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政幸】でス トロベリージャム

 Chapter 01 

 

陽光才露出小小身影,清晨大家還在做甜美的夢,一抹身影在廚房進進出出的弄早點、穿著不自在的白色圍裙邊與肩帶纕有蕾絲邊、在餐桌上擺放了對杯紅色與藍色個據一方,不同的是紅色杯內是甜甜的牛奶、藍色杯子則是苦苦的咖啡,中間擺放著草莓果醬和塗抹刀和剛烤好得幾片吐司,稍微看了掛在牆上的時鐘,七點四十五分。走進廚房將圍裙脫下並掛上,神情有點猶豫著要不要敲門叫同居人起床,可是一想到吃早餐可以看到對方那一臉苦惱的神情時候溫柔的笑了,走到門前,笑著開門卻意外看到他還在貪睡,一旁被他設定好的鬧鐘很準時叫人起床,但是那鬧鐘鈴聲讓你紅著臉快步走過將它關掉。

臉頰上紅潮稍微的退了些但是你的羞怯還在,看著還在睡得那人,不禁想起他們的感情就像草莓果醬一樣,酸酸甜甜的、也許甜的成份比酸的還要多上很多。

 

你知道其實他是不愛吃甜食,卻為了你開始在家中擺放你的最愛、接受你的最愛。

 

 

 

Chapte 02 

 

你開始的觀察他睡顏模樣,真的很孩子氣,長長的睫毛貼在眼腄下、右臉頰將黑髮壓住只露出左邊的臉頰,脖頸以下蓋著藍色被子。也許是看著太入迷沒有注意到躺在床上的人偷偷笑了笑然後來個伸手將你拉近他的床上,並且抱住。

你感到額頭一陣溫熱而你臉上開始紅了來,也許是他剛睡醒吧,比平常還要低醇的聲線還要稍微低了一些對著你說「Good morning,幸村。

你想你現在整個臉是紅透透了,說起話來更是講得不好「政、政宗殿……早……」噢,你想這種叫床方式來個幾次你大概準備要看醫院了吧。

HA!我不介意你這樣方式叫我起床噢,幸村寶貝。」此時的你才發現你的制服並沒有扣好而且身體整個被他看光了,當然你也發現你的同居人習慣半裸睡,紅著臉「破、破廉恥阿!!!!!」一手摀住被親過得額頭、一手對著他左右搖擺。

過了一會你才想起餐桌上擺放的早餐,臉上的紅潮尚未退去低著頭說「政宗殿,早餐那個、個我準備好了。」

下一秒你感到身體騰空起來,驚訝抬頭看著他將你丟出房門外「給我十分鐘。」

你笑了笑「是。」

 

其實你知道你根本無法離開他了,他的溫柔總是讓你沈溺淪陷。

對他的愛又增加了一些些。

 

 

Chapter 03

 

餐桌上的早餐早已失去溫熱的溫度,你再次將它們溫熱一次擺放著,坐著等待一起共用早餐。牆上的時鐘長針早過了十分鐘,你決定再次去他房間門,停下腳步、手輕握著門把思考著要不要進去再次叫醒他,因為上次也是做了同樣的事情,看看吧。輕握門把改成向右一轉將門打開,果不其然的看到他又躺在床上,你將警戒心提高一步一步向前走去,他裝睡成份太高了讓你不得不警備著深怕一不注意又被當作餐前運動。離他約略三步左右,輕喚「政宗殿、政宗殿,起床了。」沒反應?!真的睡了?在一步向前去,突然躺在床上的人起身準備要抱住你,幸好你早有防備在他起身時候就轉身往房外方向跑,對方也稍微楞了下隨即往幸村離去方向跑去,一前一後在客廳奔跑著,就像貓抓老鼠一樣追逐著。

 

 

Chapter 04

 

會跟他交往進而同居這是你沒有想到的事情,但是你卻想不到就這樣淪陷了。

明明沒有任何交集的兩人,只是因為一場意外將他們綁在一起,有時候你在想如果沒有那場意外你們會不會有所交集呢?

