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約會

 難得起了大早,龔蘅蔚一邊哼著歌一邊洗著晨浴,從浴室走出來,髮稍還滴著水珠,拿起掛在一旁的毛巾擦拭頭髮,在拿起吹風機稍稍吹著。打開衣櫃,從裡面挑出淺藍色的T桖上頭還印有小兔子的圖樣穿上、套上橄欖色的滑板褲,拎起肩包往玄關走去,經過客廳發現哥哥很難得在玩PS3,訝異的說「咦!!!哥哥今天不用上班嗎?」,正在玩PS3玩得很盡興的人,頭也不回的說「是啊!今天放假。」看了現況,龔蘅蔚乾笑的對哥哥說「哥,我要出門大概很晚才回來。晚餐就不用幫我準備了。」只見自家哥哥對著自己揮揮手表示聽到了,聳聳肩膀往大門方向,當門關起那一刻。在客廳玩PS3的人立刻將遊戲片紀錄存檔、關掉。然後把早就準備好的物品拿出,「哼哼…我倒是要看那一個人竟然敢拐我的寶貝弟弟,必要時我可用警察身份威脅對方。」露出不明的笑容跟自言自語,讓走在路上的杜亞襲冷不防打個噴嚏。揉揉鼻頭在看了手腕上的手錶錶針約好時間還有半小時,趕緊加快腳步,他可不想讓屋主先生等待著。

 

  秋冬交替時節,許多百貨公司、精品店紛紛狂出清與打折,約好在某家精品商店前面等著。杜亞襲不時張望著人群、有時低頭看著手錶,好幾次想拿出手機撥打對方手機。這份焦慮等待心情他可不會說著,杜亞襲深深覺得戀愛中的男人總是比較處於笨蛋一方,不過他只為伊人而笨。

當然。絕對不會說自己對那笨小偷一見鍾情的,尤其是第一次留那張惡作劇紙條後。

一想到原本的惡作劇留言演變到曖昧不清字句後,才決定看小偷真面目,豈知一見到對方就陷下去了,一想到那動不動就慌張的表情,杜亞襲馬上用左手摀著嘴忍著笑意,右手則是拿出手機看著時間,離約好時間還有十分鐘,想想要怎樣才能將對方直接拐到床上。就這樣一邊想著一邊等。

 

  「嗚哇-離約好時間快到了。」低頭看著手上的手機,手機螢幕默默顯示現在時間十一點二十分。自己卻站在公車站牌呆站十分鐘,別說公車了,連個計程車身影都不見蹤影。正思考著要不要打電話給對方時候,手機鈴聲剛好響起讓龔蘅蔚差一點將手中的手機丟飛出去,盯著來電顯示,很明顯不是對方打來而是死黨耀星。龔衡蔚決定用跑得跑去約好定地點,在等公車來肯定會瘋掉。雖然用跑得過去也是遲到順便瘋掉,但是總比什麼都不做來的好。接起電話,口氣不是很好的朝對方低吼「幹麼拉?」而對方似乎很習慣自己的無理,另一頭傳來爽朗的笑聲「要不要我載你一程阿?小可愛衡蔚。」

龔衡蔚一驚,皺著眉說「…你在哪裡?」

「在~你後面,大約三公尺左右吧!」龔衡蔚馬上掛掉電話立刻轉頭狠瞪著對方「楊、耀、星你是故意的吧!」被瞪的那一方則是爽朗笑笑看著「吶、需要嗎?」手指比著自己的愛車,笑咪咪看著對方。「請、請麻煩你載我一程……」雖然很想豪邁的說:「不用了!」可是處於劣境下還是裝乖的好。

「嘛…小可愛還不乖乖坐上來,大哥哥好方便載你阿。」故意拍拍後座墊,龔蘅蔚有種想衝過去扁人,實際上卻還是乖乖走去給對方載。

看著對方從後座墊內拿出的粉紅色KITTY貓安全帽,龔蘅蔚從對方手那頂遲遲接不下去,「你…你確定要我戴這頂?!」粉紅色就算了,為什麼圖案是用水鑽下去拼的,水鑽因陽光照耀下反射著閃閃光芒,是女生一定會馬上接過去然後愛不釋手觸摸。可惜他是男的!對於粉紅色沒有多很愛當然也不排斥就是了。

