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三】藍玫物語×番外 

 Lan Mei Park的早晨總是上演的溫馨畫面,難免有時候會有其他事情發生。但是最近的早晨,總是上演著令人不知該說什麼的事情。

 
  最近,早晨時間會傳來真田幸村的慘叫聲,身為褓姆的猿飛佐助則是穿著圍裙、左手拿著湯圴、右手握著苦無,直接衝進自家主人房間大喊「死獨眼,放開我家旦那!我還沒承認之前你不可已對旦那亂來!!」然後看見自家主人將棉被把自己包緊緊的,口中唸唸「好恐怖…德川殿好恐怖……」,但是下一秒看見對方時,佐助石化了。隨後跟上的則是這家代理家長身兼為真田幸村的姨丈石田三成,拿著愛刀衝進來怒喊「伊達政宗,今日就是你的死期!納命來吧。」同樣地下一秒跟猿飛佐助一起石化。

當事人則是,從地板上爬起看見門外的思慕之人,立刻衝了過去「親愛的三成,早安啊。」立刻回神過來的石田三成迅速的將對方打飛出去朝著空中大喊「德川家康,你竟敢染指我可愛的小姪子!斬滅你的時候到了。」回頭對著猿飛佐助說「安慰幸村的工作交給你了!我要去斬了那無恥的禽獸的德川。」

  躲在一旁的伊達政宗則是很無恥的偷溜進去,打算趁寶貝的褓姆還沒發現時候快點把對方帶走,可惜事與願違,在偷溜進去那瞬間,腳下多了一把苦無,抬頭仰望著武器主人,「喂!我是要跟我寶貝一起吃早餐,你跑出來攪什麼啊?」很囂張、很狂妄對著猿飛佐助說著。佐助聳聳肩膀很從容的說「石田旦那有交待,要你不准靠近我家旦那。而且你的前科太多了,加上你跟德川旦那是好朋友,怒我無理。死、獨、眼、龍。」後面末了的稱呼,伊達政宗很明白的對方跟那死白狐狸都是不安好心眼的。
在兩方持續僵持下,一道人影再次往真田幸村房間衝了進來,「幸村,沒事吧!」然後看見佐助一直往牆邊看著,很自然地也順著那視線方向看了過去,不看來好,一看剛澆熄下的火氣又生了起來,右手按著刀柄、看著對方下一步的動作,必要時候連同一起斬滅都不是問題。
 
  伊達政宗心中不停問候對方家長不下百遍,加上那頭白狐狸又回來參一腳,更是一路問候問到底。眼神不時往外瞄著,頭一次如此期盼著那腹黑狸貓的出現。「我說啊,那死白狐…啊!不是,那個,三成姨丈…」
一個眼神很殺、超殺氣的瞪著伊達政宗「誰是你的『三成姨丈』!告訴你,有我在的一天,你就免想近我家大門,不!應該說不准你靠近我可愛、純真的幸村外甥。」言意之下就是『滾吧!你這亂攀親戚的不要臉。』
忍!這是從多次經驗中領悟到的奧義,只要順著對方,應該就沒問題。伊達政宗是這麼想的,但是很顯然他忘記了,石田三成跟猿飛佐助個性是大大不相同;所以用錯方式跟說錯話導致在一次變成流星劃過。
 
  「姨、姨丈……」裹著棉被將自己緊緊包住的真田幸村,一臉快哭看著擋在面前的石田三成,帶著哭音「德川、德川殿下他……」一想到不過前幾分鐘發生的事情,抖了抖。
一聽到頭號敵人,石田三成馬上轉身蹲下看著裹著像糯米團子的真田幸村,嚴肅的臉看到幸村之後馬上露出溫柔表情、伸手摸了摸幸村那蓬鬆的頭髮「乖喲。等姨丈把壞蟲砍死就沒事了。」啊啊…幸村的髮絲真柔順好摸,加上那付快哭表情簡直就像是小狗被主人拋棄一旁的模樣。內心妄想暴走全開;當事人完全不知道情形下還呆呆對著姨丈說「啊…可是砍死要坐牢的,姨丈。」

  「放心!砍的是『壞蟲、壞人』加上姨丈我是警察,沒問題的。」石田三成很理直氣壯對真田幸村這樣說,真田幸村傻呼呼看著石田三成問「所以,德川殿下是壞人囉?」
石田三成點點頭,然後伸手將真田幸村抱著;用臉頰磨蹭幸村的臉頰還露出陶醉的表情「沒錯、沒錯!該死的家康是壞人,幸村不要怕!姨丈會好好保護你。」很直接無視猿飛佐助。
一直安靜看著早晨的變化,猿飛佐助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望著遠方的日出,內心默哀對方三秒後,很認命的朝房內準備將有外甥控之稱的石田三成拉開,在這樣下去,早餐就不用吃了。