 

「呐、政宗殿,你是喜歡我哪裡阿?」坐在後座享受被載,雙手還抱著伊達政宗的腰,臉輕輕靠著背問著。

很享受這樣的時光,伊達政宗在幸村看不到情形下溫柔笑的說「對你,是一見鍾情。」

「少來了…政宗殿最愛欺負我了。說真的拉。」不滿意這種回答,你將臉從對方的背上起來做起鬼臉。

對方大概也知道此時的你表情怎樣,無奈的說「感覺吧,在遇見你時候,一種直覺跟我說就是你了。」

「唔……越來越假了拉,政宗殿。」

「哈哈,我說的是真的阿。」

「我…我才不信。」違心的說,臉上好像又開始紅了起來。

不想承認自己跟對方也是一樣的感覺,就像是上一世有什麼遺憾沒有完成般的來到這一世然後相遇,當然這種奇怪論調你才不信時候,偏偏就那麼剛好,他出現了。

也很剛好在那時間點上相遇進而交往,在交往後第三個禮拜,他對著你說「我們,同居吧!幸村。」

演變到現況,回想當時情況你還是忍不住笑出聲讓前方的人疑惑著「笑什麼?幸村寶貝。」

漾著笑,「笑著你那時候說要跟我同居慘況阿。」

「噢!別再回想了,我超丟臉的。」

 

「吶,政宗殿…」

「嗯?」

「假如有一天我們不幸死了,投胎了,你還會想著找我嗎?」

「當然!」

「真堅定語氣阿。」

「那是因為,我的心滿滿都是你阿,即時你改變了容顏、聲音,你的本質還是不會變的,所以我很有把握!」

 

就算改變了容顏、聲音,你的本質還是一樣霸道阿。

 

 

「吶、我今天有跟你說嗎?」

「?」

「我喜歡你,政宗。」

 

 

FIN

 

番外

片倉小十郎

副標題:褓姆的辛酸誰人知

這邊的「你」是為小十郎觀點~(靠太晚說了拉)

 

Chapter 01

 

嘟嘟的鈴聲,讓正在工作的片倉小十郎疑惑的拿起手機一看,是主子傳來的簡訊,按了開啟訊息,裡面內容簡短的說『今天,幸村Honey同意要跟我交往欸。』你放下心的回傳『恭喜!』

突然你有種感慨,一手拉拔起來的孩子長大了、戀愛了,內心充滿不捨。

 

過了三個禮拜之後,你又接到主子傳來的簡訊,按了開啟裡面內容跟上次一樣簡短『幸村Honey同意要跟我同居,太棒了。小十郎你以後就不用來幫我了。

等等!同居!!!!!

這種事竟然沒有先經過我同意擅自決定,對方家人呢?!同意了嗎?!他是哪裡出了錯,是他沒有把主子教好嗎?還是學校的同學帶壞他了,不行!他一定要好好問個清楚,看了手機上的簡訊內容,小十郎遲遲無法回信給主子,內心交戰。

就這樣過了很久很久之後,每當片倉小十郎回想時候總是懊悔不已,沒有在第一時間回傳給主子不行的訊息。

 

當他第一次看到他家主子將他口中的寶貝帶回來時候,他感受到敵意的視線,順著那視線過去看到褐色頭髮用著橡皮筋綁著、穿著黃色迷彩服、眼中帶的敵意。

「小十郎,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我老婆,真田幸村;旁邊是不重要的配角。」說完還不忘在幸村臉頰上偷親。

等等!主子你什麼時候跟對方結婚了,還不通知我。阿阿…對方的保護人又在瞪著我了。

小十郎苦惱著,想不出辦法讓對方保護人同意讓對方歡喜嫁出去;我們開心迎娶進門阿。

「我說,獨眼龍旦那你直接放棄我家旦那不就好了嗎?結婚!我看是我們家旦那娶你比較實在吧。」說完還不忘的將幸村從伊達政宗的懷抱裡拉出然後以自己身體擋住,儼然的母雞在保護小雞,老鷹是自家主子。感覺胃開始有點抽痛了,但是身為主子的監護人兼保護人還是要出來替主子說幾句美言「那、那個…」

「什麼拉?老子已經很不爽了,你還要說什麼阿。」猿飛佐助表情、臉上很明顯的說『老子不爽中』。

「我想說,我們家政宗少爺何時娶了你們家的幸村小姐。」這開頭應該不錯吧,怎麼大家一副驚嚇看著我,而當事人則是一呈現石化狀態。

「小十郎,幸村親親是男的。」伊達政宗邊說邊把幸村拉過來緊緊抱著,下顎靠在幸村肩膀上,雙手則是環著幸村的腰。

片倉小十郎用著食指指著真田幸村大喊「男、男的!!!!!!!」隨後很戲劇般的昏了過去。

 