「當然!我只剩這頂了。再拖拖拉拉下去可不能保證遲到喲。」毫不在乎的說,反正遲到又不是自己。

龔蘅蔚心不甘情不願將那頂閃閃發光的粉紅帽戴上,跨上對方的後座,雙手拉著對方的衣角「不要騎太快喲。」

「放心拉!我載人時速都很低的,要送你去哪邊?」楊耀星依然笑意不減的問著。

說了地點之後,龔蘅蔚默默看著沿路上那快速的景象,再一次不禁的想,沒問題嗎?這時速.……稍微將頭探前瞄了一下之後默默開口「你平常最快時速是多少?」

「一百二十。不過今天破例只騎不到一百,怕你會嚇到。」末了小聲的說「而且對方今天休息。」雖然座後方,但是龔蘅蔚還是聽到好友的那小聲的語言。心中汗顏著,騎著這麼快原來是有陰謀的,不過休息跟時速有什麼關聯嗎?想不透的問題,也懶得去猜了,當下就是希望不要遲到。第一次的約會,他不想被屋主先生嘲笑。

 

  當杜亞襲再看一次手腕上的手錶,十一點四十分。很明顯的他的寶貝小偷遲到了,臉上雖然是沒什麼表情,但是拿著手機的那隻手卻開始按著小偷寶貝的手機號碼,眼神中帶一些焦慮。

他可不希望他的小寶貝出事情,眼睛不停死盯著手機螢幕上的撥叫中,緊張的狂亂的心不停亂跳,撥打了一次又一次號碼,卻是一次又一次無人接聽。「該不會出什麼事了吧……」才這麼想,鈴聲突然響了起來,杜亞襲趕緊的按下通話鍵,試圖冷靜的口氣說「親愛的小偷先生,距離我們約好的時間你好像遲到了。」聽著另一頭的小小哀嚎與參雜一些其他人的聲音,心想大概是快到了,便說「到了再打給我吧。小偷先生。」然後按下結束通話鍵。杜亞襲將手機塞回褲子口袋裡,便開始等著他可愛的小偷到來。

 

  「喂、可以騎快一點嗎?我不想讓對方等很久。」龔蘅蔚將手機塞回包包裡後便朝著好友說「還有,不要用那種表情、眼神看著我拉。笨耀星。」

  「只是很好奇對方是誰能讓你通玩電話後,可以讓你的臉整個紅起來。」楊耀星調侃著好友,末了還朝的對方眨眼。

  「…就是上次原本要偷的那家的主人,然後…」龔蘅蔚乖乖將事情報告給好友聽,原本只是單純的紙條留言,漸漸的自己卻開始期待對方會留下什麼回覆、字句。

不得不承認自己對屋主動心了,但是很害怕說出便會破壞現況,所以最後才會異想天開約屋主出來見面。沒想到第一次的主動邀約竟然是自己失約,還讓對方等候。

  「原來是這樣啊……好吧!破例一次,抓緊摟。」聽完好友全部,楊耀星沒頭沒腦的冒出話來,讓龔蘅蔚連準備都來不及準備就橫衝的在街上狂騎,「楊耀星,你這大混蛋啊!!!!!!」怒吼夾帶著引擎聲音加上那速度,瞬間成為注目。一閃的黑色流利線條,快得讓警察也捕捉不到。

  「啊靠!那個死飆車族帶走我弟還飆這麼快,等我抓到就立刻送你一張超大紅單。」騎著藍色重機,龔子珩一邊不停詛咒著對方連油門也不知不覺加快,心中只念著等抓到對方一定要馬上開一張單子送他,完全忘記自己在跟蹤寶貝弟弟。

另一邊的卻是騎的很像是在玩命一樣,彎來彎去的在騎;還差點闖紅燈,坐在後坐的龔蘅蔚心念著再也不給好友載了。雖說是趕時間,但是這種趕法很像是在玩命,不死也剩半條。

  「喔喔~到了。」一個完美的過彎姿勢,黑色機車帥氣的停在人行道路口旁邊。楊耀星脫下安全帽放在腳踏板上,轉頭看著臉色慘白的好友;好心的將安全帽拿下,擱置兩人中間、雙手拍拍好友那蒼白臉頰,「好拉,打電話給你親愛的。我要先閃人了。」

 

  「……你…你是不會等我一下嗎?小氣鬼。」龔蘅蔚氣虛看著一臉精神非常好的好友,像個老人般速度跟動作從好友車上下來,還不忘瞪了一眼,從背包拿出手機、手顫抖的按下電話號碼給對方,虛弱的攤坐在地板上還不忘看一下手中的手機,看著還沒接起時候,龔蘅蔚稍稍仰頭看著好友「…謝謝你載我來,可是不要騎這麼快好嗎…很恐怖的。」

