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政幸】月

 
  「好美的月圓。」抬頭仰望夜空繁星,而皎潔白圓的月充滿銀白柔和光芒、輝映再湖水旁,粼波潺潺流動著。

  幾乎被月色蠱惑,坐在柔軟暗綠色草原上,將雙手向上然後雙掌一握成拳,「呵呵……」低吟笑著。草皮上多了一壺清酒與兩個小碟盤;碟盤內盛裝清酒,一個喝光、一個則是盛六、七分左右。
撇頭看見身旁之人,皺著眉說「村…幸村,你喝醉了吧。」聽聞,一樣轉身看著對方,然後收回雙手,轉身撲倒旁人,再月夜下看著半醉之人那微醺模樣,朦朧的神情、因喝醉而產生的淡玫瑰色臉龐再月光下顯著更加嬌媚。暗中抽氣著那突然一瞬的慾望,一個翻轉立場互換,眼神中的慾望毫不避諱露出,「幸…幸村…」聲線低沉帶著情慾啞聲再耳廓輕囓細語對方名字,像個惡魔般的綺麗邀約「可以吧?幸村。」

只見對方朝著上頭微笑手臂自然勾起對方脖頸、頭微側露出笑靨「以…是…政、政宗…殿…就、就可以…」話未完,就直接醉暈過去。
讓已經勾起情慾之人哭笑不得,最後低頭輕吻早已醉暈不醒的心愛人脖頸,留下淡玫色痕跡。
撇頭看著那小碟盤內約五、六分的酒,沒記錯這是第一杯……再回來看著酒醉之人,然後用著公主抱姿勢將他抱起帶回邸府。


 
 
月色朦朧,蠱惑著誰。


 
 
  吸著菸草,仰頭望著月色,一手托著煙管、一手則是擺放到膝上,吐著煙;煙中糊了月又散開,「今夜的月還真迷人阿…」一想起再湖水旁觀看月夜啜飲小酌,再跳到那蠱誘情慾的畫面,一股湧起的情慾霎時湧出,齒緊咬著煙管頭煙管則是緊緊握緊,原本擺放在膝上手掌也握成拳就是不想打擾那人的睡顏。大口的吸進菸草味,由於吸的太用力而嗆到「咳……咳咳…」突然地背部被一隻手輕拍另一隻則是輕壓自己的胸前,呆楞說「你醒了阿…」後者聽了回答對方「嗯…剛醒就看到難受的…」語未落下,突然來的一個騰空瞬間就明白了,羞赧的臉縮進對方胸膛,身上傳來的微淡煙味「…又抽煙了阿…」
「不喜歡?那我戒掉。」眼中帶著濃厚情慾又添加寵溺,把幸村安置再自己的床鋪上,身體也壓在幸村身上,透著月光看著。
 
瞬間,真田幸村被因對方臉上被月色探照側臉加上那眼神,霎那,被迷蠱住。雙手不自覺勾勒著將自己的雙唇貼上,「不…只是…在下認為政宗殿有心煩之事而已…」視線轉移不敢直視,臉上卻是緋紅一片。

「卻是有心煩吶…」揚起頗耐人尋味的笑容,幸村再度把視線轉回「那麼…政宗殿是有什麼心煩之事?或許,在下可以為你分擔一些些。」

伊達政宗直接吻著真田幸村,細綿溫柔親吻著,「可以嗎?」儘管身體早已發出警訊,卻不想傷害珍貴之人,忍著早已叫囂的情慾,低沙醇啞的問著。
見對方沒有回應,伊達政宗笑笑摸著幸村的頭髮「早點睡吧。」強忍著那慾望,準備起身時候冷不防被真田幸村一逕推倒,「幸村,你在搞什麼…」正要唸幸村,意外看到顫抖的雙手正拉著自幾的衣襟,幸村整個人跪趴在伊達政宗身上「沒…沒關係的。是政宗殿就沒關係…」從這角度伊達政宗可以看到幸村那後頸染上玫瑰色,耳廓至耳尖呈現如同他平常穿得服飾一樣,赤紅。

  「怕就不要勉強自己。」拉開距離,伊達政宗再次起身離開房間,衣角卻被幸村拉著,不讓伊達政宗離開,低頭小吼「怕…在下怕自己渴求著政宗殿下,是否會讓政宗殿下覺得很可笑呢?
」羞赧遲遲不敢將視線往上看著。
伊達政宗蹲下抱著幸村,「不…有你的回答,今夜…我不會留情的…」視線對上、互相接吻,莞笑。
 


    *我是分隔線,看到這裡是甜的;在往下就是悲的。 確定好就繼續吧。*



 
酸痛。整個身體發出了這個訊息,掀開疲略眼皮,動了動酸麻的手臂輕輕滑上,手臂傳來溫熱溫度,嘴角兩邊上揚。
憶起昨晚之事,幸村雖全身酸痛但是卻感到一絲絲幸福感,就算從此之後走上不同道路,至少與他還有昨日的那些回憶存在,自己知道這種感情世俗不能苟同的,但是曾經證明的會在回憶裡存著。


 
 
莫被月色蠱惑而被誘惑,忘了是誰說得。


 
 
「旦那、旦那…」猿飛佐助一臉受不了得表情看著自家主人坐在走廊上發呆,儘管呼喊了很多次,依舊沒回應。
心裏明白主子發呆是想著那人,雖然沒有頹廢但也快極限了吧。在這樣下去,身體首先會負荷不堪,一想到如此,猿飛佐助也只好走過去準備將幸村抱起。
「佐助,你看!今晚的月夜很美。」幸村在佐助過來之前便開口,「就像那夜……」眼睫垂下,不讓身邊的親近之人看見此刻的脆弱。
猿飛知道幸村說的是什麼,但是當初以自己立場卻不能說什麼,只能默默靜候等候。「旦那,楓大了,該進屋了。」
 
好似沒聽猿飛的叮嚀,幸村依舊仰望著月夜「莫被月色誘惑,被誘惑了只能……」一手捏著書信,一手捧著早已涼掉的茶杯。
早已知道的結局,為何還是令人般疼痛不已。
輕聲唸起「朦朧的月,莫被蠱惑。被蠱惑了就逃不開了……」將視線慢慢轉移手上的書信,眼眶底下那小小浮腫,「佐助,今晚過了之後,我會振作的。」
 
  欲言又止看著幸村,佐助無奈的說「今晚,好好發洩吧。旦那。」
「謝謝…」然後繼續看著月夜,輕聲念起「好想你…真的、真的好想你…政宗殿…」卻不能在一起,抱歉。
 
 
月夜那方,那人望著月飲酒,「村…幸村,我好想你。知道嗎…」無法在一起,有時候會厭惡自己是一國君主分身。
「莫被月色誘惑,不然……」帶著幾分醉意望月夜天邊,伊達政宗眼眸哀傷注視「吶、不知道是否與他正在仰望這月夜…?」曾經被蠱惑的月。



*後記:
原本是想打甜的當作我生日禮物,不要問為什麼後來的走向。
然後,依舊還在修羅中的稿子獄中。
我好想快點寫政幸阿!!(抱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