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2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影近】萬聖節的告白

 香檳玫瑰花語:我只鍾情你一個

 11朵:最愛、只在乎你一人

 

  萬聖節,是西洋的傳統節日,是大人準備的零食小孩的最愛,對於愛吃甜食的御影真雲來說根本就是百分百的超、誘、惑。

出身於傳統劍道家,這種國外節日對御影真雲來說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哦~~」小手握拳眼神發光看著電視內容的節目,漾著笑容對著爺爺「爺爺你看,有人打扮很奇怪,可是其他大人會給穿奇怪衣服的人糖果欸;我可以打扮跟電視上人一模一樣嗎?」

跪坐著,手捧著瓷杯,雙眼閉目著喝了一口後再張開,御影爺爺皺眉著說「真雲,這種不三不四的服裝怎麼可以穿在身上,再說,這種什麼萬聖節聽都沒聽過的節日;還有,不准有什麼奇怪念頭!等下再去修道場揮劍修心念。」說完,把杯子種種往木桌一放。

狠狠被爺爺訓了一頓後,御影真雲低著頭小小聲應答「是。」

「聽不到,再說一次。」很顯然地,御影老爺爺非常生氣這個什麼萬聖節這種日子,自認為這種奇怪日子會將孫子給帶壞。

「是。」彷彿小小身子用盡氣力朝著爺爺大喊,御影真雲忍住想要大哭欲望,小小身行快步離開客廳,連電視都忘了關,電視內容還在繼續上演著。

 

  「喝!」揮著小竹刀,御影真雲一邊揮舞一邊默默哭泣,從小被灌輸教導男孩子是不可以哭泣,要獨立自強不可以依賴他人的一些想法,所以每當想要『哭』的感覺總是來修道場後院。

御影真雲外型跟談吐看起來比一般孩童還要來的早熟,連同家中的大人也鮮少過問真雲的願望請求。

總是理所當然,將自己期望加諸在什麼都還不懂的年紀就要開始學習劍術,失去了原本該屬於自己的歡樂,慢慢的身邊同齡小孩也不在跟自己玩耍,甚至排擠。

「喝!」在一次揮小竹刀落下,御影真雲不停告誡自己說『沒關係。』,小小內心深處卻有想要有朋友的期望,兩者不停交戰著。

 倏地,在大樹幹後面突然冒出金髮小男孩,邊跑前面邊向後看,一不注意直接撞上御影真雲的背,碰一聲,御影真雲直接被壓在地上,手上的小竹刀也飛了出去,「我的竹刀。」

將對方撲倒姿勢,雖然只是胸膛碰背而倒,不過把對方壓倒也是事實;起身也伸出手「來,握我的手。對不起,沒注意到前面害你變成肉墊。」

看著對方伸出手,御影真雲感到一陣的溫熱,小小的期求似乎聽到了,所以才會找人來陪伴自己,握著身來的手,起身「沒關係。」

金髮小男孩還是一臉歉意看著御影真雲「真的沒關係嗎?」

「沒關係。」因為我受過比這種更嚴重的,這句只有在心中默念,御影真雲帕一眨眼人就不見了。

「我叫西園寺近,可以叫我近,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我、我叫,御影真雲,那個

「嗯?」偏著頭,西園寺近依然沒有把手給甩開,依然被御影真雲緊緊握牢。

「可不可以請你當我的朋友?」

「    。」小嘴一張一合,再說什麼。

在後來的事情似乎中斷在這。

 

×

 