勾起笑,楊耀星揮揮手「下次我會盡量的。」將粉紅色安全帽收進後置廂內,將腳踏上的黑色安全冒戴上對著好友比個讚,發動機車引擎、將油門催到底,放開煞車徜徉而去,快得讓人捕捉不到速度。

  「靠…下次真的不給他載了。」看著好友騎車方式,龔蘅蔚馬上將好友列入拒絕往來,低著頭看著手機上的撥號中,嘆了氣「不知道屋主先生會不會生氣?」才這麼想著,手機傳來溫和的聲音「喂、是可愛的小偷先生嗎?」

龔蘅蔚拿著手機不停顫抖著,連回答都結巴了來「呃…是…我是…」好丟臉。這是龔蘅蔚第一個想法,難得可以跟暗戀已久的屋主先生出來約會得說。

聽到對方那結巴的語氣,那頭的杜亞襲輕笑再次說「那麼,你在哪裡呢?」看了看手腕上的錶針,十二點整,「順便吃中餐。」

突如其來的午餐邀約,龔蘅蔚一時語塞不知跟怎回覆,沉默幾秒;另一頭等不到答覆在一次出聲詢問「小偷先生、小偷先生,在嗎?」龔蘅蔚這時將沉默氣息打破「我、呃…我在…」臉上頓時紅成一片,因為突然的午餐之約讓龔蘅蔚不知所措也無法遲遲決定。

「是不是我的突然午餐之約嚇到你了?小偷先生。」一道溫和嗓音在龔蘅蔚上頭出聲,下意識的將頭仰上,映眼是一名帶著微笑男子,耳際旁邊夾了幾跟髮夾固定住,穿著一套淺灰色蘇格蘭上衣搭上同色系的牛仔褲,一手拿著手機對著龔蘅蔚搖了搖並出聲。

  「呃…你哪位阿?先生。」龔蘅蔚呆楞看著對方搖晃手中的手機,忘記目前自己手機是通話中的狀態,一直到對方將手上手機遞到面前,從對方手機聽到自己聲音,傻呼呼地笑「抱歉…我、我不知道,您是、是屋主先生…」

杜亞襲揮了揮手說「沒關係。畢竟是我沒禮貌在先,還望小偷先生別介意就好。」附上微笑,將龔蘅蔚完全瞬間秒殺。

龔蘅蔚連忙的頭搖手也很順便跟著搖「沒、沒關係…是我…我約你的……還、還有,抱歉…我遲到了…」

  「沒關係。既然雙方都到了,加上現在又是中午時候,不如我們一起吃個午餐當作約會初階。你下意如何呢?小偷先生。」杜亞襲笑咪咪開口邀請,龔蘅蔚覺得這也不錯便點點說「那就麻煩屋主先生了。不過,能稍微等我一下下嗎?我頭有點暈。」才剛說完,龔蘅蔚馬上察覺到自己身子騰空,楞楞看著杜亞襲說「請問…屋主先生你是在作什麼?」

「抱著你去吃中餐阿,小偷先生。餓著肚子對身體不太好喔!尤其你現況來說。」掛著笑,杜亞襲直接用公主式抱法將龔蘅蔚抱起,然後很理直氣壯回答對方。

「太犯規了吧!屋主先生。」臉紅不敢看著,龔蘅蔚將頭轉另一個方向不看對方。臉上紅潮一直持增加,粉嫩粉嫩的邀請,杜亞襲覺著在這樣下去,恐怕還沒約完會就直接將人打包帶回去享用了。

 

另一邊,龔子珩等著紅綠燈,躁急怒瞪著「嘖。這裡紅燈秒數也太扯了吧!在這樣下去,我的寶貝弟弟就會被對方先那樣在這樣,這樣下去不行的,看來只能使出殺手鐧。」由於妄想暴走連帶著整個臉都變色,導致一旁機車騎士與路人都閃避。

打算要硬闖時候從那頭看到一台黑色機車從另一邊騎來然後停在街角轉彎處,往龔子珩方向揮揮手。

好像是沒注意到,停在轉角處的機車騎士將手機拿出,出了一組號碼後在朝著對面龔子珩再次揮揮手外加附註飛吻;看著對面那人動作,不知為何心情莫名其妙的特別愉悅,希望今天友人能夠過著愉快的約會,當然!自己也是。

