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影近】眸中的你

  「會長~」拿著兩、三份公文,椎名悠理用右手敲著門敲了幾下,裡面無人反應,趕緊將門打開。
在落地窗前站著,耀眼的金法讓陽光照耀的更加閃亮,眼神有點落寞看著窗外,手套也不知何時被脫下隨意丟一邊去,一手拉著布廉、另一手則是拿著類似情書的信封。
感到自己失態了,椎名悠里將自己的步伐聲音弄著大一些,想引起站在落地窗的那位,結果是徒勞無功,「會長,我把文件放在桌上,等下再過來拿。」放著,轉身要離去;在門關上之前聽到對方喃喃自語的字句。
 
唉,兩個笨蛋。這是椎名悠里的內心想法。
 
 
 
×

 
 
  站在落地窗前的西園寺近,清澈藍的雙眼注視著操場上的他,手上多了一封情書,但不是寫給他的,很猶豫、很遲疑的不想將這封交給他,很卑劣的想法。
 
 
 
 真雲,我一直都很喜歡你阿ˍˍ
 
從那時候開始,我眼中一直都看著你,一直都是你····
一直ˍˍˍˍ

 
 
 
  低著頭看著手上那封情書,西園寺近瞥到手上虎口附近那道傷口,想起了一些過往,
眼淚不知覺流出,神情更是恍惚。
帶著淚痕的臉往落地窗一看,只想再看看他,在看一眼就好;剎那眼神對交上,一愣後快速別過頭順手將布廉給拉上。
  「被看到了。」臉上窘樣,令西園寺近臉頰發燙,心不停的噗通噗通跳著。
好害怕被他笑,所以很沒志氣的躲在桌子底下,雙手抱屈、身子不停抖阿抖,後知後覺想到他『根本』不會踏進學生會一步,才剛從桌子下出來,冷不防被人整個給拉了上來後抱住。
「!」這過程快的讓西園寺近還來不及思考就被頭上聲音在次嚇到。
「你怎麼哭了?」
有點生硬的溫柔語氣,跟當時那時候一樣,想到這,西園寺近卻哭得更凶「嗚嗚··」
將西園寺近的頭抬起,御影真雲低下頭唇與唇相接,稍稍離開唇「閉上眼。」
依言,西園寺近乖巧閉著眼,唇再次感到被覆蓋,這次卻是帶點霸道的溫柔。
 
許久兩人吻夠了才放開,「你剛怎麼哭了?」

 
  「我··呃、沒有··」不知該怎麼回答的西園寺近,吱吱唔唔說不出口,看了這情況,御影真雲也是搞不懂,忽然一瞥對方手上的那封情書,整個氣都上來了,抽走對方手上的信,御影真雲帶微怒的口語說「你,是我的。」
 
顯然還在狀況外的西園寺近,傻呼呼再次重複,惹得御影真雲再次吻了他。
 
 
  事後,御影真雲拿著那封信,問著西園寺近,得到結果卻是令他再次抱了他。

 
 
在耳邊呢喃著。
 
 
「傻瓜,我一直都看著你。
在你還沒發現我之前,我一直都看著你,看你什麼時候發現到我。
你應該不知道,第一次見面時候,我就被你那藍色眼眸給勾住了,除了你在也容不下他人存在。」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