Chapter 02

 

『小十郎,跟你說歐,我交到新朋友了。』莫約五、六歲的孩子一臉天真撲往這邊,臉上藏不住喜悅,迫不期待與自己分享。

時間稍微拉長些。

『小十郎,我、我遇到這生最愛的人,怎辦,我好緊張。』穿著一身明星國中制服的少年,紅著臉問著自己,青少年的羞澀、膽怯。

時間在稍微拉長一些些。

『小十郎,他答應我要跟我交往了。』、『小十郎,我們同居了。』

最後的景象,『小十郎,我結婚了。祝賀我吧!』

「不!!!!我不同意阿!!!!!」一手向上伸出卻抓不到任何東西、一手拉著被子氣喘吁吁的,「是夢阿……」

「那、那個…片倉殿,你有好一些了嗎?」清澈帶點稚嫩的聲音問著自己,當他回頭時候,也許繼續昏睡會比較好。

誰來告訴他,他辛苦拉拔長大孩子怎會娶了一位男媳婦回來呢,是教育出錯嗎?還是教到無方呢?

真田幸村看著片倉的表情,臉上淨是受傷一樣,自己則是跪坐一旁靜靜等待,宛如媳婦在等公公下一個指令一樣。

你看著幸村乖巧的坐在一邊,怎麼想都是自己家的孩子主動去招惹的,嘆了口氣「腳麻了吧,不用這麼約束自己,放輕鬆。」

「那在下就不客氣了。」只見他將屁股往旁邊挪坐、雙腳則是併攏稍稍彎曲些;露出的腳裸顏色有點紅紅的,估計是剛跪坐跪久造成的。你將被子拉開後起身往小櫃子走去,打開第一格抽屜拿出白色小罐子然後轉身往真田方向走了兩三步蹲下,「這是按摩腳的藥品,很好用的。」將它打開,用食指稍微挖了一些些像是葡萄果凍般顏色的膏狀、輕輕抹在真田幸村腳裸附近,幫他按摩腳裸,涼涼的、溫和的感覺,讓真田幸村不禁稍微往後仰了頭、雙眼閉上享受著。

 

 

Chapter 03

 

「幸村親親,我好想你歐。」拉開日式門,伊達政宗一副癡漢模樣正要趴上去時候,左眼看到他的幸村半躺坐著,雙腳的腳裸則是靠在片倉小十郎的右手掌上、左手掌則是在按摩腳底。

過了約略一分鐘,伊達政宗才想起自家的親親被吃豆腐了,「阿!!!!小、小十郎你……你怎可以吃我家親愛的幸村豆腐,要吃也是我在吃的。把你的手放開阿!!」一副妻子外遇被丈夫抓到那種憤怒,看著片倉小十郎。

「政宗殿…片倉殿他只是……」在一旁的真田幸村想要出聲替片倉解圍卻被伊達政宗那哀怨的臉愣住,活脫脫就像妻子幽會被丈夫抓到後那種哀怨。

「幸村親親,難道…難道我每天晚上不能滿足你嗎?」伊達政宗哀怨眼神與神情靠近真田幸村,讓真田幸村臉上紅了起來些。

「破、破廉恥,這裡還有片倉殿在……怎麼可以說出這、這麼露骨的話拉。」雙手抵抗伊達政宗的胸膛,雙腳從片倉小十郎手掌下移開,對著片倉小十郎投了一個歉意的眼神。

「寶貝!你怎麼可以趁機對別人拋媚眼。」伊達政宗的癡漢模式持續升級著,而且直接把身為他的監護人兼管家自動降級為別人,搞不好下次連路人都出現了也不一定。

聽著自家主子對他說的話,片倉小十郎又感到一陣胃痛了,他想他必須要掛個診而且是一個禮拜看六天的診。

「在下、在下才沒有拋媚眼拉,政宗殿你這破廉恥阿!!!」臉紅的真田幸村直接一全打在伊達政宗的左臉上,起身逃離。

看著被打到在地的主子,你此刻才承認,你一手拉拔的孩子長大了、開始他的生活了,在你欣慰同時,另一位保護者則是還沒放棄。

 

最後,當你想起時候問了真田幸村,「你們是什麼時候結婚?」至少也讓我知道也不會怎樣,認就認了吧,反正這媳婦他是越看越滿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