口袋中傳來震動讓龔子珩不得不先把機車騎到邊邊去,然後掏出,來電顯示的則是一通陌生號碼;按下通話鍵,禮貌性的說「喂,哪位?」但是聽到下一秒聲音,龔子珩馬上往對面方向看,當對方依然對著自己揮手拋飛吻,理智斷裂;結束通話馬上跨上機車然後騎往朝著揮手那人方向騎去,嘰的一聲,停下、脫下安全帽後用食指指著對方,氣呼呼的說「你、你…你為什麼有我手機號碼!?」

「因為…」笑著,在龔子珩耳邊輕唸「秘密。」

龔子珩因對方的舉動馬上紅了臉,一手推開對方、一手摀著耳朵「不、不要臉阿!!!」

「呵呵…」不在意的笑笑,楊耀星隨口問「要不要跟我約會阿?親愛的警察先生。」

「誰要跟你!」一秒拒絕,龔子珩才想起自己的寶貝弟弟跟著這個人離開,回來卻只有他,伸手拉著楊耀星的衣領說「說!我弟弟去哪了?」

「約會。」很乾脆的回答,反而讓龔子珩有點不真實感覺,生氣著再次對楊耀星說「不要鬧了!說,我弟弟人在哪裡?」

「約會。」頓了頓,楊耀星繼續往下說「你弟弟目前跟他朋友約會喲。所以拉,要不我們也一起阿。」

  龔子珩看了楊耀星一眼後,「瘋子。」打算不想理對方,將安全帽帶上、發動引擎準備要離開時候,楊耀星突然說了一句讓龔子珩馬上把安全帽脫下並回頭。

 

×

 

  「呃…來這邊吃午餐,沒問題嗎?屋主先生…」龔蘅蔚看著杜亞襲抱著自己一路走來然後停在看似很高級的店家前。

  「嗯。這家很好吃喔!我常來這邊吃,所以…沒問題的,小偷先生。」杜亞襲一臉溫和笑得說,把龔蘅蔚意思給誤會了。

  「不…我、我是說…」很氣弱的小小反駁,但是雙眼對上杜亞襲那笑臉,龔蘅蔚把到嘴邊的話語給吞下,只好試圖轉另一個話題。「屋、屋主先生,可以請你把我放下來嗎?這姿勢…很為難的。」

「可是抱著你很舒服阿,況且你身體不是還在不舒服狀態中嗎?」絲毫沒有打算放手,杜亞襲還很鎮定走進簡餐店。

 

「歡迎光臨,請問幾位?」店內的服務生用著營業用的術語將杜亞襲跟龔蘅蔚帶入座位區,杜亞襲才將龔蘅蔚放下然後細心拉開椅子,牽著龔蘅蔚的手帶他入座,從容的往龔蘅蔚對面坐下;等他們入座之後服務生在桌上放上目錄,微笑的叮嚀「如果兩位你們選好了,可以按桌上的號碼紐就好了。那麼,請慢慢挑選。」轉身離去繼續工作。

  面對著,龔蘅蔚一直低頭不敢抬頭看著對面那一直笑笑的人,吶吶的說「那個…屋主先生,為什麼你會…答應紙條上…上的…」越說越小聲,頭跟著聲音越垂越低,幾乎快聽不到自己的聲音。

  「嗯?小偷先生你剛說什麼?」不解看著對方,杜亞襲拿起桌上的目錄輕輕拍打龔蘅蔚的頭,「要抬頭挺胸,小偷先生你長得這麼可愛低著頭就很難看到你那容顏了。」燦爛的笑容讓龔蘅蔚在一次臉紅。

慌張拿起桌上的目錄,隨便打開一頁視線不敢看著對面那位,心臟怦怦加快、腦中開始產生混沌錯亂。怎麼可以、怎麼可以犯規啊!!!龔蘅蔚的內心已經開始無限吶喊了,還沒開始正式好好認識對方就會因為對方的不經意動作而感到害羞,這不是平常的自己。

「…偷…小偷先生…小偷先生,你選好了嗎?」嗯?怎麼耳邊音量有點大,將頭轉往旁邊一看,看到杜亞襲那特大的臉,讓龔蘅蔚大大嚇了一跳,手肘不小心碰到水杯發出很大聲音。

  「有沒有怎樣?」杜亞襲眼中滿滿的歉意看著龔蘅蔚,拿起桌上的紙巾更是細心的擦拭龔蘅蔚被水漬潑到地方,這種舉動無疑的龔蘅蔚臉再次紅了起來,說起話來也結巴「沒…沒有…不、不過…都一直…麻煩屋主先生…很、很過意不去…」

