眼就低著頭開始翻開自己帶的繪畫本。

 

見狀,婦人起身走向小轎車,開車門、關上而徜徉離去完全不理會留下的那人寂寞。

 

聽到車聲發動聲音,元就抬頭就是看到母親開得轎車從自己眼前離去,獨留自己在這。

 

沒關係的,反正習慣了。

 

習慣了寂寞、習慣了自己一人、習慣了……

 

其實想要依賴卻無法說出口,只能寄託在書本上尋求可望解悶。

 

「喲~小鬼一個人阿?你父母呢?」爽朗大剌剌的聲音從上方傳來,元就不得不抬頭仰望,看見全身穿得很花俏卻不失獨特風格,一頭白髮還抹了髮膠向後固定住、左眼用著眼罩遮起來,而對方好像、似乎再跟自己對話。

 

「我嗎。」疑問的字句、語氣卻是句號結尾,元就闔起繪畫本乖乖的說「媽媽剛離開不久,請問輪到我能註冊沒?還有我不是小鬼,我叫毛利元就,大葛格。」

 

「哈哈哈~好有趣的小孩,我叫長曾我部元親,或者你要叫我元親老師也可以拉。來,帶你去註冊那邊。」

 

長曾我部元親笑著伸出右手到元就面前,沒有遲疑的就直接將自己的左手給前面笑得很白痴很燦爛的人面前「麻煩你了!元親老師。」

 

大手牽著小手,元就那瞬間感到有一陣暖暖的溫度從掌心傳來,一種想依賴的。

 

「乾脆不要叫我老師了,不然你就直接叫我元親好了。」不喜歡元就這樣叫著他,好像自己很白痴一樣,努力扯出笑容跟旁邊的元就說著這裡的事情,元就抱著繪畫本聽著在牽他的那人訴說這裡的事情,偶爾會回應下。

 

一大一小慢慢走到樓梯,元就看著長長的樓梯然後說「不會要從這邊走上去吧?」會腳酸跟累死。

 

長曾我部正要解釋時候,身後突然出了聲讓元親跟元就嚇了一跳,「Hey死白毛的,你有沒有看到我的Honey阿?」

 

白毛…?元就歪著頭想著白毛是說誰,還沒想出來時候長曾我部卻突然吼了吼「誰是白毛阿!伊達小朋友,還有幸村應該是在準備點心吧。」

 

嘻嘻…原來帶著我的老師綽號叫白毛阿。元就暗暗記下來,順便看著跟自己年齡差不多的孩子,他,一頭黑髮、跟老師一樣都是獨眼,只是老師是左眼他則是右眼,五官跟氣勢則是表現出『狂妄』,還說一口挺溜得英文。

 

不知為何,就是無法對他產生友好的想法念頭。

 

長曾我部舉起手假裝要打沒大沒小的伊達時候,一道人影快速衝過來,完美的立即跪下磕頭「請長曾我部老師手下留情,少主他只是小孩子千萬不要計較,如果要罰就我小十郎就好。」

 

在一旁的元就看到不禁訝異著,這裡到底是什麼樣的托兒所阿。

 

還來不及消化眼前,下一秒感覺自己騰空雙手還是緊抱著繪畫本,雙眼睜大看抱自己起來的人,懦懦的說「那個…為什麼要抱我起來?」

 

先是楞了楞,長曾我部一臉豪邁的說「因為,牽著你還要注意一些小細節;直接抱著你走更快也更省時間。」

 

「…」收回前言,元就對長曾我部好感稍微降低一些些。

 

像是想到什麼事,長曾我部左手抱著元就,右手在牛仔褲口袋裡抓摸抓摸,抓摸到自己的要的東西從口袋掏出「給你,雖然不是很值錢的糖果,不過給你這些小孩吃應該綽綽有餘吧;而且說話不要冷冰冰的,給人感覺不是很好,試著微笑說話吧。」

 

「…我會的。」接收過來的糖果,包裝紙上的殘有一絲絲暖暖的溫度,元就小小地手掌將糖果握住,臉上不自覺綻放第一次自己也沒察覺到的笑容,讓長曾我部看了心然怦動,耳稍末端紅得跟鮮血一樣,只是本人還沒察覺到。

 

早上的暖風春吹起一股陽光的味道,陽光的照耀灑遍整各街道、房子、花草樹木;也照耀了一大一小的身影,影子緊緊黏在一起依偎著。

 

看著眼前上演的溫馨畫面,伊達有種完全被忽略的感覺,正想要破壞這種氣氛時候,恰好自己的目標出現;很直接拋下還在沈浸溫馨裡頭的人,小腳快跑去追自己的目標還一邊大喊「幸村Baby~」

 

「呃……我們還是快點去報到吧。」回過神,長曾我部元親抱著元就快步走著,剛剛那氣氛還沒離開自己心底深處。不知為何,他突然捨不得放開這孩子。

 

很久以後才明白那時候是叫做疼愛,唯一、特別的專屬。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