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影近】愛情或然率 — 兩情相悅(?

 前言
 
 有人說兩個人同月同日出生的機率是三百六十五分之一,茫茫人海裏,兩個同月同日出生的人遇上機率是十三萬三千二百二十五分之一。
 
                    摘自張小嫻的『不如,你送我一場春雨』中的一篇

 
那假如,
 
個性相差異的人,對上愛情機率是多少?

如果是兩情相悅,機率多少?
 
 
00
  


吶、喜歡你~

 
  「吶吶~~同學你這樣是不行的唷。」輕挑語氣,在校園內總是一大群女孩無時無刻看著她們會長,心中產生的慕戀,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意啊。
西園寺近才剛解決同學紛爭,下一刻某處又騷動了起來,頭有點偏疼阿。
回想起千櫻院同學跑來時候,自己應該果斷跑掉才對;能請的動千櫻院也只有她了。
目光不自覺又飄向劍道場方向去,清澈藍眸眼裡只有御影真雲存在,其他人一概當作空氣般視而不見。


 
阿阿~這樣是不行的,在這般看著你…….
如果是那樣,看吶、
我的心會更加更加的喜歡你……
更加、更加地……
 


 
01


 
 如果將語言說出來,關係會消失的話;那就通通刪除吧。


 
  最近有些消息讓御影真雲心情蒙上灰影,有點暴躁、焦慮。
 
「跟你說喔,二年B組的女同學跟會長告白了欸,膽子真是夠大阿。」一名同學在窗邊跟另一名同學互相聊天著,讓原本做未靠近窗戶的御影真雲聽了,灰影更加暗了些。


 
啐!那傢伙被人告白跟我什麼事,為什麼我會如此不爽著。
一定是太久沒去練習劍術才會如此亂想,等等來去劍道社將體力好好發洩,這樣就不會如此亂想那傢伙了。
那傢伙會不會接受跟他告白的女生呢?


 
我是怎麼了?怎會有這樣想法呢……
我是在擔心什麼?
好像有什麼哪裡不對了……
從哪裡開始的呢?……
 


 
02


 
一點一滴堆疊積沙成塔,是否就能變成你心中所愛的?


  為了能夠配得上御影真雲,西園寺近開始了學習劍術,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學習,讓其他人非常擔憂,尤其疼愛他的姐姐,西園寺綾乃更加不停說服。
「近,學習劍道不是說想學就能學,沒有刻苦學習的精神就不要學了;還是你學其他的?」
「不!我要學習劍道。」西園寺近藍色瞳孔原本清澈稍微加深了一些,專注著茶褐色眼睛,「請姐姐不要讓我半途而廢。」執著的口語讓西園寺綾乃盯了許久之後,「好吧。」
「但是,我先聲明,你體力沒說很好,不准超過你自己的體力極限。」拋下這句後,西園寺綾乃離開、留下西園寺近在那。
 
 

03 


 平常習慣你喚姓氏,卻突然喊名……


 
  一如既往的重複動作、日子,枯謂煩躁不已,在之前。
如果有了很喜歡的人,在平凡日子也會覺得很幸福,就算叫的是姓氏也無妨,相信有事者事竟成,會有那麼一天叫名字的。
 
 「近。」一手直接搭在肩上,直接喊名著。
御影真雲一大早就看見那頭金髮的主人,帶著笑容與其他人打招呼,一股莫名的氣讓自己大步往前去,一手直接搭對方肩上打招呼。
 
 突然的招呼語讓西園寺近心裏飄啊飄,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回頭跟御影真雲打招呼時,心跳還加快了些。


 
只是叫個名字,心跳如此的快,好似被什麼填滿般……

心情如此的跳躍、好似跳躍在棉花般的雲上。


「早阿、御影同學。」帶點羞赧微笑,西園寺近在心如此地開心,在看見御影真雲對著他笑;他不由得的也笑,一種暖暖帶著幸福。

 
『真不想讓人看到這般模樣的西園寺。』

 

帶著這樣念頭一閃即逝,御影真雲好似明白些什麼卻又不清楚這異樣感。
只是下意識地不想讓其他人看見,就只是這樣。
 
 


04 


 
 就算是惡作劇,我也是很開心地……


  學生會的專用室裏頭,西園寺近臉上的蘋果紅好似被什麼給醮醺似地,久久不散;摀著耳朵縮在角落旁,西園寺近心跳聲快要爆炸開了。
繼續縮在角落旁小小嘀咕著,那張笑臉似乎還沒停下過,偶而想到什麼事情臉上表情跟著變,藏不住心事。
早上時的問候,西園寺近其實下了一跳,平常不跟自己道安的御影真雲突然的跟他問候,還順手搭肩。
 

神啊。如果這是祢給我的惡作劇,我也很開的。

 
可是,御影真雲每次叫自己都是叫姓氏;突然的喊自己的字,如果他在多叫幾次的話,可能自己會因為太過害羞而暈倒吧。


 
怎麼辦,更加地、更加地……
心更加的喜歡你了,快到滿溢出來。
啊啊~~該跟御影說出自己的心意嗎?
 