聽到龔蘅蔚這種發言,杜亞襲難得維持的笑臉表情那一瞬間露出訝異,隨後再次將習慣的笑臉顯現出來「不會。對象是你,我很樂意這樣做。」

  「咦欸?!」聽到這種回答,龔蘅蔚先是稍微楞了一下,然後整個腦袋轟的一聲,語論無次「說、說這樣的話…也、也不害躁…小……小心我會…會偷…偷走你的心…」

  聽到算是另一種告白話語,杜亞襲先是噗嗤笑出來,然後很正經、嚴肅的看著龔蘅蔚說「小偷先生,你的發言我確實收到了。不過,偷心這回事…」突然將龔蘅蔚拉近自己懷裡,嘴唇靠近對方耳盼「早就被你偷走了。」

  在一次爆炸性宣言,這下子龔蘅蔚真的是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對方了。

  「嚇到你了?不然就當作我一時的惡作劇吧!小偷先生。」杜亞襲看著懷中的人,想了想剛剛動作也許是嚇到對方了,將語調放輕、輕拍對方的背說著。

  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接口,直到服務生在一次服務這邊時候,輕咳著「請問,兩位都選好了餐點了嗎?」

意識到自己在對方懷中,龔蘅蔚羞著臉從對方懷抱中掙脫出,在桌上的目錄中隨便一指「就、就這個。」連圖案、名字都不知道亂選,杜亞襲看看龔蘅蔚選的餐點,搖搖頭;拿起桌上的目錄從新幫龔蘅蔚跟自己點了一份餐點,等待服務生離去後,杜亞襲只是伸出手摸了摸對方頭上的髮絲「抱歉。嚇到你了,如果造成你的困擾的話,請跟我說,好嗎。」

  不知該如何回應對方,龔蘅蔚只能點著頭不敢看著對方,臉上的熱度讓龔蘅蔚遲遲不敢看著對方,直到餐點送來還是沒有抬起頭來看著對方。

 

試圖想打破這奇怪氣氛,龔蘅蔚足了勇氣抬頭看著杜亞襲「屋主先生,為什麼你會答應我的無理要求?」邊吃著送來的餐點,龔蘅蔚將前幾天的疑惑給提出來。

回想起最初到後面,很習慣地在屋主家家中開始整理家務事,然後離開時候留下紙條,直到前幾天再來屋主家時候,看見客廳桌上留下的紙條。

 

我想見你。 屋主

 

可能是被那時候字跡給吸引了吧,竟然也留下那回覆。回想結束後,龔蘅蔚有時候真的深深感到自己的行為再三無力,也許在內心中早就很想知道對方是怎樣的人,事實上跟想像中差很多。不可否認的,屋主先生給人感覺就是好好先生、沒脾氣加上待人溫柔和藹,對於女性就是紳士般的禮儀,完全就是新好男人典範。相形之下,自己卻沒有一個優點能配的上對方,更別說是其他事物,搞不好對方真的純粹跟自己一樣想看看對方長怎樣也不一定。

還在塵浸過往中的龔蘅蔚,杜亞襲看看著對方也沒說什麼,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了起來,打量著對方;略長的髮絲用著紫色束髮綁起、蜜色肌膚配上所穿得淺藍色上衣加橄欖綠的滑板褲將年輕的氣息給襯托出來,以身高來說算是很嬌小體型,但是很符合他的理想。性別不是問題,只是對方個性實在是太可愛了,可愛到自己怕會忍不住化身為惡狼撲上;想給對方留下一個好的印象,但是對方卻一直低的頭,給自己打擊不少的信心。

「唉…」輕到只有自己聽得見的嘆息,杜亞襲感覺信心正一點一滴受挫飛揚,不想太過直接就將人拐回去,可是慢慢來似乎自己信心也正在慢慢流失。

 

  明明就是一頓輕鬆的午餐,偏偏吃得很糟糕,拿起帳單時候;兩人又將錢包拿出互看著帳單上的金額,「那個,屋主先生是我遲到,這頓理當應該由我來付。」說完還把帳單拿起準備往櫃台結帳;杜亞襲嘖是在對方拿起帳時候一手壓住「是我邀你吃午餐的,這頓我來付就好。」帶著不容許微笑,不著痕跡地將帳單拿起來走去櫃台,感到身旁有一陣風吹過;眨眼之間,看到對方早已在櫃台結帳,手中的帳單也跟著對方到櫃台去。

