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政幸】白玫瑰珍珠


路上佈滿了模稜兩可的選擇題,選擇答案只能選一個,那麼…

 

搭上了往加拿大的飛航,真田幸村在等候室等待自己的航機班次,輕閉眼睛,假寐著。但是閉上眼,腦海自動浮現對方的身影,微睜視線有些模糊看不到前方;耳邊一陣吵雜,往著聲源方向好像是一群粉絲在等待什麼人物事的,突然的一個紙牌上頭字跡令真田幸村頓時清醒,趕緊著拿著放在旁邊空座未上的報紙,隨便翻著一頁用那一頁將自己身影遮擋著。耳邊豎立聽著自己的班航時間,稍微往右邊偷瞄著。果然當他一出現時候許多站在左右兩邊的粉絲瘋狂尖叫著。唇邊的笑有點澀澀的,等他知道自己早已離開,不知到會不會發飆呢?

「呵。」苦笑著,答案不早就明瞭了嗎。等對方知道時候,大概不知道幾個月了,也許早就把自己給忘了也說不定,真田幸村,你到底還在期盼著那永遠不能可能實現的諾言嗎?

聽到自己的機航的時候,拿起一旁的大背包,背著。往登機方向走去,與他,伊達政宗交錯而過。在走進去時候,真田幸村轉頭看著早已遠去的對方,勾起笑回頭走進登機。然後等著飛機啟航。

 

等你看到了那紙條有什麼感想呢?坐在機艙靠窗前排第三排,窗璃映出真田幸村那側臉,帶著微悲、酸澀的神情離去。後來的事,不想理、不想知,只想遠遠離開、逃開……對於不安的戀情,已經不想挽留了。

放,對誰好? 不放,又對誰好?ㄚ酸澀的神情離去。後來的事,幸村想

 

  飛機啟航,幸村將眼睛閉起輕唸「伊達政宗,再見了。」再也不見、不再相見。

 

 

晴空萬里、卻有種悶煩急躁盤旋胸口,剛從德國回來的伊達政宗,從登機出口走向大廳,一路上許多粉絲不停尖叫、吶喊。原本就很吵雜的大廳內,加上專門等候明星那種粉絲聲音更是瞬間把機場大廳分貝提高到出動保全出來壓制。

伊達政宗一路上都笑笑,可那種莫名奇妙感揮之不去盤繞於心,再加上旁邊還有一位因拍自己的MV而開啟星運的女星一旁喋喋不休甚至再公開場合上勾起自己的手臂,所幸伊達政宗是來者不拒的類型,不然向這樣的動作在於一般人來說,除非是情侶或是家人、朋友,否則正常人應該都會直接丟下置之而不理。

「吶、殿下,今天晚上你有空嗎?我們去酒吧喝一杯吧。」一旁女星用著嬌嗲聲音跟伊達政宗聊天,公然大膽直接邀請,也不怕被稱為殿下的粉絲將自己列入黑單裡,她相信憑著自己那婀娜身材一定能擄獲到。

  伊達政宗只是瞄了瞄對方,一手插著外套口袋一手撥著那略長的右邊瀏海「ok阿。幾點?」不訝異對方神色中抹著欣喜,只是一直環繞內心的奇怪感覺尚未消去。搖搖頭立即振作著,暗笑著自己那總是多心感覺,插著口袋那手抽出,轉向褲子裡的口袋中摸出手機,然後開機。

大約三十秒左右,等手機螢幕上出現畫面時候,看到未接電話90通、180封簡訊,大拇指輕壓往左移,手機螢幕下一秒跳到收信那畫面。發信者都是同一個人,伊達政宗連看都不看直接把那簡訊當作垃圾信件刪除;再度跳回原本的畫面,伊達政宗回撥著。將手機貼近耳殼旁,收到的是很抱歉,您撥的號碼暫停使用。傳來的客製化的清冷回應著你。

「搞什麼…」一臉怒意盯著手上那手機螢幕,有股衝動想要把手上那隻手機狠狠摔再地上,理智一直阻止。

「怎麼了嗎?殿下…?」一旁的女星不明所以看著伊達政宗那臉上突然的暴戾神情,雖然只有短短幾秒,卻讓認識他的人都嚇到。因為從來沒看過這樣的伊達政宗,只有只他親近之人才知道那神情是代表什麼。

  「沒、沒事…我只是有點疲累,抱歉了!妳剛剛邀約我想下一次吧。」馬上換上原本表情,伊達政宗決定先回幾乎快要遺忘的歸屬。

 

切斷的聯繫讓伊達政宗開始感到一種不實的揣測,再把手機螢幕再跳進收信匣,畫面立刻跳出:無信件的字號。當下,伊達政宗有點悔恨前幾秒的自己為什麼太快將未讀信件一次全刪光。

拇指立刻按下另一組號碼,同樣的也是暫時使用的清冷回應;伊達政宗輕聲「嘖。」的一聲,從通訊錄找出自己的管家。然後按下通話鍵,當對方接起時候,伊達政宗只對著那頭說著。結束通話,伊達政宗轉身朝著女星以及粉絲們還有一些路人,微笑的說「不好意思,我有一些私人的事。必須要離開了,抱歉了各位。」回頭,朝著門口方向跑去,留下一群錯愕的人。

 

聯繫中斷的號碼,好像切斷了什麼……

幸村……不停無聲納喊,一種不安溜進來了…

 

中斷,是誰?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