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墨♡柊佟

關於部落格
時光沒有教會我任何東西,卻教會了我不要輕易去相信神話
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寂寞留戀、荼蘼花事
  • 19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影近】蟬葉、夢櫻 過往、抉擇

 帶著半信半疑想法,御影真雲終究還是翹課,上午的課除了第一節外通通翹掉不在乎少那幾堂聽課,一心只想著曾祖父事情,想否認確無從說起,畢竟曾祖父年是真的很高了。
如果真的離開那自己一定會悲痛欲絕吧……
學妹說的話依然盤聚心頭,臉上那焦慮揮之不去,離開了頂樓後原本早已離開的雨宮夏希又出現身後跟著一位。
望著御影真雲離開,雨宮夏希將髮飾拿下,那是很漂亮月色琉璃,月勾下起串串像流蘇般的紫藤花「靜留,你認為生命長短會影響到性格嗎?」
聽到雨宮夏希的問題,靜留只是安靜的想然後回「看情況,不是當事人無法確認。」
躺在手中的髮飾,雨宮夏希低頭不語,空氣飄動淡淡的山茶花香味跟冰冷氣息讓在雨宮夏希身後之人全身警備。
『請問找我有什麼事情?』
沒有被嚇到那種表神,從容的表情看著撐墨色油傘之人,雨宮夏希輕啟「放棄吧,那個人不值得你在等下去了!你在這樣等遲早連」到後面的話怎麼也說不出口,乾脆將頭轉向另一邊不看來者。
『妳是….琉夏的孩子吧』來者依然笑著繼續對著雨宮夏希說『妳接下來要說什麼我都知道,不過真雲他要我等,我會一直等著他。所以讓妳費心了。』
聽到奶奶曾經與他對話,雨宮夏希把轉邊的頭轉回來,眼中那份震驚映入著那抹淡藍身影「你真的不怕?即使沒法再度轉生也沒關係?」
一抹苦笑,『妳跟妳的奶奶琉夏一樣呢吶,可以告訴我名字嗎?』
默不作聲的靜留這時候出聲瞪著來人「要我家小姐奉上名字,必須先奉上汝之名。」
『也是呢不過你家小姐似乎知道我名字啊。』依然笑笑回應。
一手抬起表示噤聲,雨宮夏希將手中那髮飾握住朝那抹淡藍色說「奶奶她直到最後仍然放不下心的人是你!你又何必執著那人的約定。回答我啊西園寺先生
『看來琉夏真的很不放心呢,連離開都這樣這樣我會更愧對的畢竟先毀約在先是我,結果卻是讓她承受後果生前很對不住了,沒想到哈哈…..』自嘲笑笑著,西園寺近朝雨宮夏希走去,停在面前看著『真的很像,琉夏的孫女,就算等不到真雲回來我還是會繼續等,哪怕是魂飛消散等到庭院那顆櫻樹掉光,真雲的那房子就送給妳吧。對了,還有….
後面的話,雨宮夏希聽不進去了,因為了解奶奶當初為何放不下心的人,如今親眼證實後才明白究竟是包含多大的意念。
那雙藍色眼睛後面隱藏的情緒……
頭一次露出顫抖音色下令「靜留快去……快去那幢房子裡的櫻樹!快去...
揣著不安看著,靜留第一次反抗停留「恕我無法前去。小姐妳現在情緒起伏太大我怕。」
「快去!時間剩不多了。」
「這好吧。」想要再次拒絕,靜留被雨宮夏希那嚴肅的氣勢往後直盯著自己,連忙改口。
 
「這樣,只能從御影學長那邊直接下手了。希望靜留多少能抵擋一些時間。」
 
×
 
早已翹課的御影真雲,一心只想回家探個究竟,內心希望曾祖父安然無恙地在家中。
 
事與願違。
偌大的房內空無一人,御影真雲踩著曾祖父房間走去,停下禮貌的在木框條敲。
沒回應,御影真雲直接打開紙門,映入是凌亂的床鋪跟整奇的木桌,好奇打量曾祖父房間;桌上靜躺著一本泛黃破皮的舊紙本以及小本相簿,出於好奇心使然御影真雲走去木桌那捨起小相簿,翻開第一張令自己瞪大眼睛。
照片中的人根本就是自己,年齡上在長大些,右眼戴著眼罩;在翻下一張都是同樣的人,翻過一張一頁,御影真雲這時想起了那次母親叫自己去跟曾祖父說吃飯的意外跟那藍眼睛主人的相遇,一想到那寂寞的藍眼御影真雲搖搖頭,好端端看著照片想起別人,真是的。
正要繼續翻下張,耳朵聽到好像是在頂樓遇到學妹的聲音,抬頭一看赫然發現雨宮夏希站在房門口神情很嚴肅凝重看自己。
正要開口被雨宮夏希搶先一步「沒時間給你考慮,現在我要直接讓你知道事情的始末,噤聲!」
雨宮夏希直接拿出平常在帶的髮飾放在地上,拿出小刀地給御影真雲「學長請你朝著這髮飾留幾滴血,記住!不管看到什麼都不能出聲,一但出聲無法重頭來過。請你一定要記住!」
看著雨宮夏希那凝重神情令御影真雲也跟著凝重;照著雨宮夏希說法,拿起小刀割破手指頭,擠出幾滴寫來滴落在那髮飾身上,只見月色般的顏色逐漸變成淡紅最後再轉成熾紅,雨宮夏希在一旁念著一種語調,地上那髮飾紅的閃亮,一閃紅光後兩人偕不在房內。
 
