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戰B】傳達

 「決定天下戰爭」,以東軍德川家康為首;西軍則是石田三成。

在美濃國關原地區的戰役揭起了序章。

 

 

這一役,分離與再會、失敗與勝利、失去與得到。

無論誰贏、無論誰敗,終將定局。

 

塵沙飛揚、刀刃碰撞、廝殺聲此起彼落,兩邊兵卒靠著執著意念支撐,即時丟了性命也覺著是光榮的戰死沙場。

 

另一頭,身穿的黃色甲冑的人影從上面俯眼看著下面人馬正面衝鋒陷陣,雙手擱置胸前,看了許久突然看到一到人影在兵卒間快速殺出一條路,你知道是他,你的曾經過的朋友。

他漂亮的轉身半旋揮舞著刀,宛如紫蝶飄舞著,令人著迷;看了看時間好像差不多了,轉身離開踏而更高的地方去。

 

踏著以信念、執著、羈絆的步伐踏上了最終戰役;唯有打敗那位才能我方獲勝。

 

 

遙遠的船隻上,沒有掛著軍幟,佇立著,船艙內光線只透過窗櫺照耀下,影約看到兩道人影。

 

「開始了呢,最後的戰役。」

「…」

 

×

 

戰場上,拿著迴旋利刃殺敵一回頭遠遠地看到離戰區不遠的上方,耀紅身影沒動靜,想要過去一探究竟也無法。

 

敵,不分你我;混戰著。

 

×

 

一旁附近高掛著武田標誌的旗幟,一身火紅的人跪在躺著臨時拼湊出來得草蓆的人,身上蓋著武田標誌的大紅布;奄奄一息。

 

「咿嗚…幸村阿…」很吃力的發出聲音,氣若的聲音傳進跪在一旁的人,「主公大人,撐著點。很快的、很快的大夫就會來了。」雙手緊握成拳,垂直,安慰著。

 

「咳…我、我知道自己,幸村阿…在揮舞一…咳…一次你、你著槍…給…我看…」說太多話而咳了不少聲音的病人,火紅少年低頭地忍住眼眶搖頭「在下目前不能離開您的身邊。」

「咳…就、就當作老…咳…夫……任性…吧…」

低頭看著兩把熾熱的朱槍一左一右發熱般的想要衝上去揮舞衝陣,「嗚…在、在下…」

「去…吧…」之後武田就拜託你了,幸村。

最後未說完的話,躺在草蓆上的人,安祥離開。

 

 

武田信玄,病逝。

 

「主公大人…」握緊的拳頭鬆開,忍住眼淚拿起一旁的蓄勢待發朱槍「就讓在下在一次、在一次為你戰鬥吧。」隨即往戰區衝去,紅蓮之火降臨、宛如戰神一般舞動他著燄槍,在敵方來回回舞著,忍住哀傷揚舞。

 

「旦那……」佐助見了情況卻無法給予安慰,最需要的人並不是他。

 

×

 

霸氣狂傲笑著對在自己身後的人說「小十郎,該是來場Crazy party了。」

「您就大膽去吧,背後有我照顧著。」拔出劍,指著前方「請小心四周。」

OK。目標是,石田三成!」疾奔地衝出去,一路上瘋狂衝,越衝越快。

 

×

 

不參戰的人則是趕山頭上勸阻,停止毫無意義的戰爭;趕在半山腰上時候看見,城塔以燒毀,低喃「來不及了嗎…」,同時另一方向的城塔同樣的也看見了。

「半兵衛,接下來該你了。」轉身離開。

 

×

 

勝利者只能有一方。

 

×

「你來了,還是快呢。」看著敵方,黃衣冑甲男子在帽子底下笑了笑「來吧,我們之間的戰鬥。」

一個眼神、同樣動作,雙方同時出拳,一招定勝負。

 

砰!氣勢爆發、用盡全力;一瞬之間天色轉變,一道雷擊降落,電擊山崖邊的地面,小石散落、地面裂出小小痕跡。

 

「對不起。」

 

倒地,是誰?