在一次的露出苦笑,杜亞襲深深覺得自己應該放不開對方了,在一些小細節上對方也很貼心的,看著手掌中的口香糖。

結完帳,兩人並肩走出簡餐店後,杜亞襲詢問著旁邊的人「接下來,小偷先生打算去哪裡?」

想了想,龔蘅蔚說「去逛書局好了。」其實是想不到去哪,加上對方的穿著實在很適合去有文學氣質的地方逛逛才對,反看自己穿著很像小孩子般,在旁人眼裡應該就是像大哥哥帶著小弟去遊玩那樣吧。莫名的在意,說不上來的感覺,龔蘅蔚深深感覺自己越來越像小孩子般的想要對方眼裡只有自己而容不下其他人。

  「不。」

意外的回答,龔蘅蔚呆住,杜亞襲還是笑笑「我們,去遊樂園逛逛。我開車。」很順便的牽著起對方的手帶著他往自己停車的方向走去。

 

「等、等等…」龔蘅蔚突然停下腳步,「難道…屋主先生不喜歡去書局?」

  「不是。」在一次回答了對方問題,杜亞襲將沒牽起對方那隻手輕輕拍撫對方臉頰上「因為我感覺小偷先生不太想去書局,所以自己擅自做了其他決定。還是,我又糟蹋了小偷先生的心意?」手指停留在對方的臉頰上,輕笑問著對方。

  「不…呃…」一時之間沒有辦法反駁對方,楞楞地任由對方碰觸,指尖傳來的微微顫慄讓心中漣漪不已,「那、那個我…」龔蘅蔚很想解釋可當看見杜亞襲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吱吱嗚嗚不斷。

明明是很有自信的小偷,對什麼碰上對方就變得容易害羞甚至腦袋也不靈光起來,龔蘅蔚還在自我厭惡當中,沒有注意到杜亞襲將自己帶到停車的地方,直到……喀的一聲。龔蘅蔚才回過神來,「咦?這是什麼情況?」看著眼前一台看似嬌小的轎車,龔蘅蔚真的很呆的蹦出話來,讓杜亞襲哭笑不得。

  「上車吧。小偷先生,我們要去遊樂園玩啊。你忘記了嗎?」保持的紳士風度,杜亞襲溫柔的將龔蘅蔚弄進副駕駛座位上,細心的繫上安全帶,關上車門;繞過車頭前朝著車內人笑在駕駛門打開,做上車、繫好安全帶、將鑰匙插入開啟引擎,調了調車內的溫度,不忘還問著身旁之人,盡可能能表現出溫柔的方式都表達。

一路上車內都很安靜著,聽著車內傾洩出來的音樂,龔蘅蔚將頭側過去看著窗外風景,但是透過窗璃上反照著正在開車的人,龔蘅蔚心思全都在那人身上,連屋主開車都這麼有魅力,如果自己也像屋主先生那樣有魅力的話,會不會屋主先生就會喜歡上我。完全沒注意到開車的那人也是不時偷瞄著自己,就這樣安靜的開著車到遊樂園。

 

×

  「……」看著很奇怪的名稱,龔子珩吞了吞口水,指著招牌說「你確定,我弟弟跟別人在這裡?」

  「對阿。」為了能夠將心儀的對方拐進,不惜欺騙著,當小偷當習慣了說起謊來可以保持原本笑臉不露出破綻。

  原本還很狐疑的眼神,可是看到對方眼中那誠懇眼光,不由得也相信著對方「好吧!我跟你進去。」想了想感覺又太草率,馬上又加了但書,才與對方一同進去。

完全沒注意到對方眼底那一閃而過的陰謀。

 

×

 

  開到目的地,杜亞襲將車子停在旁邊才剛轉頭要詢問便發現對方睡著了,輕輕的將對方繫好得安全帶給弄下,連同自己的也是;輕輕打開車門、走到後車廂將裡面的毛毯取出,再回到車上,將毛毯覆蓋在對方身上。只見對方嚶嚀似乎沒有醒來跡象,杜亞襲才將車子再次緩慢駕駛進去停車場內,也許捨不得吵醒對方吧,杜亞襲就靜靜的看著龔蘅蔚睡顏,外頭的時間也從熾熱陽光慢慢流逝走向日落昏黃,伸出手輕拍著對方臉頰「該醒醒了,小偷先生…」一直重複著直到對方稍微從睡夢中醒來。