 
 
  「喂。我說家康,為什麼你總是搞不掉那隻死狐狸啊?」哀傷的背影,伊達政宗臉上寫滿無奈、傷心、怨恨,眼神之中稍微露出死魚眼,看著天空問著旁邊同樣的表情的人。
  搔搔頭,德川家康一時之間也想不到,最後吶吶的說「三成他啊……他太害羞了,所以這是他表達愛我方式。啊哈哈哈……」
儘管心中無限用著粗話問候對方,伊達政宗似乎忘記了,他的寶貝幸村也是對方的外甥「最好是這樣表達拉,這根本就是要置於人死啊,哪來的愛意?我看是恨意吧。」

  「伊達弟,你就不懂了!沒聽過『打是情、罵是愛』所以三成是表達愛啊。」用著一付過來人口器對伊達政宗說道,德川家康完全忽略石田三成每一次下手的力道一次比一次重、一次比一次狠,還哈哈的對石田三成說『吾愛,你愛我的方式真特別。』完全把對方惡言粗語轉化成甜言蜜語來聽。

  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的伊達政宗只能乾笑回應德川家康「幸好我的親親老婆幸村才不會這樣對我。」完全將對方當作是自己的,伊達政宗用著得意表情看著德川家康。

  「嘖!真不懂浪漫的人,這年頭啊,要像三成一樣才算是理想中的妻子人選啊。強悍中帶點溫柔、端莊中有優雅、手腕嚴厲待人又好,簡直是理想中的理想。」完全將對方當作女神膜拜,德川家康閉上眼想著石田三成然後說出來,還學小女生模樣將雙掌合起緊貼胸口。

  「才不是!那個兇巴巴又不通人情的狐狸哪有你說那麼好,明明就是我的幸村小寶貝才是符合大和撫子!傳統的大和撫子啊。」還不忘拿出照片看著。
呼呼……當初花了不知道幾百萬買到的真田幸村穿著女性和服拍照跟底片,伊達政宗完全忘記手上的照片是花錢買來的,而且買回之後拿去照片館要求照相館老闆將真田幸村那張放大。導致伊達政宗房內滿滿都是真田幸村,連棉被、枕頭以及等身抱枕上都是真田幸村。

  「明明就是我的三成才是最可愛的。」連看伊達政宗手上的照片不看,氣呼呼的說「你沒看過三成穿著浴衣臉上帶著很粉粉的顏色,那模樣真的很誘惑人。」

  「明明就是我的幸村才是最棒的,你沒看過幸村穿的和服臉上佈滿了玫瑰色、眼神迷離,那才是真正的誘惑。」想著想著,感覺人中有點溫熱,伊達政宗趕緊拿出面紙將人中稍微擦一擦。
  「明明就是我的三成。」
  「是我的幸村。」
  「我的。」
  「我的。」
…………
 
 
不遠處的管家,片倉小十郎跟本多忠勝互看對方一眼後,嘆氣。連動作一氣呵成有默契般的一同走向他們所服侍的主人們走去。
彼此共同的心聲,拜託!不要再說一些丟人的話拉。


FIN


沒哩唷。

ヽ(●´∀`●)ノ

還拉! 就這麼想知道還有沒有下文嗎?

好拉,只有一點點ヽ(●´∀`●)ノ
準備好了嗎?
好了就下拉吧。





 
小小劇場:
 
  「姨丈,在下很想知道一件事情。」吃著早餐,真田幸村看著坐在隔壁的石田三成,將心中疑惑提出。
  「什麼事?」還在想晚餐要吃什麼的石田三成被真田幸村一問,放下碗筷看著自家的外甥。
  「就是,姨丈跟德川殿下是什麼時候認識的?」丟出了讓石田三成愣住的問題。
  「……旦那,不要知道會比較好,你會怕。」猿飛佐助涼涼的拋出台階打算讓雖然看不順眼但是好歹也是戰友之人。
  「對……幸村,不要知道會比較好。」石田三成趕緊將話題轉移,企圖讓外甥忘記剛剛的問題。
 


原因: 嘛~其實石田三成跟德川家康認識原因超簡單,因為一張罰單。



FIN

真的沒了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