×
 
眼前景色再次令御影真雲驚訝,欲要開口一隻手被握住往旁邊一看,雨宮夏希用食指擺在唇中間意示噤聲。
拉著御影真雲手往前走,最後停在日式房子門外邊直接穿牆而過,裡內景色跟那藍眼主人擺設一模一樣,
雨宮夏希繼續拉著御影真雲到主屋內,首先映入景象是在照片中看過的人跟自己的曾祖父兩人,好像是在爭吵什麼似的。
突然出現的人另兩人停下爭吵,同時也讓身處於另一空間的御影真雲瞪大眼睛看。
來人將青年說了幾句話後,笑著送他離開,自己則是跟青壯人留下來面對面;頂著嚴肅表情看著來人,來者依然笑笑的用請的手勢示意對方坐下,隨後也入坐。
莫約談了半天後,青壯年像是夾帶著怒意離去,突留來人在那。
來者緩緩起身,一步一步走出屋外,臉上那神情莫名的觸動身在另一空間的御影真雲,什麼不能做也無法做些什麼。
眼睜睜看著對方用那緩慢步伐走去那庭院那顯眼的樹下,蒼白的手輕撫著樹幹喃喃自語,不久青年急忙的回來,大步大步跑去樹下那,將來者抱起。
瞬間換上那帶著幸福笑意往青年的臉頰落下一吻,埋頭在那青年懷中低語著。
看著這一幕御影真雲握緊了拳頭隨後鬆開,這一刻明白了……
身處另一空間突然扭曲了起來,樹下的懷抱轉變成橘紅瀰漫的烈火吞噬著,在後來被雨宮夏希帶離。
 
一陣紅光後,御影真雲跟雨宮夏希回到了原本房間,躺在地上的月亮髮飾喀啦的碎散一地,雨宮夏希連心疼都來不及拉著御影真雲的手硬是拉出房外,御影真雲動也不動任憑雨宮夏希拉扯著,雨宮夏希回過頭大喊著「你這笨蛋,還杵在這做什麼,在不快點去就來不及了
呆呆的聽聞看著,御影真雲說「可是我不知道名字」一瞬間捕抓不到的名字好似快想起了。
「你知道的,你不可能會忘了名字才對。」搖搖頭,雨宮夏希第一次在外人面前露出軟弱「他是這麼愛你,就你的一句話他等了太久了,再不去真的就在也見不到了.…..
「好...我們快去...」遲疑的瞬間,腦海中出現那藍眼睛愛笑的人,無意識低喃「近。」
 
×
蟬鳴的叫聲總是那麼悅耳、總是在高歌,誰能知曉生命總是短暫的。
幸福就像曇花一現,瞬間消散;幸福就像作夢般,夢醒幻滅。
靜靜地靠在樹幹下,西園寺近闔著眼享受那微風,只能假想著;不想面對。
凋零的樹支上那所剩無幾的櫻瓣又飄落,看上去已似春末脫落休憩。
「啊啊……快到盡頭了呢」闔開半眼,將雙手抬起看著那透明到若有似無地消逝,嘆了息;漫長等待等依舊等不到可無法在等下去了,「真雲
思念的呼喚、無止境等待,終究還是空歡一場收尾。
「吶、知道嗎蟬的生命其實是很短暫的,就是我跟你一樣」指尖碰觸樹幹,自語。
「真雲
如果可以,在消逝之前在讓我再看你一面….
 
×
 
接受到指令靜留以最快速度前往目的,映眼則是老樹枯幹、瓣葉凋零以及快消失的鬼靈。
從口袋掏出紙鴉,對著紙鴉輕念著用術法點燃往上一拋,只見被燒的紙鴉離奇不見。身為身貼者卻只會用簡單術法傳遞訊息,剩下的只能等待。
在往目地途中,雨宮夏希突然停下連帶御影真雲也跟著停下看著雨宮夏希的手邊動作,雨宮夏希將雙掌朝上,憑空出現一隻紙鴉對雨宮夏希傳訊息,傳完後直接變成灰隨著空氣傳來的風飄流。
兩道細眉皺著,雨宮夏希轉過身對著御影真雲「快去,西園寺他還在等你,不管看到什麼情況,記住!生死只有一念間,不可妄舉。」
聽著雨宮夏希的話,御影真雲趕緊腳步往目地跑去。
 
×
染映熾瞳是白到透明的即將消逝的藍眼主人,腦海浮出的字眼令御影真雲一步一步往前走去停在樹下半跪著,顫抖著雙手捧著那人,輕啟「我我回來了..
等待自己消逝的西園寺近無法感覺外來的碰觸,聽到有人呼喊自己名字將半眼矇矇睜開,海色瞳眼染入熾紅眼睛,扯開嘴角笑著「歡迎回來真雲
「我回來了..所以,不准離開我身邊了….」御影真雲只能看著西園寺近慢慢地一點一滴消失,害怕、恐懼的心理大喊著「近,不能..你不能再次離開我身邊啊
西園寺近帶著笑靨開口,御影真雲什麼也聽不到,抓不到那蒼白手腕、摸不到那總是帶笑的臉,手無力垂下,無聲的淚珠滑落,滴在土上暈開吸收。
「啊!!!!!」朝著天空大喊,發洩情感。
隨後趕到目睹此景的雨宮夏希,沉默走向御影真雲,一手拍肩「我知道說什麼都沒用了,你就在這冷靜冷靜。」
 
蟬鳴此時高歌,是為了那短暫生命而唱;和僅僅見一面的那帶笑的靈魅,只是為了等待……
「近
帶著哭噎的輕呼,御影真雲將表情藏在那陰影之下。
櫻色季節裡此後在也沒有那抹藍色身影的人存在,只剩下記憶片段回憶、做著那遙不可及的夢。
 
在那春末快要夏初時,遇見了那一生中令人心動的靈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