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政幸】其二 意外之客

  




   才剛踏出那房外,『蓮姬』真田幸村噓了氣,「還好,沒有為難。」身為樓裡的傾城,其實大可不必像剛剛那樣出手解救尚在學習中的禿,為什麼要出手,自己也想不明白。或許,是不忍心吧,才這麼想著時候,轉個彎,真田幸村就看見前面身穿翡翠綠絲綢的人,身影有點眼熟,便向前詢問,「元就?」

  對方停下腳步,回頭;看見真田幸村,上前微笑的說「好久不見了!蓮姬。」

    「真的是你!不過,我記得你不是被人給贖身去了嗎?怎又回到這裡……莫非──」真田幸村拉著許久不見友人的柔夷,往自己的房間走去,絲毫不在意其他人的眼光,拉近房間,關起房門。

    「元就,是不是對方又把你給丟回這裡來?」當房門關起剎那,真田幸村像是變了人似的,問著早已離開又返回來的人。

    「不是,這次是我自己跑回來的!不過,他也跟著跑來了。」稍微略頓,繼續的說「只是…我放不下你,所以私自跑回來,沒想到他也跟著跑來。」平常的冷漠神情此時換上溫柔,只有熟知的人才能欲看得那面,一種安心表情。

    別過頭,真田幸村幽幽的回「何必這麼麻煩呢,我的事我可以想辦法。」帶點沒落的瞳孔看著銅鏡中自己,「倒是你,將你贖身的那位待你可好?」試圖想轉移有關自己的話題,真田幸村馬上丟了問題給對方「若沒,我可以幫你教訓、教訓。」末了,還露出小拳頭在空中晃動給元就看。

看到友人的小孩子氣表現,元就笑了笑「不。他,待我極好,只是好到…不知所措……」越說越小聲,最後的字句都含在嘴裡糊散,臉上的紅霞卻反映出此刻的心情。

  真田幸村見狀,露了淡淡笑容,「這樣,就好。」打從心裡衷心祝福著,真田幸村腦海卻閃過只見一面不到幾分的對方,很微妙地想著:若是他,會替我贖身嗎?念頭閃過。很快的抹掉這愚蠢想法,自己故意拋下那欲擒故縱手法,除非是笨蛋;否則應該沒人會想再次踏入這場所。

  

  「幸村,你剛有說什麼嗎?」

 


    「沒有。但是元就你跑來這,難道沒半個人出來擋你嗎?」

 

    「──我下藥跑出來的…」吶吶的說出來,元就臉上的紅潮似乎更加深了一些,真田幸村也不在追問下去,往另一紙門開啟,拿出棉被跟枕頭鋪在旁邊,拍拍枕頭對毛利元就說「今晚就在這邊睡吧,元就。」

看著友人將自己的份都鋪好,說不借宿也太過分了,加上也很久沒有一起共枕過,很快的將自己身上的衣服給卸下然後窩進早已鋪好的棉被裡。

    「晚安,幸村。」

    「你也晚安,元就。」

 


  夜,雖漫長;對於再次相遇的人來說是珍貴的一天。

 

 


 

    哼著歌,伊達政宗一邊品嚐心愛得菸草一邊走著小路,想著對方留下的那句,決定了!明日再去同時也要將他贖身,對於任何挑戰從來沒輸過的自己,相信這次也是能夠將對方給征服。

吸了一口徐徐吐了出來,「哼!真期待明天,『蓮姬』」眼中的征服慾火燒起,連帶的也似乎將某種感觸也燒醒。

 

 


 

    翌日,重華屋清早來了一位不速之客在門口喧鬧著,使得還在睡眠中的人紛紛醒來,被吵醒的毛利元就想要一探是誰擾人清夢;不看還好,一看馬上落荒而逃,喧鬧者將想欲要逃離的人給抓住,「該死的,居然還被老子猜中在這裡。跟我回去了,元就!」口中說罵著,但是抓人的力道卻是輕柔的像是在呵護什麼似的。

    被抓住的人轉過身來,噘的嘴「我只是很想念、想念這裡的一位很重要朋友而已…」耳根發燙、臉上有可疑的紅暈,使力將人拉近身旁懷裡,親暱在耳盼輕囓說「不然…我把你的朋友也贖身好了,這樣你才不會莫名其妙離開我的視線。嗯?你說好不好,元就。」

很滿意看著懷裡的人,紅霞填滿整張小臉,自己則是硬忍著,繼續討好般的說「告訴我,你的最好也重要的是那一位。」嫣紅的臉蛋讓長曾我不元親差一點化狼撲上吮咬,按耐住騷動不已的心思,繼續循誘,毛利元就根本無法招架,「嗯-…親…元親,別、別鬧-了…」快要敗陣下來同時,一道聲響解救了毛利元就,紅臉推開,毛利元就從長曾我不元親懷裡逃開,讓長曾我不元親嘖了一聲,看著破壞兇手「喂!破壞恩愛時光是會遭殃的。」

    「破壞什麼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在調戲我朋友。」氣鼓鼓的臉頰帶著粉嫩顏色增添了真田幸村可愛,毛利元就在一旁不禁笑了起來,一手指著長曾我不元親一手捧著肚子笑說「哈哈──就跟你說了,你看,被唸了…」

    「?」完全狀況外的真田幸村露出困惑在毛利元就跟長曾我不元親來回看著,一手指著長曾我不元親,轉頭問著毛利元就「元就,他是…?」

看見好友那臉上紅潮不退,真田幸村在心中大概有個底,卻還是想要確認。

一直期盼著好友能有幸福的日子,如果對方只是玩玩或是一時興起,那麼,他會為了好友的權利而爭取,不希望身旁的人擁有不美好幸福。

    長曾我不元親大剌剌用著大拇指往自己一比,豪邁的說「我!我是元就的伴侶,長曾我不元親。」




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