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親就】牽手*2完

   這是什麼感覺,暖暖的、鼓鼓的、一點點急躁,不想太早離開溫暖的地帶;聽到快點報到時候,心生念起不想要太早結束、太早與他分開;所以他做了連他自己都會覺得很蠢的事情,「那、那個…元、元…元親老…師…我尿急,想上…」小臉擠出一臉快忍不住模樣,讓長曾我部沒有絲毫懷疑,換了方向轉個走廊往廁所方向走去。
 
到了廁所前,長曾我部元親將元就抱下並且蹲下來,「快去吧,我等你。」
元就並沒有將小手從元親身上移開,依舊環著對方脖子,清澈眼睛盯著對方「真的嗎?」太多太多被拋下來紀錄,讓毛利元就產生大人說的話都是不能信的想法並且深信。
被這樣一問,長曾我部元親先是一愣而笑「嗯!會等你出來的。」
得到保證後,毛利元就才將小手從長曾我部的脖頸鬆開,一邊走邊回頭看著,深怕對方只是騙騙他而已,直到看不見對方人影時候。


 
 
 
 「長曾我部老師呢…?」
  毛利元就從廁所出來沒看到說會等他的人,直覺認定自己『又』被拋下了。
驀地有人影將自己影子給覆蓋,「請問是毛利元就小弟弟嗎?」
抬起頭,逆著光看不清來人的面孔,「你是···」


 
  「我是—」還沒來的急說出名字被另一道聲音蓋過去,「你這個混帳老師,把我親親老婆騙到哪裡去了!?」

  「你這毛還沒長齊的小子,別老婆老婆叫,別人聽到會替你不好意思的。」
在廁所外的一大一小人面面相覷,很有一志在往剛剛聲音來源看去,毛利元就看到長曾我部元親正在跟一位小孩子吵架。
而且還是剛認識的,跟長曾我部元親一樣的獨眼小孩,為一不同之處是雙方是不同眼;可是個性上他們還真的是半斤八兩。


 
   毛利元就小跑步過去,連同將手中的繪畫本也丟置在地上,直撲在長曾我部元親的小腿上,眼中帶著微微淚珠抬頭看著,讓長曾我部元親嘆了氣、彎腰將毛利元就一手抱起來「別哭了··」,一手溫柔的將小臉上的淚哭拭去。
小手緊緊拉住衣領,臉整個埋進去「元親老師是大騙子。」
莫名其妙被罵的長曾我部元親正想將毛利元就的小臉從衣領強迫抬頭看著自己,卻看到淚以斑斑的元就,心就軟了「好了,別哭了。」
 
「不可以··拋下我··」哭噎的話語讓長曾我部元親笑了笑,「好。」


 
 
 
 
   神阿,請不要將這溫柔的人給帶離我身邊


 
 
    將毛利元就放下,伸出手;握住。
 
  「那,這樣牽著就不算是拋下摟。」
  
  大大的手牽著那小小的手,溫暖的、厚實的,將我緊握著手。
 
   「不放開,要這樣一直牽下去。」

 
  毛利元就的無心,讓長曾我部元親聽了稍微嚇到,蹲下身跟毛利元就說「等你成年了,還要跟到時候變成老公公的我牽手的話,就跟你牽下去,好不好?」
是懂非懂的點了點頭,逐開笑顏的在長曾我部元親臉頰上親啄,「我的。」


 
 
×



 
 
  時光冉冉,毛利元就算著日子笑了笑,拿起早已準備好的花束前往幼稚園。
一直都沒忘記那人對他說過的話,一直銘記於心中,只是當年的童語轉變成那份深不可測的依戀;早已深深烙入內心深處。


 
 
 「元親老師,我來了。」

 
  來接你了。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