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19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影近】蟬葉、夢櫻 楔

01楔

 

  熊熊竄起的濃濃黑煙跟火舌將某幢建築熊熊包圍著,在這戰亂期間。

「咳咳……」被濃煙包圍著的人,穿著異常美艷的色澤的纹付羽織袴,臉上異常蒼白、汗水不停落下將髮絲幾咎黏貼臉龐、浸透了衣裳,瞳孔散渙著,一直不停喃喃著牽掛之人名字。

不知他現在有沒有英勇在殺敵呢?

視線模糊之間好似看到那單眼赤瞳的人向他跑來,想要開口卻口乾而發不出音;想要抬手,手抬不起來,身子被抱在來人懷中,蒼白冰冷的手貼在溫熱的臉頰上,用盡最後氣力漾開笑說「雲歡迎..回、回來….」無力蒼白手滑落垂地,閉著眼就這樣沉沉好似睡了。

只是這次是長眠。

 

×

  突然接到下屬的報告,御影真雲顧不得等等還要開的會議,心急如焚開著軍用車開往自己的邸宅。

明顯的濃煙跟火光,不停在肆虐著。將車隨意停在一旁,打開車門也不關的跑向自己的住所,一心只想找尋一心牽掛之人。

柱子被燒著東倒西歪落地,嗆人的黑煙不停冒出飄散,火花四處不停霹靂啪啦頗有警告的意謂。閃過倒下的柱子,將自己弄得一身灰頭黑臉狼狽地,用著袖口隨手抹去臉上的汗滴。

黑髮被汗水浸溼、一雙赤眼不停搜索著,也不停說著牽掛名字。

想到會去的地方,御影真雲全力跑往所想的地方去,將門踹開映入眼中是穿著初次送他的那套與眼眸相同的纹付羽織袴跟想像中一樣美,快步跑向對方,將他抱緊在懷中、牽起手貼在自己的臉龐,焦慮的眼神盯著那異常蒼白的臉「近,快睜開眼看我,我回來了。」

吃力睜開,西園寺近在臉上漾開笑著說「雲歡迎回、回來」再見一面,好似安心地闔眼,被握住的手滑落。

「近、近…….

無論喊的多撕心、多不甘願,依舊沒反映著。

抱著冰冷軀體放空,御影真雲連動都沒動打算隨著對方一同離去。

「近,你別走太快,停下腳步等我。」輕撫著眷戀不已的臉龐,現在的御影真雲宛如木偶般,沒了以往那種強勢霸道氣魄。

這時候才明白爺爺失去奶奶時候那種痛,不單單是親人喪痛同時也是心愛之人離開自己那種無法言語表達出來的痛。

吻了吻金髮,御影真雲用著剩那單眼看著懷抱中那長眠之人「說好了,不許走太快。」攬緊些,闔眼輕寐著。

在這熊熊烈火之中,殉情。

輕閉沒多久,吵雜的腳步聲以及人聲讓御影真雲感到陣陣不悅,「好像有人來搗蛋了呢。近

摀著口鼻的某士兵看到的上司,將摀著手放下朝其他士兵大喊:「御影長官在這,快!快來!」

凌亂的撻伐腳步聲,讓御影真雲有種無言狀態。

用著僅剩那單眼一一掃著把自己給包圍住的那群士兵,「你們,快離開這裡。」

士兵們你看我、我看你,最後由一位士兵站出來看著御影真雲「對不起,長官。」將手舉高直接往御影真雲後頸劈下,御影真雲來不及閃避抱著西園寺近身軀倒下。

其他士兵努力的將兩人分離,其中兩名士兵一左一右扶著肩膀將御影真雲拖著離開。

橘紅的火光持續的吞噬直到將西園寺近啃食的幾乎呈齑粉,風吹就飄散於空氣中。

 

在御影真雲醒後得知後,整個內心早已面臨崩潰狀態,外表看似冷靜沉寂,跟隨他多年的士兵不禁吞吞口水,誰曉得下秒尊敬的上司會做出什麼瘋狂事情來。

儘管不滿,御影真雲知道現在情況是不容許兒女私情在,在怎麼不滿還是得吞忍到戰役結束。

隨手招來一名下屬,吩咐一些瑣事後,離開厭惡的地方。

 

×

 

戰役期間,死傷慘重。

鮮紅艷血遍灑黃土、枯樹嫩葉,風聲、老弱婦孺聲、葉聲,參雜著宛如人間煉獄般的紅黑色世界。

直到投降後,結束了戰爭。

全程觀看的煉獄僅存一幢早已被焚火殆盡的房子卻又佇立著。

陪伴著只有庭院那顆櫻樹渡過。

×

 

百年後

一幢古宅日式建築,門牌上沒有任何姓氏,許多歷史學家都前來觀看,經歷了戰爭後還能保存無虞的建築是何人的。

問了經歷戰爭後的老人,都得到相同結果。

 

ˍˍ御影。

 

御影家

 

「那幢怎麼會是我們家的,土地權裡沒有這幢的土地。」接不完電話、趕不完的前來拜訪學者、記者。御影源在接第N通電話後,大力的將電話給掛上。

「源你怎麼了,看起來一臉憤怒樣。」捧著用陶瓷杯剛裝好的熱呼呼茶,御影老爺子一臉和藹笑著與自己的孫子那憤怒表情形成對比。

「還不是那幢無名氏房子,那邊居民說什麼是我們家的,真是莫名其妙。爺爺那幢到底是不是我們家的?」

聽到孫子的回答,御影老爺子捧茶的手巍巍抖了,氣虛的回「怎、怎麼可能

「也是。」似乎沒察覺到自己爺爺那虛心的表情,御影源將御影老爺手中那杯陶瓷杯拿起改讓自己捧著「爺爺,當心點。」

隨口敷衍幾聲,御影老爺子內心千百迴轉著。

那幢房子,他是知道的。

是那個人的歸屬,與自己的驕傲孩子唯一住所。

低著頭看著那雙乾巴皺皮的手,時間往前推一些是沾滿了那罪惡的腥味。

親手葬送兒子歸屬,那個人的時光。

那場戰役,兒子的喪命或許多少有關連的吧……

每當午夜滴回自己捫心自問著,值得嗎。

現下被發掘了,要坦白嗎?還是就這樣讓時光洪流給吞沒殆盡?

 

×

 

『別走太快。』

耳邊的呢喃,不停吵著;緩緩睜眼、完好的天花板、沒有腦人嗆鼻的黑煙以及炙熱的火氣,起個身發現自己穿著御影真雲送給自己的那套水藍漸層的紋付羽織袴,不明所以的在屋內遊蕩。

外頭夜色的月異常圓亮,吸引了西園寺近走向庭院湛藍眼眸瞄到那櫻樹走向那邊,蒼白手指頭觸摸著那樹幹「只剩下祢陪我等真雲回來了啊。」

仰頭看著月亮「今天的月亮好漂亮呢,不知道真雲是不是也跟我一起觀看呢?」

不知道已成地縛靈的西園寺近還呆呆地靠在樹下吹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