 

×

 

!上拋的刀子急速往下掉,插在兩邊武者中間,刀刃的反彈映出不認輸的人以及擔憂之人眼神,「別擔心,我還能挺得住。」拖著疲倦身軀往前走幾步拔出剛被打落下來的劍,小跑步衝過去;只見對方一個迴旋轉身將自己打飛,「伊達政宗,憑你還不夠資格。」收回劍鞘,離開戰事之地往山路方向離去。

被打到在地的人不甘喊著「Shit!」

×

嬌小人影在船隻來回間跳躍著,腳尖著地轉了一圈後雙腳佇立平衡,右手執弓、弓上立即出現三隻箭左手將弓弦拉到底,射出目標的船隻。

「姊姊交待的任務,鶴姬會努力完成的。」一邊射、一邊更換落腳點。

 

 

砰!砰!打掉武器、子彈直接穿透了敵方身軀、槍口上還瀰漫著硝煙,穿著黑色緊身衣、下身則是用皮革將半桔紅色裙襬固定在左腿上隨著風裙尾飄揚著、右腿則是綁著隨身的武器;穿著軍用的直筒靴、睥睨眼神、姣好的唇說「ありがとう。」

 

戰區見見到中後,依然尚未分出勝負。

 

×

島津義弘對上本多忠勝,另一頭的船隻上,站在甲板上遠處觀望戰火的兩人,船隻下卻有人等待時機將與破壞。

 

隱身於不知何處的忍者等待時機。

 

×

 

激烈的戰爭、廝殺已到後聲,諸多參戰的武將也漸漸體力不之;擊倒一名士兵的幸村一個踉蹌倒地,右手緊握朱槍,自己感到身軀對自己發出疲累訊息,但是目前還是不能倒下。咬牙起身,吼了一聲,再次衝進戰區。

 

 

鏘。再次將敵方武將打飛,「我說過了,憑你現在是不可能打敗我。」側著臉,石成三田收回劍鞘,眼中殺意冒出,執著信念準備在一次將伊達政宗給擊殺,抬頭一看,只見站在最高的地方有的最熟悉的人在那裡,有種不詳預感;隨即,直接往那方向跑去。

在一旁的小十郎想要起身卻因剛剛傷得太重無法爬起,伊達政宗被打趴在地眼中淨是滿滿的屈辱與憤怒,吃力往前伸手將心愛得劍拿回。

另一方面,鶴姬還在破壞任務船同時尚未注意到有殺機,發現的時候已為太晚,鶴姬以為自己會死在這裡時候,一抹黑色身影在空中將敵人一一擊殺,俐落的腳踢、持的雙劍、雙腳足點借力用力一跳快速離開,留下幾根黑色羽毛;鶴姬看著救她的人離去,快得就像是沒發生過,要不要小船內的黑色羽毛為證,不然她會覺得這是一場不實際的戰場。

 

 

快速的跳躍、奔跑的來到山頂上;天空烏雲密佈,穿黃色甲冑的人將頭蓋往後一拉,注視著眼前之人。

一語不發立刻拔了刀向前衝去,一到紫色身影往黃色身影衝去,快到刀身可以刺殺對方範圍,只對方一跳,後方一道比紫色身影速度更快將黃色少年帶走。

雙手交叉抱著手臂,眼神堅定注視前方、眼中流露出不捨,他知道要統一天下必須要割捨很多東西、破壞東西,如果信仰是唯一,那麼他的信仰是人民。

眼睜睜看著對方離去,不甘願眼神往那方向看著「家康,總有一天我會親手將你刃誅。」手中的劍握緊,回頭一步一步向前,此時的天空的雷電不停在打、雨不停落下,原本烏雲密佈更加黑暗、深沈的彷彿要將這片吞噬著闇。躺在地上的人在無起身過,三成踩著步伐搖晃的走向前,手中的武器隨之拋下,不敢相信自己追隨的人已逝。

蹲跪的將倒地之人扶起,不敢相信的說「醒醒阿…秀吉大人,醒醒阿……醒醒……」不論怎喚,依舊不醒,三成紅著眼對著天空發出怒吼「阿!!!!!!!!家康,我絕不原諒你阿!!!!!」

 

被家臣帶離的人,雄傲看著此戰最後的勝利。

三成,如果你的信仰是秀吉,只為秀吉大人而戰;那我就是為了人民而戰,即時我們身處不一樣的理念之下,我想對你說的話還是沒變。

 

關原之戰持續了三個多月在小早川秀秋叛變之下,東軍獲得勝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