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政幸】其一 落櫻

  


願能此生化為星塵伴您左右至方休。

  

  

 

  「春分之日,還未想起與我之約,便把這信給燒了。」寫好得白紙內容,連折都不折靜放在褟褟米上,恭敬之人則是小心翼翼將白紙對折後收下,「為何不再春分那天交出去?」不明問著。

    「這是與他約定,倘若他還是沒想起,同等於與他緣份僅只於這裡,不強求的。」抿笑繼續說「我很感激他,帶離了那沒自由的牢籠裡。知道嗎,其實我很嫉妒他的妻子呢。」看不見對方眼中的訝異,在道「可是呢,又很欣羨她能生下與他的孩子,這是我這生沒辦法作到的事情。」帶著一絲絲苦悶「所以,今年春分之日他想起了,便把這信轉交;忘了,便燒了它。這件事就麻煩您了,片倉大人。」從一開始背對著,耳邊傳來的開門、關門聲。夜深人靜,蟲鳴叫聲陪著寂寞之人的夜,一直看著夜空的星光,想起了往事、想起曾在那裡的點點滴滴,明白了這裡只不過是另一座牢籠而已,自由的牢籠。

    「吶──春分之後還會想到我們那時候的約定嗎?殿下。」眼睫垂下擋了眼神中的哀傷,春分過後,真田幸村這名,還會記得嗎。

  依然穿著那套,看著萬籟寂靜的夜,雖說是春季,夜裡還是很寒冷,對於單獨居住這裡的人來說,習慣了。

 

    「同樣的夜,讓我想起了跟你的往事呢──」喃喃的,陷入回憶。

 

 

 

 

 

 

    重華屋,一間純販賣男子的身體的合法青樓勾欄,在這奢華糜爛、紙醉金迷花街柳巷中獨樹一幟,還將其他家勾欄狠狠踩在底下,絡繹不絕的客人大多數都是男性,少數女性則是偶而來,而華屋內的比照方式與一般青樓無異,階位還是有的。

其中又以傾城最高再來是新造、色子,無法成為色子前則是禿,專門服侍傾城的與大小雜物等等之類,大多數進來者家境通常不是很好,賣弄色相、身體、默默忍受著外面那些指指點點與流言蜚語。

 

    那年,相遇。

 

   已經不是第一次踏入青樓,只是今夜比較特別的是第一次踏進了,只販賣男奴的青樓,化名為藤夜的伊達政宗,看著來來去去的小男奴,不滿的嘖一聲,一手隨意拉著離身旁較近的小男孩,問「這裡,還有其他人嗎?還是只有你們幾隻小鬼?」臉上的不滿加上口氣態度已經包含濃濃怒意,使得被拉著身為禿的小男孩一臉快哭出來模樣,連答話也不感答。 
 

    「抱歉,如果這位孩子有做錯什麼,可否讓我替代這孩子受罰嗎?」溫和嗓音插進了伊達政宗與小男孩裡,突然出現的白皙手掌巧妙地讓小男孩還從伊達政宗手上脫困,淺淺盈笑「沒事了,快離開吧。」小男孩則是含著淚小跑步離開這裡。

    「如果大人您還想要發洩,那麼蓮姬陪您,可以嗎?」穿著一身紅的錦衣,上頭用著深紫色的線繡著蓮花圖案,裡頭只穿白色單衣;髮絲僅用著紅色細繩綁著並無其他配件搭飾,掛著淺淺笑容問著「大人您是否在想我是哪位出來的奇怪之人嗎?」

    當然。很想回這句話的伊達政宗看見了帶笑之人面容,一種:『他不適合在這裡』的想法冒出,暗暗的想著,回應著「那麼你是誰?」

    「蓮姬。」笑得回答,順便坐著為自己倒著一小碟酒,也為伊達政宗倒滿碟,「這回答滿意嗎?」

    「名字。我要你的真實姓名,當作懲罰。」深邃的眸中燃的淡淡征服慾,是了。他,伊達政宗想要征服連名都想要知道的人。

    「呵…那就等您下次再來,蓮姬必定奉上名諱的,大人,恕我先告退了。」淺淺的盈笑,不著痕跡將對方提出的問題給打掉,喝過一杯酒後,起身離開。

    「蓮姬…是嗎──」伊達政宗勾起笑容,將斟好得酒碟拿起,瞇著眼看著對方離去,一口飲下,想要的,自己會動手取得;包括,瞬間將心給勾起來的對方,「你,會是我的。」



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