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政幸】櫻花盛開

 Said 真田幸村

 

 

不要離開。說不出口的話,只能帶著笑對著即將離去的男子說「殿下,夜深了,請回吧。」ㄨㄛㄗ

藏在內心的話只能壓抑著。

 

 

 

開始,也是結束。

結束,並不開始。

 

 

花季雖短暫,回憶尤然存在的。從與你遇見那一天起,澎湃不已的心跳、血液加速的沸騰、生死來回的翩然;墜落下來的幸福,有點茫茫不知所措。

『我愛你。』

互相終許承諾,明白這不過是自欺表現,不想放開溫暖的擁抱而已;上田櫻花開了,孤身伊人看著,曾經。

閉著眼,心中默念對方名諱三遍;睜開雙眸,空無一人,忍不住笑「呵哈哈…」悲哀的詠嘆,怨著自己不堅強,為什麼還是在意、無法忘掉對方。

 

如果當初有把那句對著他說會不會變成其他情形……

但是說了就與另一位失約,不想為難;接受了,無理的、沈痛的條件。

 

 

以酒祭花,憑弔逝去的愛。

逝去的凋零,花與葉飄散。

 

「再見了。」

 

上田的天氣依然晴朗,綻放春芽新枝,隔沒幾日收到匿名的信;白紙覆蓋著一株新櫻嫩芽,拿起朝陽光看,「好刺眼…」滑過臉、滴落衣襟領邊,白色被透明渲開小小地痕跡。

 思念很痛,但是會學著忘記也是一種過程,淡了。就不會痛…

開始,是思念。

忘記,是過程。

最終,是忘懷。

 

吶、到現在,還是很愛著、很想念著你阿…

 

 

 

Said 伊達政宗

 

 

「沒有話想要跟我說嗎?幸村。」凜夜燭火,紗紙映著黑影,兩人面對面坐著,無語也無眠之夜。

  「殿下,夜深了。請回吧。」行著跪禮,額頭朝著褟褟米上,陰影覆蓋了真田幸村的表情。

不要離開。多麼想說,但是與那人的約定已約好也只能默默承受下來,縱使無法在相伴也無悔,愛了,也嘗過那幸福的味道;但是道路卻是不容許咨肆毀壞、偏離途徑,君與武將、男與男,就算自己願意背負,那麼子嗣呢…?

不願讓深愛的人為難,沉默的退出。

 

起身。用力將房門大力拉開,腳步重重的踩在木板上;真田幸村緩緩抬起頭看著離去的背影,「對不起…再見了。」

 

 

  未回客房的伊達政宗只是靜靜站在廊的某處看著夜晚那飄落的粉櫻,「嘖。」手掌握成拳、鬆開、在握、在鬆開,反覆著。

痛苦著將眼睛閉上,腦海滿滿都是真田幸村的身影,認真的幸村、帶著滿足笑臉的幸村、臉紅的幸村、悲傷的幸村……

真田幸村、一生認定的宿命敵手卻無法自拔的愛上的人,戰場上那種的死生排回之間那翩然豔紅身影、獨處的那天然純真。

越是與他相處越是深深依戀著,是敵手也是伴侶。曾經是這樣想著。

Damn…」到底什麼原因讓幸村對自己開始產生距離,「幸村…」

在等、伊達政宗知道自己在等真田幸村的回答,一生僅有一次的宣言;在盼、期盼著那微渺希望的宣告。

 

櫻瓣,飄零散落。

散落飄零,曾經。

 

 

奧州

  回到自己的領主,伊達政宗急著找是自己的導師也是心腹,景綱片倉。

「小十郎,我問你,你…你有沒有對幸村說什麼?」隱約察覺到什麼,伊達政宗揣測問著片倉小十郎。

  小十郎雙眸直直看著從小到大的孩子、也是現任當家的伊達政宗,說「我跟他說,殿下馬上要迎娶三春城的城主獨生愛女,請他成全收手。」

  「你這…DamnDamnDamn……」很想揍過去,最終拳頭停在片倉小十郎眼前沒揍下,憤怒的轉身離開充滿不悅的房間。

  小十郎卻在伊達政宗轉身離開前突然叫住「政宗大人,這時候你還想去找真田幸村嗎?」

  拉著房門的手緊緊抓住門扉,「當然!我要去跟他說清楚。」

  「不要胡鬧了!真田他…幸村大人他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不說而已。到現在您還要去傷害他嗎?」

聽到這一番話後,伊達政宗轉過頭看著片倉小十郎「這不關你的事情!少跟幸村說話。」用力的將門拉開、用力關上。獨留片倉在房內,嘆了氣。

 

 

在廊上疾速走著,伊達政宗一心一意念著真田幸村。

 

令人厭惡的一切。全部、全部、全部都令人厭惡到極點。

身為君當然知道,背負著什麼樣的責任,一切他都知道……

唯獨,真田幸村是不能放手。

君與武不能在一起,雖明白,但是不想放手、不能放開的。

子嗣、妻子,一切都得必須按照早已安好得道路邁進,這些他都知道。

元老們的交頭咬舌,難聽得話語、充滿他們期待的話語,他都知道,卻也恨著這身份。

就算這樣、就算這樣,在還沒聽到真田幸村回答前,還可以挽回的。

 

 

Said 政×幸

 

 

當回憶結束後,伊達政宗決定折回真田幸村的房間,執意要答案。打開房門時候,空無一人,只剩下燭火靜謐散發油蕊。

恐慌從腳底蔓延散開,不由得開始找尋,突然想到也許是在那裡。腳步一轉,往庭院最裡面一隅走去,果不其然看到對方蹲在那樹下,臉上欣喜的跑過去,抱住對方。

「幸村…」將頭埋進對方的脖頸,享受對方身上傳來的微熱溫度,不想放手懷中的人,寧願時光能就這樣止住不再邁進。

  「殿下,請放開在下。」背對著,真田幸村用著淡漠語氣,輕脫伊達政宗的懷抱「明日一早,還望殿下請回去。不然,片倉大人會擔心的。」

對於真田幸村的變化,伊達政宗無法忍受對著真田幸村說「你忘了我們之間的承諾嗎?」雙手停在半空中,收回不是、停留也不是,最後訕訕收手。

  「殿下,我並沒忘。我是要來跟您說,『結束吧。』這是我的回答。」真田幸村依舊淡漠回答,不轉身看著伊達政宗。

  「為什麼?為什麼要簡單放掉?」

  「殿下,世事本無常,有很多事並不是你想怎樣就能怎樣的。我只是選擇的最好的回答而已,就是只是這樣。」

 

噠噠───聽著腳步聲離去,真田幸村鬆了一口氣時候,冷不防身後在一次被抱住,身後傳來壓抑的哽噎「世事本無常,這我早就知道。但是我絕對不會忘記,我們之間的回憶。讓我最後一次就這樣靜靜抱著你。」

忍住回頭的衝動,真田幸村看著自己的雙手「謝謝,再見了。」

 

風中吹落的櫻瓣,似雨、似淚。

 

 

不久,新的春季到來。

 

真田幸村看著上田的櫻花,手中握著一株新櫻嫩芽。

據傳來的消息,得知對方迎娶了妻子、隔沒幾個懷了身孕,賀禮是派人送達。

 

 

世事本無常,只是這份思念、這身感情只能在夜深人靜想著。

  「真漂亮呢…這株櫻芽。」

 

吶、看阿。櫻花即將盛開了…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