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政幸】珍珠紅


 思念的顏色,我想你一輩子也不知道吧…

 

偌大冰冷的客廳裡,電視螢幕上播放著廣告,將室內溫度調成十幾度吹。雙瞳一直盯著桌上那手機的螢幕,每當亮起螢幕跟鈴聲,總是充滿期待,可每每失望。

一堆的廣告簡訊,讓你心情越來越煩躁,好幾次撥他的手機號碼總是,轉到語音信箱;傳簡訊總是傳了無回,總是安慰著自己,他很忙、很辛苦的,只是忘了他臨行前對予的承諾。不死心的你總是每天重複撥打、傳簡訊給他,期盼他能偶爾回一下電或是簡訊,每次都沒有,甚至連約好的地點都要臨時取消,不然就是放自己爽約,沒有一次作到屬於的約會。

  然後電視上播放有一則讓你從手機轉移到電視上,眼瞳映著電視上的字幕,讓你的心瞬間如同客廳的冰冷、刺痛。勾勒起苦笑,本該想到的,為什麼還要自欺欺人呢,醒了、落幕了,拿起桌上的手機,撥打是很久很久沒打過去的對方,將手機貼在耳朵上,那頭傳來嘟嘟的鈴聲,沒多久接起,爽朗的語氣:「喂,我是猿飛,請問是哪位?」

也許是太久沒聽到熟人的聲音,眼眶紅了起來,無聲的眼淚熱熱流下,帶著微微鼻音回「佐助,是我…幸村…」

「旦那!你怎麼了?是不是那蠢獨眼又欺負你?」聽著對方依然關心自己近況,幸村將想大哭的衝動忍住,接著開口說「佐助,接下來的事情我想拜託你……」也許一開始就不該朝這樣發展下去的,一時的衝動換來這次教訓挺划算的,與佐助通玩電話後,抑制的眼淚崩潰的哭出來。

哭過以後、離開這裡以後,再也不會有任何關係了。

眼眶紅紅、淚水模糊視影看隔著螢幕上那個男人,與他曾經有的歡笑、吵鬧那些回憶,無聲對著螢幕上說「再見了,政宗。」讓自己依戀的人,讓自己嚐到愛情的各種滋味的人…

 

 冰冷的客廳,宛如自己的處境,空間的偌大就像一座囚籠將自己困住。

當思念再也無法傳遞、當難過無助流下的淚水,最後我們終點是否該停止予這裡就好?

關掉冷氣,躺在沙發上入眠。

 

翌日,幸村只將一開始帶來的衣服塞進大包包裡,至於對方買得自己的則是靜靜躺著衣櫃裡,床上的棉被也折好放齊,手指輕輕滑過地方有溫熱的溫度,看著相框裡的照片,與他合影那時候自己,嗤笑了起來,笑著自己那時候太蠢了,非要受傷才懂著保護,那要受幾次傷才懂?

外套口袋內傳來鈴聲,你伸去將手機拿出來,來電顯示依然不是你想他,而是你的青梅竹馬,猿飛。

食指輕壓通話的圖示,放在耳邊「旦那,你好了嗎?」傳來的問候,你笑著「嗯,好了。」

「那我過去接你摟,不要亂跑。」

「我才不會亂跑呢。」結束通話,幸村對著手機做了鬼臉然後再把手機塞進口袋, 拎起大包包,幸村將這間屬於他們回憶再看一眼,然後這間房子的鑰匙靜放在桌上,順便壓著寫好了紙條,轉身離開,當門關起那瞬間也將自己的心也一併關上。

 

若思念變成苦痛,那不如放手離開的好。

 

  當幸村走到樓下時候,看到一台綠色的小轎車,伸起右手左右揮舞著,當小綠車靠近時候,副駕駛窗降下,車內的人將身子挪近,仰頭看著外頭「旦那,你還好吧?」

幸村笑笑回應「還好,我拜託你的事都好了吧?」只見車內人朝著自己點點頭,揚起的笑更大,握著後車門把打開,將自己塞進後座,關上車門。「麻煩你了,佐助。」

再把身子挪回駕駛者座,佐助將車子緩緩開駛,在紅綠燈時候停下,隨口一問「旦那,不跟他說好嗎?」還很順便將副駕駛座位上的牛皮袋向後丟給幸村,幸村拿到也不開直接塞進大包包裡,瞬時間沉默著。良久,幸村看著後照鏡,凝視駕駛者神情,「果然…還是太勉強了嗎?」這時候紅燈跳回綠燈,佐助在把車子發動,「不,你有想到之後的嗎?」佐助一邊開著他的小綠車,一邊問著坐在後做的幸村,雖說別人家務事不要管,可是這次的事情說什麼也要管。

 

將視線往車外的風景看去,幸村沒頭沒尾蹦出「沒問題的,佐助。」沒問題的,只要經過一段時間就會好的。

「但願。」明白幸村的話語,佐助無奈的嘆氣,雖說當初自己也沒有馬上反對也沒有同意,讓旦那跟獨眼在一起,才過了幾年而已,對方漸漸變成當紅的歌手時候,也漸漸的開始沒有注意到一些小細節,最後的最後變成這樣,只能說天意捉弄。

 

  車子停靠在機場專用停車位時候,幸村握著車把說「不要跟任何人說,包括…包括…父親跟哥哥,好嗎?佐助。」

「好拉,你就快點去吧。剩下的我會替你完成的。」聽到車門打開然後關上,佐助趴在方向盤低語「唉…這樣做,真的沒問題嗎?」回想起昨晚幸村在電話中拜託的事情,佐助半憂往幸村離去方向看去,「多保重阿,旦那。」隨後將車子開駛反方向去。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