啪。

  拍臉聲響,讓原本躲在頂樓上休憩的御影真雲突然被打醒,睜眸一看來人後便打算不理人繼續闔眼補眠,剛剛夢到兒童時期,真的事發突然呢。多久了……

西園寺近看著御影真雲還是不打算理自己,不知哪來的動力,一股作氣上前拉住御影真雲的襯衫衣角兩旁,原本打算正視自己結果忘了對方比他高,就這樣一個低頭一個抬頭。

與唇輕擦,雙方都愣了,回過神的御影真雲視線亂亂飄就是不看西園寺近「咳……你、你來頂樓休憩啊。」

同樣回神過來的西園寺近也一貫笑的回「不是。這朵花,拿去。」像是變魔術般的從身上拿出一朵香檳玫瑰遞給御影真雲。

「咦!今天是萬聖節?」御影真雲看著西園寺近拿出香檳玫瑰想起了今天的日子,在內心算算至今收過對方送來的花,連同這朵加上剛好11朵。

「真雲,這朵是第11朵香檳玫瑰,你知道我為何要送這朵給你嗎?」不回應御影真雲的問題反拋堆積在心頭很久的問題給提出。

御影真雲搖搖頭,「有什麼含義嗎?」

西園寺近卻突然輕笑,自己怎麼沒想到對方是除了劍道外什麼都漠不關心的人;伸出手將對方襯衫再次拉住傾身「聽好了囉,香檳玫瑰是『我只鍾情你一個』而送你這11朵是代表『最愛、只在乎你一人』,你算算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送你的。」放開襯衫,西園寺近突然把兩人距離拉開後在拋下一句「每年的萬聖節開始算起。」

 

 那一瞬間,御影真雲好像是明白些什麼事情卻又不敢開口。

這感覺像是回到剛剛開始的夢一樣,後來呢?

離開了頂樓,御影真雲還在思考著,太過於思考反而不小心撞上了人,「對不起,沒事吧?」

結果跌坐在地的人驀地碰出Trick or treat。」

「什麼?」依然一頭霧水的。

「你真可愛。」西園寺近起身走向御影真雲,伸出手帶著笑容看著。

 

御影真雲狀見,似乎記憶中某地方重疊,將西園寺近的手握住,起來。

「還是跟那時候一樣啊。真雲。」

「?」

見狀,西園寺近嘆了氣說「你啊,那時候不是說要我當你的朋友嗎?」

御影真雲沉思許久,點頭「是啊,我記得你好像是最後拒絕了吧?」

「那是因為我那時候根本就不想做朋友!」略略低吼,西園寺近將握住御影真雲的手給拉過來,面對。

「你知道我們第一次見面時候情景就像現在這樣子,位置調換;現在,我要對你說『Trick or treat』。」

「呃……我沒準備」西園寺近突然強勢讓御影真雲一時招架不住,第二次選了以往不同的答案。

「呵跟那時候一模一樣。」

彷彿回到那種朦朦朧朧的感覺又回到身體某一所在,安心又滿足的喜悅感。御影真雲卻突然開口問著西園寺近「近,我很知道為什麼你那時候就是不願意當我朋友?」

西園寺近踮起腳尖靠近御影真雲的耳廓說了幾句後,囓齒御影真雲的耳尖,那滿滿的笑靨的就像是貓滿足般,「成功。」將手放開。

摀著耳尖,御影真雲臉上很明顯的紅,不知道該如何該口打破僵局。

 

 「啊~~發現御影學長跟會長。」一聲響亮的女聲遠遠地從走廊傳來,兩人互看著,噗哧的笑。

穿著一身貓裝的裝扮平澤佳奈對著兩人說「Trick or treat。」

西園寺近從口袋掏出一小袋包好的糖果地給平澤佳奈「這是我跟御影同學的,平澤同學請收下。」

「好~」開開心心的收下不知道第幾個糖果後,開心離開去尋找下一個。

將來人打發掉後,西園寺近那笑臉馬上變成認真的神情看著御影真雲,「你的回答呢?」

「我.選擇..

 

×

 

 「嘖。怎沒有直接打暈然後包回家完事。」看著裡面的兩人在拉拉扯扯,在外偷看的西園寺綾乃穿著繡著金線葡萄紅女巫服配上只到大腿的淺黑色絲襪、踩著黑色皮靴、黑手套、帽子不知道丟去那,也無心去找,總之弟弟的事比較重要。

在不遠處也有人在正偷偷凝望著,「學姐,穿這樣肯定會被騷擾的。怎麼辦」默默一旁守護者實在很想說"主子,與其擔心別人不如先擔心妳自己比較重要。"

 

還在到處找尋其他同學的平澤佳奈則是還在努力奮鬥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