揉揉眼,龔蘅蔚帶著睡音問「嗯…怎麼了?」顯然腦袋還在迷糊尚未運轉過來,也忘記自己是在別人車上,還睡的很香。

  「小偷先生,我們到了目的地,所以先在該下車了。」嗓音依然溫和的說,手上也很忙碌著幫對方將毛毯取下、折疊好,放在後車座。

開啟車門,杜亞襲先是下車,同樣地繞過車前朝的車內一樣笑笑後開打副駕駛車門,「剛睡醒很容易跌倒,下車時候要小心點。」

「嗚哇!」只見龔蘅蔚一個不注意差一點要摔下去,杜亞襲很快的將人直接抱在懷裡避免讓對方跌倒。

  「就說要小心點,小偷先生。」關心的問候在龔蘅蔚耳盼說起,若有似無的聲線引起淡淡地漣漪心湖,「嗯…我、我會小心的,謝謝屋主的關心問候。」很努力不想讓對方知道自己目前的心情,很怕一旦說出口了,有一些事情會變得很難處理。

 

兩人從停車場一路走向遊樂設施,由於天暗了下來導致有一些設施玩不到,不過對於龔蘅蔚來說,去哪裡都不重要吧。有喜歡的陪伴就算是小小地公園都能讓自己高興不已著,但,僅只於自己的念頭想想而已。

唉,要是屋主先生也是喜歡我那該多好啊……心中的念頭想法不是一天、兩天,更早之前,在對方第一次留下紙條後,莫名的產生想要認識想法,才會留下那種令人害羞的邀請,原本抱著不期望再次光臨;誰知,對方非不但答應還留下聯絡到他的手機號碼順便也約好時間、地點。這讓原本不期望心中燃起了微渺希望。

 

  察覺到對方像是懷有心事般,杜亞襲停下腳步回頭看著龔蘅蔚「小偷先生,你怎麼了?是剛剛我的突兀動作讓你感到不適嗎?」

  龔蘅蔚搖搖頭並小跑步跑到杜亞襲旁邊「沒有,只是…有點心煩而已。」

  杜亞襲伸手輕摸著龔蘅蔚那略長的髮絲說「那小偷先生要不要做摩天輪呢?可以看到不錯的景色喔。如果順便可以的話,是否能夠將心煩的事情講給我聽呢?或許我能替你解煩憂。」提出給人感到不錯的建議,龔蘅蔚也沒多想,「那就走吧。」

  沒注意到自己的左手被對方右手悄悄牽起,杜亞襲跟著龔蘅蔚在遊樂園裏走著,兩人偕停在摩天輪前面,跟著旁人起排隊搭著夜光摩天輪。

龔蘅蔚還在猶豫該不該說出口,杜亞襲輕拉著龔蘅蔚「小偷先生,該輪到我們囉,走吧。」不給龔蘅蔚時間,杜亞襲有點半強迫方式將龔蘅蔚帶進摩天輪裡。

還是太過急躁了嗎?這是杜亞襲第一時間感到有點後悔剛剛自己的魯莽,等著兩人都坐好時候便急忙的詢問著「那個…小偷先生你有沒有怎樣?」焦慮的心情就跟今天在等待對方時候是一樣的。

  「沒、沒有,倒是屋主先生,你怎麼了?」龔蘅蔚反而到過來問著杜亞襲,看著對方眼中那焦慮神情,忐忑不安的說「還是…跟我出來真的很勉強?」

  「沒有,跟小偷先生出來對今日的我來說很有特殊的一天。怎會是勉強,小偷先生你想太多了。」杜亞襲將焦慮神情給收了起來換上最初原本的笑臉,暗暗決定,即使是失敗也要說出口給對方知道。

龔蘅蔚聽到杜亞襲的話後,也暗暗決定要跟屋主先生說清楚,就算失敗了也沒關係,有的是機會。

 「那個…」

 「那個…」

想不到同時出聲的兩人,相看著對方然後噗哧一聲「你先說…」

在一次的出聲。

杜亞襲便先開口「我說,小偷先生,接下來我說的話你要聽清楚了。」難得地嚴肅,龔蘅蔚也一臉慎重的說「好。」

  「我喜歡你,小偷先生。」說完後還低下頭不敢看著對方,臉頰上疑似有淡淡地紅暈。

聽到屋主的告白,龔蘅蔚突然用手掌甩自己的臉,臉上頓時出現火辣辣的疼痛「好痛。」所以這是真的,不是在做夢!是真實的,心儀的對方對著自己告白,龔蘅蔚足足呆楞許久。

一直等不到對方回應,杜亞襲才將頭抬起,就看到龔蘅蔚臉頰上多出了手掌的痕跡,心疼般的伸出手輕輕撫摸那印有手掌的痕跡「小偷先生…不喜歡我就直接說,何必傷害你自己呢…」