05


 
 變得更加貪心地想要你一直注視我、一直、一直……


 
  坐在教室裏頭的御影真雲,一手托著左臉頰,看著窗外的天空,腦中則是早上西園寺近的那表情。
有點想要霸道地圈住不給別人看到,始終卻沒做,明明是想要惡作劇,想看見那張微笑表情以外的。
誰之,反被對方給弄得有點在意;想要多了解關於西園寺近這個人的一切。
很想問,那個跟他告白的那位女學生,有沒有答應交往。
好想、好想讓他只看著自己,注視著、眼中只剩我的存在,一直、一直……
這是什麼感覺呢?有種想直接去看他、抱他;將他圈住自己的懷中不放。
 
 
  繼續縮在學生會專用室角落的西園寺近則是開始想著御影真雲,「怎麼辦,有點變的貪心些了……
 
想要御影真雲一直注視著自己,一直、一直……


 
 神啊,我是這麼地喜歡名叫『御影真雲』這個人,雖然個性跟自己相反,可,就是很喜歡很喜歡著。
想要讓他眼中只有我的存在,這樣會不會太過貪心了點……


 
06



在『西園寺近』心中有『御影真雲』的存在、在『御影真雲』心中有『西園寺近』存在嗎?


 
 
  『不能在猶豫不決了』
 
  西園寺近想到些什麼,一躍而起,匆忙地跑離專用室連門也不關、頭也不回,全力跑著御影真雲所在的教室ˍˍ二年B組。
從學生會一路跑道教室,在往二樓樓梯間一個蹌踉從樓梯間滾下,加上體力早已負荷不了直接暈倒,被其他同學發現後上前要將西園寺近抱起,突然出現的大手將西園寺近抱起,「我帶他去就好了。」
 
  御影真雲則是受不了教室內的吵雜喧嘩,離開了坐椅打算道走廊上漫步悠閒;一陣的喧雜聲從樓梯那邊傳來,原本不喜吵雜的御影真雲打各方向,空氣流動聲響傳進了耳裡,原本要換方向的御影真雲直直走往樓梯間,順著同學方向看,只見西園寺近臉色蒼白暈了過去,拍拍擋在他面前的同學說「讓開。」
一路往下,不假思索地直接把西園寺近抱起,對著同學說「我帶他去就好了。」
 
 
 一路抱往保健室,御影真雲這時才發現西園寺近體重不比一般男孩子重,有些過輕。
到了保健室,御影真雲將西園寺近輕緩放在床上安置好,然後走到窗戶將它打開讓空氣流通。
在走回床邊,坐下。御影真影看著躺在床上的西園寺近,那張略白的臉、閉著眼,開始一一注目著、心理評論著。
那雙藍的很像大海般的顏色總是帶著笑容看著其他人,指尖輕輕拂過那眼皮、睫毛、眉毛、臉頰以及唇,粉嫩代著略白,著魔般地御影真雲將自己的唇輕貼在西園寺近唇上,羽毛般的輕吻。
 
御影真雲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如此在意西園寺近了。


 
他喜歡他。
御影真雲喜歡西園寺近。
那麼,西園寺近呢?
 



07


之後……


 
  如此的在意僅是喜歡,單單只是喜歡就變得不像自己了,任何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如此的在意。
 
御影真雲注目端詳著,自己掌心對著對方掌心手指頭互相交錯,「近……喜歡…」
 
昏睡許久的西園寺近,悠悠醒來,一雙湛藍眼珠盯著白色天花板,眼珠轉啊轉著,想起身發現一隻手被不知名給壓住了,頭側邊看著是什麼壓住,看到御影真雲正在看著自己。
 
『御影真雲正在看著自己。』
這個訊息傳達到大腦後,西園寺近連忙將頭再轉往另一邊「那、那個…謝謝你送我來、來保健室。」感覺臉上開始紅了起來,西園寺近努力像要把頭往被窩裡面鑽去。
看著這舉動,御影真雲在瞄了瞄被握牢的手,從手的溫度傳來的燙意,但是對方好似沒有要放開打算,眉毛挑了挑,俯身靠近西園寺近,「近,我跟你說…我喜歡你…」
打算當鴕鳥的西園寺近,聽到御影真雲居然跟他表白,刷一下脖頸以上的都呈紅色狀態。
「……」西園寺近紅著臉滴咕著,御影真雲便往西園寺近方向更進一些「近,你剛才說什麼?」
如此的近距哩,西園寺近滿臉羞赧看著御影真雲「剛才的你在說一遍。」
 
聽聞,御影真雲對著西園寺近面說「我說我喜歡你。那麼,你呢?」
「我也是…」御影真雲看到那雙湛藍眼眸帶著醮色的像是深海般的顏色,聽到他那回應,再次吻著。
 


 
 
也許個性差異,戀愛機率可能僅僅是2、30%;若是兩情相悅那就是一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