  「不…」回過神,龔蘅蔚映入眼中就是杜亞襲那雙疼惜的眼神看著自己,打自己巴掌那臉頰上傳來的輕柔的摩擦,著魔般的將自己的手貼近杜亞襲撫摸自己臉頰的手上「其實…我也很喜歡屋主先生。」

「吶、這樣我們算是兩情相悅嗎?」不知道是誰先提出來的,最後答案在摩天輪最高點時候,有了答案。

 

轉了一圈之後,兩人從輪子裏走出,表情卻是比剛進去來要來的更加舒爽愉悅。

牽著手,並肩步行,龔蘅蔚問「所以,我們這樣算是在約會嗎?屋主先生。」

「是阿。告白約會之日,真有特殊的一天啊,不覺得嗎?小偷先生。」寵溺眼神看著龔蘅蔚,壞壞地將最初問題丟回去。

  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龔蘅蔚緊張的將包包卸下,然後拉開拉鍊從裡面取出手機,手機螢幕上顯示著時間晚上十點整。

仰頭看著杜亞襲,「屋主先生,我想我們該回去了。不然,我哥會擔心我的,而且我要打電話跟他說,等我一下喔。」

杜亞襲只是笑笑回應對方,「那就邊走邊打電話給你哥哥,可以的話,我也想見你哥哥一面。跟他說,讓他的寶貝弟弟跟我交往。」

聽到讓感到害羞的話語,龔蘅蔚決定快點打電話不理屋主,雖然才剛剛答應交往,讓自己耍一些小小任性不過份吧。

將手機掛在耳邊等待另一方接起,喀。通了,龔蘅蔚也不等對方便開口「哥,今天我可能會晚一些些回去,鑰匙我有帶著,放心。」

不見自家親人回應,龔蘅蔚不由得擔心起來「喂-哥-在嗎?」

  「可愛的龔小弟,你哥他今晚回不去,所以你可以安心了。」傳來的不是哥哥聲音,而是他的好友-楊耀星。

  「…耀星,你說這句是在說什麼?」完全摸不到方向,龔蘅蔚呆呆地問。

  「我跟你哥在約會啊。所以今晚你哥是無法回去,放心。明天一早我會送你哥回家。」說完就順便結束通話。

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龔蘅蔚看著手中的手機那結束通話畫面。

  「呃…好像要打擾屋主先生你一晚了。」搔搔頭,龔蘅蔚臉上的不自在跟困擾模樣讓杜亞襲忍不住撫摸對方髮絲「那麼,今晚就我家一晚好了。」

 

「麻煩你了,屋主先生。」龔蘅蔚將手機放進包包裏,再次牽著屋主的手說道。

 「比起『屋主』地叫我,何不叫我名字呢?小偷先生。」杜亞襲帶著笑意問著龔蘅蔚。

 「那麼,屋主先生你也不能叫我『小偷』地叫我啊,何不,我們以後互叫對方名字呢?」龔蘅蔚露出了今日第一次笑顏,同樣地把問題也丟回去。

 「那麼,我想聽小偷先生叫我『亞襲』。所以,該如稱呼小偷先生呢?」

 「叫我『蘅蔚』蘅就是平衡的衡加艹字頭、蔚就是蔚藍天空的蔚。」唸出自己的名字時候,龔蘅蔚還很擔心會被對方取笑。

 「蘅蔚,挺好聽的。我的亞襲是亞洲的亞、世襲的襲。」杜亞襲故作輕鬆的說「還以為你會說很有女孩子氣息名字。」

 「嗯,不會啊。那麼,以後就多多指教囉!亞襲。」

 「多多指教,蘅蔚。」

 

 

 

FIN

 

超小小劇場:

 

結束與朋友對話後,楊耀星笑看著身旁早已熟睡之人,輕輕伸出手觸摸著讓自己迷戀不已的身軀,突然地嚶嚀讓楊耀星稍為停手,「真是的…」能讓自己癡狂迷戀著,大概也只有身旁熟睡中的笨警察了吧。

想要讓對方只注視著自己,故而天天在對方巡邏時候故意做出一些可以讓他有理由逮捕自己,卻又不輕易被抓到。

你追我逃,其實也挺不錯的。

親吻著對方額頭「晚安,我的心愛笨警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